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總數:863篇 評論總數:439
當前位置:首頁 > 援交成人小說區 > 正文
建站日期:2013.5.1 運行天數:17821 天 最後更新:2018-10-5
騷亂公司 已關閉迴響。

騷亂公司

2013年07月19日 | 作者: admin | 分類: 援交成人小說區 | 

我叫俞彬彬,這樣的開場白很白癡,和城市裏的工薪女性一樣,我很普通,面相清秀,人比較瘦,沒有什麽胸部,所幸屁股還不錯。我的不同從一個同事介紹了份新工作之後開始,很奇妙,讓我無語,也讓我糾結。好吧,故事開始了,我將開始講述我的生活和我身邊的一些同事,這個故事沒有結尾,因爲它還在繼續並未結束,我也不知道什麽時候它會結束。

原來的公司,我呆了4 年,老板是女的,女人之間存在著友誼,但是當一方總是做些讓人不解的事後,友誼也只有終結的時候,在同事的推薦下,我離開了這家公司。

恩,那年我28咯,我有男朋友不過還沒結婚,老女人了,哈哈。我和男友長期分開,他有他的工作,我有我的,彼此不幹涉,也不糾纏,我想給他個空間,讓他努力做自己喜歡的,也不想讓他來幹涉我的工作,雖然常常爲工作加班,但是我覺得那是我應該做的,他回來的時候,我會盡力騰出時間陪他,滿足他的需要,對,性和情感上,陪著他,讓他發泄。

老板卻不這麽想,覺得我應該好好工作,不該因爲他回來休假了我就不加班,我很奇怪她怎麽想的,同時她似乎總想把我介紹給她所謂的好男人,我很反感,我的私生活我不需要別人來指導,我不結婚是因爲條件不夠,不代表我們有問題。

不斷的調整工作崗位和工作內容,給我增加工作量,我越來越抵觸,之後我決定辭職,同事好心幫我安排了新公司,面試很快順利通過,之後我才知道原來她也會過去,做爲不錯的同事,我很樂于見到有個熟人在新公司裏。

我比她先到新公司報到幾個月,公司很充實也比較繁忙,不過我很快適應了,只是我覺得自己很奇怪,開始不覺得,2 個月後我覺得我的性欲每天都在增強,我想估計是很久沒見男友了,從原來的公司出來後心情好了吧,有時候上班會不自覺得夾緊大腿,有時候在和男友電話中我都有些沖動想來次電話性愛或者在家自慰,但是我比較保守,我做不出這樣的事。

男友如期回來休假的那兩天,我們幾乎沒有離開過床,在酒店的房間裏一直在做愛,那次是我最享受的一次,男友惡心我說,我現在胃口好大,他都怕喂不飽我,結果遭到得就是狠狠地被我踩了兩腳。可是之後上班,我發現我仍然保持著微弱的性欲需求,我感覺自己好奇怪,難道真的到了同事開玩笑說的如狼似虎的年齡了?而這一切其實不是自然的,在很久以後我才知道,而知道的時候我已經無法全身而退了。

一次加班,我和同組的兩個同事一起加班,我們三個人是一個小組,兩個小男生,我們負責一份計劃書,後天就要交了,爲了能有充分的時間,我們決定一起加班盡量多做些。

我們買了KFC ,簡單些,喝公司裏的咖啡,他們給我泡了很多品種,我嘗了個遍跟他們開玩笑說「打算讓姐姐我老上廁所偷懶啊。」我們雖然忙碌但是很開心,彼此都算聊得來,加班到了十一點,我其實一直心裏很緊張,不知道爲什麽,今晚我的性欲很強烈,總是想著做愛,偶爾他們碰我,我都覺得刺激,我知道我不是那種亂來的人,但是今晚的情況太奇怪了。

總算結束了加班,大家呼地松口氣靠在自己的椅子上,我長長地呼口氣,其中一個小壞蛋說了句「姐,看不出,你的身材真好啊。」「姐姐我可沒什麽身材,就是一個飛機場。」「哈,姐,你的屁股漂亮啊。」

