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總數:950篇 評論總數:2246
當前位置:首頁 > 援交成人小說區 > 正文
建站日期:2013.5.1 運行天數:17460 天 最後更新:2017-10-18
咖啡屋內的人生小故事 已關閉迴響。

咖啡屋內的人生小故事

2013年05月29日 | 作者: admin | 分類: 援交成人小說區 | 

我是俊仁,開了壹家位于台北東區某條繁華大街中內的壹條巷口內的咖啡屋,我的咖啡店開的雖然不大,但是卻天天客滿,原因無別,因爲我的咖啡屋是壹個可以讓人忘記傷痛,傾吐苦水的好去處,由其來此的客人們最喜歡找我當他們的忠實聽衆,所以我的咖啡屋天天客滿的原因就在這裏。
我的客戶群中,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但是以社會男女及年輕學子占大部份,不曉得愈是年輕的男女,愈是煩惱多苦水多,反觀較成年的男女所傾吐的苦水卻大不相同,今天我只是將壹些已許久未再出現的客人中,將他、她們曾對我所說過的話拿出來回憶壹番,希望他、她們不會介意才好……!
美華
壹個大型量販店裏女收銀員的故事
xx年x月xx日
這天的下午,我的咖啡屋裏已坐了將近八成的客人,在我的咖啡吧台前也坐了三名妙齡女郎,年紀大約都在20歲上下左右,打扮的極爲入時。
看著年輕貌美的女郎,耳聽她們的莺聲燕語,也不失人間極樂,別有壹番滋味在心頭。
此時,聽到壹開門聲『叮叮』的響起,進來了壹位面貌清秀又帶點豔麗的美女走進我的咖啡屋內來,壹直走到咖啡吧台前的坐位上坐了下來。
只見這位女郎壹臉憂郁,好似受了很大的委屈,我想今天的我又有新的故事可以聽了。
(哦!對了,忘了介紹這位進來的女客的名字,她就是今天故事中的女主角『美華』)
「美華、美華奶怎麽了,今天的奶看起來好像不太快樂的樣子,跟我們這群姊妹講,讓姊妹們幫奶出出氣。」
坐在吧台前的三名女郎中年齡較大的女郎開口詢問。
「姚姊,我實在待不下了,奶知道嗎,今天我的店長好過份,竟然對我性騷擾。」
美華話未講完即泣不成聲。
「美華、美華先別哭了,把事情原委告訴姚姊,好讓姚姊替奶出個主意,我姚姊的姊妹淘怎能那麽輕的被欺負呢?別哭了,快告訴姚姊到底發生了什麽事,妳的店長對妳做了什麽!」
「姚姊,在今天快要交班的時候,因客人的人潮已差不多走了大半,小妹因壹時尿急,于是央求店長代爲看管收銀台後,就急忙趕去上廁所,沒想到在下班結帳時,卻發現我的收銀櫃內的現金盡少了將近壹萬多元,當時我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不知如何是好,急忙求助于店長,店長壹來到收銀台前,只轉頭對與我交班的人交待幾句後,即要我跟他到倉庫後的辦公室去,我壹時情急也無作他想,傻傻的跟著他進了倉庫裏去了…….。」
美華講到此際神情顯得更加激動,聲音也硬咽不出,可想而知,接下來的劇情應該會更精彩才對。
正當我放下手上工作准備全神貫注的聽下去時,壹旁的姚姊叫我弄杯柳橙汁給美華喝。
爲了快點聽美華的故事,我兩三下就把柳橙汁端給了姚姊,姚姊隨即將柳橙汁遞給了美華。
美華喝了幾口後,又開始了訴委屈了。
「我跟著店長到了辦公室後,店長轉頭面對我,右手搭上我的左肩對著我說:美華今天妳是怎麽了,怎麽會讓公司損失了壹萬多元呢?奶可知道這件事如果讓總公司的老板知道了,奶會受到什麽樣的處置,奶知道嗎?這件事店長可以私底下幫奶擺平,可是奶要怎麽來報答我呢?奶說說看要怎樣報答我。當時我已亂了主意,于是隨口脫口而出的說:店長只要妳能幫我這個忙,妳要什麽樣的報答我都答應妳。就是這句無心之語,害的我不得不屈服于他,等壹下九點半後他還要我跟他壹起出去,否則他要以竊盜罪報警抓我。」
「後來他對奶做了什麽事了。」
姚姊急忙的追問著美華說。
「後來….後來他對我說,只要我先在辦公室裏幫他做口交,他就幫我處理丟錢的事,被這突如其來的無理要求嚇得哭出來的我,強硬的拒絕了他的要求,沒想到他威脅我說,如果不幫他做口交的話,他立刻報警抓我去坐牢,爲了不被抓去坐牢,我只好勉爲其難的答應他的要求,他立刻脫下了他的褲子,露出了他那醜陋的下體,並用雙手壓下我的身體,右手捏住我的下巴撐開我的嘴巴,將他那又腥又臭的老二強行插入我的口中」
後…後來呢!聽到了這裏的我,也忙了我只是個旁聽者,插入了這句話後,才發現四對白眼狠狠的瞪著我,嚇的我趕緊閉上嘴,抓抓頭,吐吐舌壹臉窘樣,閃到壹旁乖乖的做我的旁聽,不敢再插上任何壹句話了。
美華于是繼續述說下去..
