這些年玩兒過的別人老婆(二)

  

…接上文…

我們姑且叫她Z吧。

Z大學是體育生,後來在一家公司做財務。比我小兩歲,1米7多的大高個,細長的腿,走路帶風。膚色較黑,皮膚不算太好。但由於身高優勢和好身材,整體形象不錯。

認識Z的時候剛生完孩子不久。是在鄰居QQ群裏聊天認識,後來一起活動的時候主動約我乘她的車。

有次她發狀態說自己生日,我在QQ上祝她生日快樂,她很開心,約我去KTV唱歌,包房裏就我們兩個,餓了,我出去給買了金拱門。

第二天,她的狀態更新為:生日很開心,又開戒吃了好久沒吃的金拱門。

這樣我們就算勾搭上了。

經常一起在網上聊天,一起打過幾次球。

有次坐她的車回家,我依然不敢邁出那一步。

她一把揪起我的衣領就吻下來,直接把我吻硬了。

再後來,我開始練車,用她車練的時候摸了她的奶和逼。生完孩子,奶有點癟,逼很細,毛很稀疏。

有時候一起運動,在附近蓋完還沒交付的底商裏接吻。不過始終沒操她。

因為那幾年我剛工作,實在是太忙了,經常加班。根本顧及不到這些。

她老公的工作性質屬於經常住在工作現場,經常一個月不會家,Z就比較寂寞,總是希望我能多陪她。有時候沒有及時回復,她就不開心。

有一次,由於我可能冷落她了,她短信把我約出來,在我家門前跟我強吻。

Z很粘人,很單純,很喜歡我。不過她並不是只有我一個男人。她言語間經常會說跟其他人在一起的什麽事,也是鄰居,會引起我的猜測。

我感覺她口風不緊,搞不好到處去說會暴露。

果不其然,不知道她跟別人說了什麽,突然好幾個女鄰居都對我嗤之以鼻。

我有點擔憂,就跟她聯系越來越少了。她一直找我,但我當時確實忙,並沒有故意躲他,有時候還會在她的車裏約一下,但都比較單純。

現在回憶,Z由於老公常年不在身邊,應該是比較饑渴的。我當時很擔心她玩的這麽嗨,口風又不緊,怕她的婚姻出問題。

終於有一段時間不聯系了。可能過了一兩年,她突然說自己離婚了,孩子跟老公。

我問她:“你是不是出軌被老公抓住把柄了?”

她沈默良久,說:“難道你還不知道我的情況?”

暗指她老公經常不在家,性生活不滿足。

Z是一個很善良的女孩子,現在還經常在朋友圈發一些植物的圖片。感覺她很寂寞。

正是因為她當年那一拽,把我拽進了這扇豐富多彩的大門。

—9—

前邊提到的幾個女人,只有Z接過吻,摸過胸和逼,都沒操過。

第一個被我操過的別人媳婦,是在開心網認識的MH。

那幾年開心網很火,我也很上癮,裏邊加了不少好友,當時沒有經驗,現在看來,玩開心網的女人都是比較閑的。

我跟MH在開心網私聊了幾天,就加了她的QQ。

互相交換了照片,瘦,身材好,Acup,她說自己沒事就練瑜伽。

她發了兩張照片,一張露臉的,挺漂亮,還有一張野外拓展的蒙面照。

後來約她見面,但那天天氣不太好,我懶在家裏一動不想動,又因為沒有怎麽約過別人,有點緊張,竟然放了人家鴿子。她一氣之下把我拉黑了。

過了一段時間,她又把我加回來,說:“原諒你了,壞人。”

約她一起吃東西。

我開車去她單位附近接她,她穿的藍色的裙子,光著大白腿。妝比較濃,臉很白。一下我就興趣盎然了,小弟弟有點按訥不住。

因為在網上預訂了餐廳,但也不知道具體位置,只好邊開車邊找。終於找到那個地方,有點言過其實。並沒有網上說的那麽好,不過有美女相陪,而且人比較少,環境比較安靜。

吃完飯不知道去哪裏,她提議:“去我們公司吧。”

