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年玩兒過的別人老婆(三)

  

我以前加過幾個漫畫群,在群裏認識了小K。是個外圍小編輯,經常跳槽或無業狀態。小個子,走的是青春靚麗可愛風。

以前只覺得她很可愛,漂亮,只是喜歡,卻從來沒打過操她主意。

後來她約我一起吃個飯,請我幫個忙,那天剛好約了媳婦和她閨蜜,就帶他們一起去了。小姑娘和我們吃了一頓飯,私下偷偷跟我說:“今天我請你,帶他們做什麽。”

後來有一天約好去她租房子那裏,操了她三次。每次她都會哭,都把我哭毛了。

我問她為什麽哭,她就跟我說她跟兩個親兄弟的感情糾纏。

那兩個老男人都有家室,把她當做情人,給她租了個房子住,她號稱一直在創業雲雲。

她周旋於兩個男人之間,又不能被彼此知道,恰好還是親兄弟,破綻百出。感情沒有未來,情感沒有宣泄出口,被我操的時候就想到她的男人,哭的稀裏嘩啦。

不過,操一個滿臉淚水的女孩子也蠻過癮的。那時候我們都年輕,她比我還小幾歲,年輕的身體,胸不大,但結實有彈性,屁股蛋圓圓的。大陰唇略長,我喜歡揪著她的大陰唇給她舔,她就說我有點性變態。

第二天開車去單位,也體驗到了腿發軟的狀況。基本上一晚上沒歇著,只睡了一小會兒。

過了一段時間,又去操了一次,第二天周六,我們倆一起起床去吃早餐,不,午餐。起床前又來了一發,直接幹到中午了。

小K戴上寬沿棒球帽,穿著日本少女風的休閑裝,在對比下我感覺自己瞬間老了十歲。

後來又見過幾次,但還是說到我的工作上,那時候忙的很,不註重生活質量,把自己搞的比較糟糕,有天晚上她約我去她那裏喝啤酒,我去了之後卻只讓我睡她旁邊,說什麽都不讓我碰。

我在一開始就說到,這條路其實一直是在修正自己,修煉自己,知道自己的缺點,才能遇見越來越好的自己。

與小K同期我在微博上的某個大V下回復了一個粉絲的留言,然後我倆就在下邊聊起來了,並互粉。

她叫G,是個少婦,孩子6歲了,年齡30出頭,豐滿型,白。

總是染著紅指甲,閃著她的大白腿,讓人想隨時按在地上來一發。

在微博的的私聊窗口聊了一段時間,感覺G的窗口比較大。

第一次見面約在藍色港灣,都已經吃完飯了,只喝了杯咖啡。

一起抽煙聊天,聊到9點多,G還想轉場去別的地方,我家裏來電話催我回家,我們就直接去地庫。

在地庫裏我才摸了她的屁股,她假嗔道:“一晚上規規矩矩,現在原形畢露了吧。”

第一次操她是我出差回來的那天晚上,剛下飛機,我發消息給她,怎麽撩的,時間太久記不清了,反正也不用怎麽聊,說好地點,讓出租車放下我,她開車到那裏接我去她家。

她只穿了睡衣,路上埋怨我:“你真是的,這麽晚了還折騰我。”

她家正在賣房子換學區房,家具堆的亂七八糟,沒怎麽收拾。她老公出差,孩子在姥姥家。我倆在她家窗臺上抽煙,她跟我說:“你不許上我”

於是我把她給上了。

G是疤痕體質,生完孩子妊娠紋一直沒落,所以她做愛不願意開燈。

G的陰部很肥美,毛不多,淫水黏黏的,挺多。

我喜歡吃肥美的鮑魚,吮吸多汁的黏液。

大雞雞把她插的死去活來,爬在她身上很軟,成熟的少婦很溫柔。

關鍵是她有一個絕活,會爬在我身上用陰蒂蹭我的雞雞,用不了一分鐘自己就到高潮了。並自我解嘲說:“我很容易到高潮,我老公說我特別容易操。幹我很有成就感。”

她的淫水雖多,但插一會兒就慢慢幹了,慢慢變黏,不像有的人,越插越潤滑,越插水越大。

用手一摸,手指上都是黏黏的。

G是白羊座,她讓我見證了白羊座是多麽喜歡啪啪啪。

後來我去找小K那天,小K那天晚上沒讓我上,第二天上午我帶小K去了香山,下午小k有事,我把她放在中關村,正好就去找了G。

我倆在798流連一天,聽流浪歌手唱歌,在火車頭拍照。抽煙。

那天不記得有沒有操她,但這段故事我印象很深。

我對每個女人都很用心,並不是單純來一發就好了。我懂得女人,喜歡女人,喜歡不同的女人,喜歡探索不同的他們,和他們心靈肉體相親近。

我很用心地對待每一個我的女人。

有天晚上,有點晚了我對她說趕緊回家吧,她有點不開心,想跟我在一起。我家正好沒人,我把車停單位,讓她開車去我家。

在次臥,就著窗外昏暗的燈光,聽著雨聲,把她操了一次又一次。

窗戶開著,雨中的風帶著潮氣吹進來,她的呻吟聲飄出去。

她的陰戶依然黏黏的,她依然能很輕易地把自己蹭到高潮。

我操過的所有的女人,都認真地探索過他們的G點。

幾乎所有的女人,都能很輕易找到G點,被觸摸到G點的那一刻,他們的整個狀態、表情、聲音、身體都不同了,處於緊繃狀態,說不清是爽還是痛苦的表情,我相信是舒服到極點產生的痛苦。

G點會越摳越大,像一塊粗糙的皮質的圓鼓鼓的東西。

我自然也探索了G的G點。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