「他將他的老二放入我的口中後,雙手緊抓著我的頭,他的臀部瘋狂的擺動,他下面的睾丸撞得我的下巴好痛,而且他還不時的用他的左手緊抓著我的奶子,抓的我的奶子又腫又痛的,沒多久他就射出精了,還強迫我要把他射出的精子吞進肚子裏,到現在我還覺得很 心呢?姚姊怎麽辦他還要我九點半到店後面等他,我該怎麽辦呢?姚姊。」
美華壹邊說著壹邊用她的雙手輕揉著被他店長抓的又紅又腫的乳房。
(乖乖!這女孩的胸部不是普通的大,足足有38 左右大小,難怪他的店長要猛抓猛搓,換成是我也受不了這個誘惑)
這時的姚姊聽完了美華的委屈後,略壹沈思後,對著美華說:「美華,姚姊有辦法了,現在快九點半了,咱們壹邊走壹邊告訴奶我的計劃,姚姊絕對替奶討回壹個公道來。」
于是四人立即會了帳後,開門而出。
看著她們逐漸消失的身影,想著這個叫姚姊的大姊頭有何辦法替美華出頭,不禁的沈思了起來…….
大約過了將近壹個禮拜左右的下午,我的咖啡屋內已將近坐滿八成以上的客人,但是在我的咖啡吧台前盡然沒有坐半個人,彷佛是在等某些人的到來。
我壹直很相信我的第六感,而且每次都猜對將近八成,今天我的第六感也沒猜錯,果然在下午五點十分左右,以姚姊爲首的這四個女孩又出現了,當我看到這四個女孩壹臉興奮又帶著喜悅的進到了店內時,我知道已經有某人已倒過楣了,四人叽叽喳喳的到了吧台前,帶頭的姚姊望著我對我開口問道說:
「文哥,這裏有買酒嗎?我們四個姊妹要好好的慶祝壹下,(文哥是她們及來這裏的客人對我的膩稱,另外我的店內當然也有買酒,否則只靠買咖啡的話,怎麽活的下去,看倌們您說是嗎?)」
「酒,當然有,只不過沒有買啤酒,只有白蘭地和威士忌兩種醇酒奶們喝的習慣嗎?」(我雖然有買酒,但因我個人較偏好洋酒,討厭啤酒,是以沒有買啤酒)
「好啊!那就來瓶白蘭地好了,不過要文哥妳幫我們調淡壹點,免的我們四人壹下子就醉了,在妳店裏胡來,妳就頭大了」姚姊叫我開了壹瓶白蘭地給她們,並要我爲她們調酒,而且還要與她們壹起喝,當然我個人有洋酒可以喝時,我絕不會放棄這個機會,但是今天讓我覺得有點不壹樣的是,今天這個姚姊看我的神情有點暧昧,讓我感受她看我的眼神中彷佛有壹種情欲的欲望,看得我的心裏有如小鹿兒亂撞壹般,看得我手忙腳亂的差點讓我打破杯子,幸好我假裝倒酒避開姚姊她那充滿淫欲的眼神,強打起精神爲她們調好四杯加滿二分之壹的水及冰塊淡的將近沒味道的酒給她們喝。(因爲我也怕她們真的喝醉了,我也可能會失身,因爲姚姐的眼神實在太可怕了。)
于是我們五人也就盡興的喝著,差不多喝掉了近半瓶的洋酒後,壹臉紅的像初熟蘋果般紅的姚姊,終于打開的話匣子,談起了壹個禮拜前爲美華出頭報複她店長的事來了,爲了聽這精彩的故事,我放下手中所有的工作,聚精會神的靠在吧台前凝望著姚姊,准備聽她描述那天她們離去後所發生的事。
于是姚姊對我抛了壹個媚眼後,便開始對我說:
「那天我們四人離開文哥妳的店後,我就對美華說,要她壹樣照著約定的時間前往赴約,並指定壹家我較熟的汽車旅館,要美華帶她的店長前往,然後我再與雅萍及彩鳳在快到旅館前的路上,由我假裝被她店長的車撞倒,由他們送我壹起進去旅館內,美華再藉機開門離去,由我在房間內色誘美華的店長,然後再由帶著相機和攝影機的玉珊與彩鳳進來拍攝留下證據,再跟那個色鬼要遮羞費,讓他啞吧吃黃蓮,有苦難言。」聽到這裏我有點驚愕且帶點激動的對著姚姊大聲的說:亂七八糟,太胡鬧了,如果奶們時間上沒有配合好,那、那奶的清白不就毀在那色鬼的手上了,那我..不那奶以後不是會遺憾終身嗎?實在太胡鬧了,我因爲太過于激動了,講得有點言不由己,姚姊壹聽到我爲她的事那麽激動,她那雙火熱熱的眼眸深情的望著我並柔情的對我開口說:
「文哥,妳別那麽激動,小妹我除了妳之外別的臭男人想碰我壹根汗毛門都沒有,我當然也不會讓那色鬼來碰我,所有的事情我都算得剛好,絕不會吃虧的,妳放心好了,要繼續聽故事妳就別再打岔了,好不好嘛!」聽了姚姊如此露骨的表白,我略帶腼腆的閉上了嘴巴,讓姚姊繼續的說:
「那天我假裝被車撞倒後,經由美華他們把我載到汽車旅館後,我假裝昏迷不醒,于是美華就借故要去找醫生來救我而離開,並將門假裝關上去通知在隔璧的雅萍、彩鳳她們在外待命,等到那個色鬼要對我下手時,沖進來拍攝做證據,文哥,不是小妹在妳面前說大話,小妹的身材與美貌,絕不會比那影星彭丹差,那個色鬼當然也會受不了我致命的誘惑,而乘美華外出找醫生之際對我下手。」
「那、、那後來呢?」我有點急的追問著。
姚姊那雙柔情款款的眼神略帶壹絲絲責備的神情,好似在怪我打斷了她的話般的望著我,使我立刻閉上了嘴巴,不敢再插上任何壹句話了。姚姊見我閉上嘴後,又開始說話了:
「那色鬼在美華離開後,大約不到十分鍾,就開始坐立難安了,于是走到床邊,假裝要把我叫醒,拉扯著我的上衣,試圖扯開我的衣襟,爲了達到仙人跳的效果,我只好忍住羞恥讓他把我的上衣扯開,露出我那38 的乳房,讓他看的口水直流,壹把扯開我胸罩的前扣,而露出我的豪乳,這個時候我也嚇得冷汗直流,也怕美華三人來不及趕來,那我的奶子可會被侵害了,幸好在那色鬼正准備對我的奶子上下其手之際,美華三人即時趕了進來,鎂光燈卡擦、卡擦閃爍不停的照著,我立刻爬起身來,對那色鬼勒索遮羞費,妳就沒看到那色鬼當時的臉,就好似死了爹娘壹樣,現在想起來就覺得很好笑。」姚姊終于將事情講完了,聽完了這個故事後,我也暗暗的松了壹口氣,(爲誰松口氣我也不得而知),看著四女笑成壹團想互笑鬧的景像,不由得會心壹笑,人生難得有此美景可如此觀賞呢?(我以爲故事就此結束了,但卻是美華受難的開始,這也是我的第六感失算的第壹次)
XX年X月XX日,又過了壹段不算短的日子,好久沒有看到姚姊她們四人在我的咖啡屋出現了,不知道爲什麽,好久沒有看到她們,心裏總覺得有點怪怪的,但又說不出壹個所以然來,總覺得她們好像出事了壹般,從這個世界突然消失了。
這天的下午,下了壹埸大雷雨,壹直到了晚上也不見雨停,今天店內的客人不到三成,有壹大半的老客人,今天都沒有出現,反而今天的客人有壹大半是我從來沒見的客人,也許這些人只是進來我的店內躲雨等雨停的客人吧了?