進了他們辦公室,我倆就擁在一起,用手一摸,下邊已經泛濫了。MH是淫水比較大的體制,還沒開始調情,就泛濫成災。

很容易就脫光了她的衣服,扒下她的小內褲,讓她岔開腿坐在電腦桌上,肥美的肉穴就對著我。當我提槍就要進洞時,她突然要安全套。我那時候沒經驗,身上根本沒帶,沒有套她堅持不讓我操。

我只好扒開她的逼,認認真真地給她舔了又舔。

躺著,撅著,趴著。

我讓她趴在落地窗前,打開燈想看清楚她的身體,她嚇了一跳,趕緊關了。

於是我只好借著室外城市的燈光,吮吸著她肥厚的淫穴,最終讓她到了高潮。

“我的腿都抽筋了。”她撒嬌道。自始至終並沒有讓我草,我也尊重她,沒有強求。我是一個很懂得體諒別人的人,不喜歡強求別人做不喜歡的事。

第二次和她見面,是許久之後。

我一直說自己忙,那幾年確實忙,忙得根本沒有自己的生活,現在去回憶,其實狀態並不好。

所以跟她再次見面,應該是挺久之後了。那天是周六,我出門應酬,完事了都晚上10點多了。因為應酬的地點在東邊,離他家已經不算太遠了。我給她發了個短信:“今晚去找你,方便嗎?”

她回:“太晚了,我都睡了。”

我回:“我就在附近。”

她過了一會兒,回:“你來吧。”

當時還沒有現在的微信定位,我找她家找了好久,差不多快12點才終於到了她家。

門虛掩著。

當時她家剛裝修完,很整潔,家裏養了幾只貓。我脫下厚厚的羽絨服,她就讓我進了她的臥室。

她只穿了輕薄的睡衣,摸一把逼,當然是洪水泛濫。

我把她平放在他們夫妻倆的新床上,厚厚的幹燥的被子散發著暖暖的 陽光味道。

撩起她的睡衣,下身只穿了T-BACK,小弟弟一下就硬了。

這次帶套了。並沒有什麽太多前戲,就很輕易地進入了她的身體。

在不斷的抽插下,MH整個人都陷進枕頭裏,不停地大喊:“還要,還要……”

她不停地要,我不停地操。我的腹部啪啪啪啪地拍打著她的陰部。

不愧是練過瑜伽的,各種姿勢都能來,隨便躺著,撅著,各種高難度,都很容易操進去,扭動著身體迎合著我的抽插。

我印象最深刻地是讓她撅著操她的逼,雞巴她的逼裏邊好像被兩坨肉壁包裹起來,舒服又不至於讓你敏感到射精。操一會兒,我幫她舔一會兒,慢慢地淫水就給操成了白漿。

操起逼來根本就不知道用了多長時間,反正第二天她給我發信息說,逼都給我操腫了。

其實操她的時候我已經看到了,小陰唇外側微微地腫了一圈。

後來又操了她兩次,就睡了。晚上竟然有轉動把手的聲音,我差點給嚇得摔倒床底下。她趕緊說:“沒事,我家貓會開門。”我才驚魂未定地又躺下。

既然醒了,就迷迷糊糊地找到她的逼,又插進去。

我倆就這麽側躺著操,一會兒就又大張旗鼓幹起來了。幹完了睡了一小會兒,就天亮了。

我著急去上班,抱了她一下,就依依不舍下樓,她說她請假。我沒有會意,現在覺得自己好傻,為什麽不能多陪MH一天?

不過根據當時情況,估計我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取車的時候雙腿一個勁兒發軟。

後來她跟我說,老公在外邊有情人,還總跟她要求一起3P,我只是安慰她,開玩笑和她一起報復她男人。卻並沒有意識到,她其實也是在向我暗示,她想找兩個男人一起3P。

再後來工作太忙了,每天加班到10點多,根本沒時間泡妞。慢慢地交流就少了。有次看到她發和老公去潛水,再跟她聊天,對我很冷淡了。

打開記憶 的閘門,一發而不可收拾。

塵封的記憶被打開,無數美好的記憶被定格。我很驚詫我竟然還記得如此多的細節。

今天就到這裏,明天繼續聊和一個日漫小編輯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