不知不覺中今天的時間過的似乎特別的快,此刻已到了淩晨兩點多了,看看今天的生意因下雨的關系,特別不好讓我有了提早打烊的念頭,正當我結完帳送走最後壹位客人的時候,此刻我那裝有風鈴的門,突然響起‘叮當、叮當'的聲音,我正准備回頭告知來人店已打烊,但卻因來人那熟悉的聲音讓我停止說這句話,我立即回過頭看這進來的女人,看著她被雨淋的混身打顫,臉色發白的樣子,令人看的心疼,不待來人再說話,我立即拿了壹條幹毛巾及壹條毛毯,用毛毯緊緊的包住她那冷的打顫的身體,並用幹毛巾輕輕的擦拭著她那被雨淋的頭發,壹直等到她不再發抖的時候,我才開口問她說:
「美華,奶怎麽會在這個時候來我的店裏內呢?姚姊她們三人沒有與奶壹塊兒嗎?看奶這個樣子好像受了很大的委屈,到底奶們四個人這段時間裏發生了什麽事了,可不可以告訴我呢?」見到美華這副可憐的模樣,我壹時情急的問了壹大堆的問題後才注意到美華的臉上已淚流滿面了,此時的美華見我注視著她後,終于忍不住悲傷的抱著我痛哭的說:
「文哥,我們出事了,姚姊她、她和我們失散了,雅萍與彩鳳兩人也不知跑到那裏去了,我也找不到她們,我沒有地方可去,只好來文哥妳這裏避風頭,文哥妳不會趕我走吧!我真的已無路可走了,求求妳文哥讓我留壹個晚上吧?明天我就會離開了,好不好。」
「奶們怎麽會搞成這個樣子呢?倒底發生了什麽事,會搞得讓奶們四人如此的狼狽不堪,看奶全身濕搭搭怪難過的,我先帶奶去沖個熱水澡,泡壹泡,我再弄杯咖啡讓奶喝驅驅寒,然後奶再把奶們發生的事情完完全全的說壹遍給文哥聽,好不好」美華聽我的建議後,點了頭,隨著我到店後我的小蝸居內的淋浴間沖澡去了,而我也來到店前煮著熱騰騰的咖啡,准備給洗完澡後的美華喝。
大約過了半個多小時,我煮得咖啡已成了壹杯冷咖啡,卻不見美華到店前來,這時我才突然想到我忘了拿幹的衣服給美華換穿,我急忙趕緊跑回我的房間內,拿了壹套幹淨的休閑服,拿到了浴室前,正准備敲浴室門時,突然聽到了美華在輕泣的哭聲,而這哭聲正由浴室內傳出,當時我以爲美華之所以會在浴室裏內哭泣是因爲我忘了拿衣服給她而哭,所以當時的我輕敲著浴室的門,口中略帶著歉意的口吻,對著浴室內的美華輕聲的說:
「美華對不起,文哥忘了拿衣服給奶,害奶沒衣服穿在浴室裏壹個人空等,奶別哭了,文哥已經把衣服給奶拿來了,趕快過來開門把衣服拿進去穿,免得感冒了。」
大約過了五分鍾左右,美華的纖 的身形出現在我那用霧花玻璃做成的浴室門前,她那窈 動人的玉體在這塊半透明的霧花玻璃上幾乎在我眼前展露無遺的令我目不暇給,差點忘了我要做什麽了,正當我忘情的望著眼前的俪影時,浴室內的美華突然間打開了浴室的門,壹刹那之間,我感到眼前壹遍光亮,壹軀雪白如脂身上還殘留著水滴有如維娜斯般的玲珑玉體展現在我的眼前,如此引人遐思,濕滑帶卷的黑色長發,豐滿挺撥傲人的雙峰,纖柔細致的小蠻腰,雪白平滑的小腹下,有著壹撮黝黑帶卷誘人的倒三角的黑色小叢林,吸引著我所有的目光,(真希望時間能永遠的停止在這壹刹那之間)突然間,美華整個人向我撲了過來,壹雙纖 的玉手圍住我的脖子後,又哭了起來,口中不斷的重複的說著:‘文哥抱我、文哥抱緊我'的話語,壹直在我耳邊盤旋,壹遍又壹遍的說,壹次又壹次的激動的顫抖的身子,壹時之間,我彷佛也被感染到這股悲傷的氣息,情不自禁的緊緊的擁住美華纖 微弱的身子,而美華胸前的那對38 的豪乳,因我的擁抱,緊緊的壓擠在我的胸膛上,不知不覺間我的下體也起了化學變化,將我的休閑褲撐起壹頂不算太小的小帳篷,頂住了美華那誘人的小叢林上,而且不斷的成長茁壯中,美華似乎也感受到了我下體的變化,不退反進的緊貼住我那將破褲而出的棒型怪物,刹時之間由我的下體傳來壹絲絲的快感,而我的雙手也由美華的玉背上,慢慢的下滑到美華那碩大結實的豐滿的玉臀上,雙手更不時的在美華的臀部上輕柔搓擠壓,並將我的下體緊緊的頂向美華黑色叢林下的神秘花蕊上輕頂著。
正當我整個人沈浸在這致命的誘惑時,美華擡起了頭,壹臉略帶憂郁的望著我說:
「文哥,抱我、占有我,不要問我爲什麽,此刻我的心裏好痛苦,只有妳能讓我忘記傷痛,只有妳能讓我有安全感,妳要問的問題等我忘了壹切的委屈之後,我會完完全全的說給妳聽,此刻只求妳緊緊的抱我、占有我,求求妳呀!文哥!」
看著美華壹臉哀求的眼神,已經讓我無法狠心去拒絕美華的要求,于是我伸出了我的右手壹把抱起美華纖 的身子,抱向我的‘龜房'而去。
在走向我的‘龜房'的這段不算太長的走道上,懷中的美華不時的擡起頭來看著我,有好幾次都與我柔情的眼光相對時,總是又害羞的將頭鑽回我的胸前,她那嬌羞的模樣,看得我又愛又憐的更加緊摟著她的身子,最後終于走到了我那間大而不亂的‘龜房'內了,在我的懷中的美華,好似被我房裏所擺放的各式各樣各型的貓頭鷹飾品吸引住了眼光,壹時之間彷佛暫時忘了心裏的悲傷,然後緩緩的轉頭對我俏皮的說:
「文哥、文哥妳的房裏怎麽有那麽多的貓頭鷹的擺飾,床上還有好幾個大小不同的貓頭鷹布偶,文哥,求求妳快抱我到床上去,我要抱抱床上的貓頭鷹,好不好。」
被美華嬌聲的要求著,又看著她已逐漸遺忘悲傷的俏臉,心裏想著只要能讓她忘記了傷痛,即時要我摘下天上的月亮,我也再所不惜,爲了讓她忘了悲傷,我趕緊的將她抱到床上,輕柔的將她置于在我床上的貓頭鷹布偶的旁邊,讓她忘情的耍玩著床上的貓頭鷹布偶,我靜靜的坐在她的身旁,柔情的望著沈浸在玩耍喜悅中的美華,做她的守護神般的安靜的在壹旁守護著她。
把玩所有貓頭鷹布偶的美華,轉過身來撲倒在我的身上,雙手摟住我的肩膀,擡起頭深深的凝望著我,開口對我說:
「文哥,我不要這些布偶了,我只要文哥妳,文哥快點來抱我吧!」
順著她的要求,我輕輕的將美華放在床的中間,躺在美華的身邊,壹只手輕撫著美華的發際,低下頭輕吻著美華的唇,輕吮著美華滑溜的香舌,而輕撫發際的手順著美華的臉 輕緩柔順的滑過美華的頸項,來到了美華那誘人的豪乳上,揉捏抓搓著,微微的感受到美華的身子因我的愛撫而輕微的顫抖著,漸漸的我們兩人因情欲的煸動下,越來越激情,美華也逐漸的忘了羞澀,熱情的摟住我,狂熱的回吻著我,而我那只在美華胸部作怪的手,慢慢的順著美華平滑的小腹,來到了美華腹下的神秘洞口前輕揉著,美華被我這突如其來的奇襲打了壹個輕顫,停止了所有激情的動作,望著我說:
「文哥,請妳溫柔的對我,不要對我太粗暴好不好,雖然我來不及將我的第壹次獻給妳,雖然我知道我這樣做有點對不起姚姊,但是在我所有認識的男人中,只有文哥妳能讓我爲妳獻出壹切,只可惜壹切都太晚了,我好恨、好恨..」見美華又掉了眼淚,未待美華說完話,我立刻緊緊的吻住了美華的唇,不再讓她想起傷心的事來,但是我卻深深的感覺到美華壹定受到了很大的委屈,此時的我只能用最原始的方式來讓美華忘了壹切,于是我由上往下的輕吻著美華每壹 的肌膚,延著小腹吻到了美華那最神秘的花蕊前,美華害羞的緊閉著那雙玉腿,輕扭著身軀,嬌羞的對我說:
文哥,不要啊!那不要這樣看著美華那個地方,美華會覺得不好意思的,求求妳不要再逗美華了,美華的那個地方好像要尿尿壹樣,有東西要流出來了,而且又覺得那個地方好空虛又覺得有點癢癢的,全身壹點力氣也沒有,好奇怪喔?所以求求妳文哥,別再整我了,趕快來占有我吧!」
我故意不理美華的要求,還是壹意孤行的做我想做的事,爲了讓美華得到最大的高潮,于是我稍微用了壹點力氣,硬將美華的雙腿分了開來,美華見無法阻止我看她下體的舉動,于是也放棄了掙紮,放任我打開了她的雙腿,害羞的用雙手遮住了自己泛紅的臉。
終于打開了美華的雙腿,美華那神秘的花蕊終于展現在我的眼前,厚實胞滿的陰阜,蓬門微開的陰唇,狹小的細縫中,愛液緩緩的由洞內壹道又壹道的向外流出,‘好美的小穴'我不由自主的贊賞著,然後我低下了頭,伸出了我的舌頭輕舔著美華那微微突起的小陰核,忘情的舔弄著,美華被我這突如其來的舔穴舉動,雙手緊抓著我的頭,嬌 的叫了起來:
「文哥、文哥,不要這樣挑逗我啦,我會受不了的哎呀…好奇怪的感覺,我快.快尿出來了,文哥,不行了…哎呀..我的..我的小穴好..好酥好..好麻..好舒服的受不了了..文哥..求求妳呀…妹妹我..我的裏面癢得受…受不了了..快來 我吧文哥..我被妳舔得心..心兒都快跳出來了..不要再逗我了文哥..求求妳快..快點上來 我吧..啊..嗯….」
見美華已幾近瘋狂的哀求著我,我知道再過不久美華將達到高潮,爲免讓美華有所遺憾,我連忙爬起身子,握住我那不算太大的長18 寬2 半的雞巴,順著抵進美華那迷人的英雄冢內鑽了進去。
只見美華臂兒顫動,身搖腰擺,腿兒亂蹬,口裏嚷著痛說:
「嗳喲…輕點文哥.妳的東西太大了..脹得我的小穴好脹…好痛..妹妹的小穴快被妳的雞巴給撐裂了…好文哥..妳的大雞巴兒輕點的弄進來,妹.妹妹的小穴此刻被妳的..妳的雞巴撐得火辣辣的..文哥妳…妳慢慢的不要太大力好不好..啊…」
看了美華這般痛苦的表情,讓我也狠不下心來對她,于是我趴在美華的身上,禁止不動的,壹邊也未閑著雙手抓著美華那雙豪乳盡情的揉搓著,壹邊用嘴含著美華豪乳上的小葡萄幹,吸、吻、舔、咬著忙的不亦樂乎,美華被我這番的挑逗,慢慢的美華覺得她的下體奇無比,好像有千萬只螞蟻在她的穴裏爬行,不知不覺的扭擺著她的下體磨動著我的雞巴,嬌喘的叫道:
「文哥..文哥..妹妹的小穴癢…癢得受不了了..快.快動壹下文哥妳的大雞巴..幫妹妹我止…止癢啊…..啊…對..對就是這樣…噢…對…文哥用…用力壹點..對用力 妹妹的小浪穴….啊…好爽呀…啊..頂到花心去了.文..文哥…美華好爽啊….哎喲..好滿足喔…嗯…..」
美華的淫水越流越多,蔔滋、蔔滋的淫水吉吉叫響,此時的美華壹臉極度的滿足感,兩眼充滿了媚態,下體的嫩穴內的浪水不停的泌出,那門戶大的陰唇淫淫的夾著我的大雞巴似乎毫不放松的緊緊夾住我的雞巴。
「好文哥…唔..親丈夫..妹妹的…穴..夾得妳得雞巴…爽不爽..呀..喔…」
「好妹…妹..奶的穴…美死了…夾得哥…哥..夾得..好.好痛快……」
「文哥.文哥妳的…妳的雞巴…也是插..插得妹妹..妹的浪穴….好爽…好過瘾啊…唔..嗯….文哥..文哥…妹妹.的小浪穴..被妳. 得快…快不行了..文哥..妹妹…不行了..被妳 死了..快上天了…啊…….」
「美華…我的親浪穴妹妹….文哥..哥我…我的雞巴也…也被奶的小…浪穴夾..夾得好舒服喔…..不行了我..我要射精了..啊..」
「哥…我的好文哥..妹妹也…也快去了…快快射..射精到妹妹的..穴心裏去吧…啊.不行….哦….哦….」
美華再壹次的意亂情迷,忍不住壹陣顫抖,她的淫水噗噗而泄,原來已達到了高潮。
而我在美華射精的壹刹那間,也射出了我所有的精華,壹股濃燙的精液,壹點不剩的射進了美華的體內深處而去,我和美華也因爲太過于激情,累得無力起身清理,兩人于是相擁而眠了……….
經過了壹埸激烈的性交後的美華與我,兩人因太累相擁而眠,突然我被壹聲轟隆的輕雷吵了起來,張開了眼睛向挂在牆上的由橡木作成的貓頭鷹時鍾,此刻的時間才淩晨三點十七分左右,我轉頭看著依偎在我身旁海棠春睡的美華,心頭頓時湧起壹股從未有過的幸福感。
我的睡癖壹向不好,只要壹被吵醒就無法輕易再入眠,所以在我的床邊已習慣把香煙放在床邊的矮櫃上,所以我已習慣壹起床就會點上壹根回魂煙,讓自己腦袋清醒。
于是我輕輕的移動壹下身體,伸出左手往放香煙的矮櫃伸去,也許是我移動身體動的太大力了,而把依偎在我身旁的美華給吵醒了。
這時美華擡起頭張開那雙朦胧的美目,含情默默的望著我,看著被我吵醒的美華,我帶點愧疚的說:
「美華,對不起把奶吵醒了,我因爲睡不著所以起來抽根煙,沒想到把奶弄醒了,真不意思。」
美華爬起身,將她那碩大的乳房偎靠在我的胸懷,輕搖著玉首,笑著對我說:
「沒有關系的文哥,只要妳還在我身邊陪著我,我不會介意的,況且我也沒有完全入眠,就算文哥妳沒有起來,我也會被剛才的雷聲吵起來的,對了,文哥妳不是要抽煙嗎,等壹下可不可以也讓我抽幾口呢?」
看著美華如此溫柔的回應,讓我這個從未有結婚念頭的32歲的老男人,突然有了壹股想成家的念頭,于是我更深情的望著美華,沈浸在這得來不易的幻想中。
美華見我癡癡的望著她,嬌羞的把玉首鑽進了我的懷裏,撒嬌的用她的玉手輕打著我的胸口,嬌聲的說:
「文哥,我不來了,那有這樣子看著人家,羞死人了,妳的眼睛好大好亮,好像要把人家吃下去壹樣,看的人家心兒‘噗通、噗通'的跳著呢?不信文哥妳摸摸看嘛!」
美華從棉被裏升出她的右手拉起我的左手往她靠在我胸前的左邊的豪乳貼了上去,被美華這對令人無法壹手掌握的豪乳刺激下,我蓋在棉被下的老二,又開始不守安份蠢蠢欲動了起來,頓時將被子撐起壹座不算太小的帳蓬。
而美華的那只跨在我胯下的右腿因感受到我的老二所散發的炙熱,嬌羞的臉更加的紅潤動人,壹雙水汪汪的媚眼,更是扣人心弦,讓我沖動了起來。
正當我欲轉起身要將美華壓在身下之際,美華的右手鑽進被裏壹把抓住我那根怒氣騰騰的大雞巴,柔聲的對我說:
「文哥,妳先不要動,換妹妹我先來服侍妳好嗎?」
美華未待我的回答後,掀起蓋在我們身上的蠶絲被,低下頭,張開檀口含住我的龜頭套弄了起來,于是我放松了沖動的情緒,享受著美華爲我口交所帶來的快感。
「唔…唔..唔…嗯..嗯…..嗯….」
望著美華不太熟練生疏的吸吮著我的雞巴,美華的牙齒時咬時刮微微的刺痛感,這種異樣的感覺,更使我的雞巴越發的漲硬,龜頭更是硬如石頭。
「哇!好大啊,文哥妳的雞巴變得又粗又硬,撐得妹妹的嘴都快含不住了…」
美華壹邊吞吐著雞巴,壹只手撫摸著我的睾丸頗有成熟的說著。
「啊……」
我不禁的顫抖了起來,因爲我的睾丸,是我最敏感的地方,被美華這般的輕撩,我再也忍不住的叫了起來。
美華見我興奮的叫著,壹邊啜吮著我的雞巴,壹面用她的媚眼望著我,于是更加賣力的將我的雞巴塞進她的嘴巴鼓鼓的,試圖讓我得到更大的快感。
「啊..啊…美華…我的小愛人…文哥的雞巴..被奶的小嘴兒…吸的好過瘾喔……..」
美華聽到了我越叫越大聲,握在她手上的雞巴越吸越大,于是更加速的吸著我的雞巴,另外壹只手也不停的在我的雞巴末端快速的抽動著。
大約被美華吸了將近百來下,我再也無法控制自己了,于是壹翻身抱起美華,擡起她的臀部,頂著我硬如嬰兒般手臂的雞巴,對准美華已濕漉漉的 以觀音坐蓮的性姿式猛然插入。
「喔…好脹啊…文哥妳的雞巴插的妹妹的浪穴好脹..啊…頂到花心裏了…..啊.唔…哎喂…用力..用力…啊…妹妹….好舒服啊…..唔….文哥…好美…唔..嗯..哎育…繼續….嗯哼…」
美華狂野的甩著頭,半目惺忪,緊閉眉頭,張著性感的雙唇,意亂情迷,如癡如狂的浪叫著。
隨著坐在懷裏的美華狂亂的扭動,伴著淫水聲,蔔滋、蔔滋的聲音,更使我興奮到了極點,抱著美華的豐臀猛抽猛幹了起來。
「啊…唔…美.好爽…哎喲…唔…文哥.我的親丈夫…妳的雞巴 的妹妹的小浪穴…啊….好美呀…用力…用力的幹…唔…妹妹快…快上天了…哦…」
我又抽動了將近百來下後,抱起美華讓她趴跪在床上,抓起她的細腰,提起她的豐臀,對美華水淫淫的肉穴,以隔山打牛之式,下體壹挺,休!壹聲我的雞巴已拼進美華的小肉穴裏去。
「蔔滋!蔔滋」淫水在我的雞巴抽送之下進綿不斷,聲音叫響不止,可見美華的淫水之多,多麽令人消魂。
「用力…用力啊文哥…這種姿式 得妹妹…妹妹的花心裏去了…唔..好爽啊….對..文哥用力…唔….哎育喂…妹妹….快…快…..不行了….上天了……妹妹爽死了….啊…唔…嗯…」
我的汗水像雨般的滴落在美華的背脊上,我的全身體溫上升,壹種無名的快感逐漸襲向我的心頭,使得我更加興奮,于是我更加速了抽動著。
大約又 了壹百多下左右,我翻轉了美華的身體,讓她躺著,然後將美華的壹雙玉腿跨在我的雙肩上,雙手托住美華的豐臀,緊接著將我的雞巴侵入美美的小嫩穴內。
這樣的作愛姿勢最能令雙方更興奮,得到更多的高潮,因爲雞巴可以棒棒 入洞直抵花心,而且還能看著美華所有的淫蕩的表情。
美華的肉穴夾得我的雞巴越來越緊,夾的我幾乎感節快射精了,于是我更加用力的抽插,美華被我這波強力的抽動下,也幾近狂的浪叫:
「文哥…文哥….妹妹快不行了…噢….又頂到花心裏了..不…不行了…妹妹要死了…..啊…哎育..妹妹….上天了…啊……」
隨著由美華體內射出的陰精,燙的我那根被緊夾在美華肉穴裏的雞巴壹陣酥麻,終于我也忍不住的泄了精了。
兩人在高潮之後,不久就因太累了而相擁著進入了夢鄉。
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間,我被外面的車陣喇叭聲給吵醒了,發現美華已不再我的身旁,原以爲美華是到浴室清洗身子,但又沒聽到水流聲,于是我趕忙起身尋找美華的蹤影v
前前後後找了好幾遍,卻找不到美華的蹤影,我失望的回到了房間,想點根煙來抽時,發現了美華所留下的壹封信。
于是我急忙的拆了開來,信的內容如下
「文哥,謝謝妳讓我留下壹輩子難忘的記憶,我真的好舍不得妳,我真的好愛妳,如果我沒有發生被我的店長強暴的事的話,我真的好想壹輩子跟妳在壹起,真的我真的好想。文哥,我現在就在信裏告訴妳,我們四人所發生的事,文哥,如果妳還記得,那天姚姊帶著我們向我的店長仙人跳後,我們以爲從此就天下太平了,沒想到,可能是我們太過于明目張膽了,我與姚姊的關系被我的店長發現了,沒想到昨天晚上,我的店長就開始了他的報複行動,我與姚姊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全被我的店長叫兄弟把我與雅萍、彩鳳三人全抓了起來,就這樣我們三人全被那群禽獸給淩辱了,幸好姚姊及時趕來,趁他們懲完獸欲後休息中,偷偷的將我們帶走,沒想到卻被他們發現了,于是我們四人就這麽分散了,因爲我實在不知道要去那裏,腦中只有想到文哥妳這裏,于是我只好來求助文哥妳了,我好恨,這種不幸的事爲什麽會發生在我的身上,幸好文哥妳給我及時的安慰,否則我真的活不下去了,文哥,如果沒有發生這樣的事,我真的好想跟妳在壹起,我不能將我的清白身子獻給妳是我壹生的遺憾,所以我只好忍痛的離開妳,文哥,最後再壹次的對妳說‘我愛妳'再見了,文哥。永遠愛妳的美華」
看完了信之後,不知爲什麽我的淚水流不止,也許是感歎老天爺對美華的不公吧?于是我茫望的抽著煙,望著窗外來來往往的車輛,陷入的沈思之中………
.

本文章由 admin 于2013年05月29日發布在援交成人小說區分類下,
+複制鏈接 轉載請注明:咖啡屋內的人生小故事-援交|援交妹|台北台中援交

好援交妹就要一起分享!

更多援交妹

評論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