「你看過啊,說那麽自信。」

兩個小男生開始互相逗樂子,我在旁邊聽著,我也沒那麽嚴肅,反正辦公室裏總有些暧昧,但是他們鬧著鬧著開始像我靠近,表示要證明下我的身材,我打了過去「一邊去,想什麽呢,准備下班了。」「那不行,我們這麽辛苦了,好歹要證明下姐是我們公司的美女。」「不用證明我也是,去去去。」「呃……你們幹嘛……不可以啊。」

來不及反應,他們已經把我夾在了中間,我的身體馬上發軟,我知道怎麽回事,剛才我心裏就在害怕了,這個時候有男人靠近我,我馬上會軟,我的身體一直保持著性欲的需求。他們一前一後開始撫摸我的身體,我閉上眼睛微微發出聲音,那刻我等到了我想要的,我沒忍住,不是我想勾引他們。

一個開始吻我的脖子,那是我的敏感帶,我的身體再一次的軟了下去,幾乎是靠他們來支撐才站立住,而另一個開始撫摸我的屁股,我很瘦,幾乎沒有什麽胸部,但是我的屁股還不錯,彈性很好,男友很喜歡把臉埋在我的屁股上,我常常開玩笑說放個屁給他,此刻卻被身後的小男生撫摸,很舒服,我幾乎沒了思想,我很想推開他們讓他們別鬧了,已經過分了,但是我的身體和我的感官讓我失去了對自己身體的控制。

之後不知道怎麽回事,我已經躺在自己的桌子上,我的外套被丟在一旁,襯衫解開了全部的扣子,而我的胸罩早就已經被抓在他們手裏,他們揉搓著我的乳房,我的乳房太小了,但是仍然被他們揉在了手裏,我的乳頭很敏感,早就已經豎立起來。

我側著頭輕聲呻吟著,這對他們來說無疑是最大的鼓勵,我心裏知道事情完全往最差的方向發展了,但是我已經控制不住我的身體,性欲早已布滿了身體的每個部分,其中一個趴在我的身上親吻我的脖子,另一個已經把我的褲子褪去,開始舔我的陰部,我現在幾乎是全裸的躺在自己的桌子上,被兩個男人圍攻。

我的陰蒂被反複的舔弄,我的陰唇早就張開了,陰道裏的淫水不斷的分泌,他們牽著我的手,讓我握住他們的陽具,滾燙堅硬的陽具在我的手裏感覺好溫暖,我知道今晚會發生什麽,我已經無法再反抗了。

「姐,我忍不住了,我進來了。」

「嗯……」我反對不了,我的身體早就已經等待著他們的插入,去反抗也只是裝樣子,我接受了這個現實,我將腿張到最大等待著被男人插入,即陌生又熟悉的男人。

當滾燙的陽具插入身體裏的那一刻,我得到了無比的滿足,我咬著牙讓自己不發出聲音,我不想在他們面前叫床,這樣我更對不起我的男友,雖然我不是自願的,但是是我自己有需求,促成現在的局面我有責任。

「姐,你夾的好緊哦。」

「……不許你說。」

「幫我摸下,我也忍不住了,姐。」

「哦。」

我第一次玩PPP,真是個奇怪的情況,一個在插我的陰道,爲了讓另一個好受點,我用手撫摸著他的陽具,女人的天性,這兩個小男生在今晚成了我的愛人,我享受著陰道傳來的快感,同時撫慰著另一個等待和我做愛的男人。

我突然握緊了手裏的陽具,我知道我要來高潮了,他頂到了我的G 點,我的身體開始顫抖,我叫了一聲出來,他被這一聲刺激得將精液全部射入了我的陰道裏,手裏的那根陽具開始發熱,陰道裏的陽具剛剛抽出,之前還握在手裏的陽具已經快速插入了我的陰道裏。

「啊…,你也不讓我休息下。」

「姐,我都快受不了了。」

「裏面有東西啊,讓我擦一下。」

「沒事,一會咯。」

「那你來吧……」

就這樣,我保持著姿勢和另一個等得猴急的家夥開始做愛,我還未從高潮中下來就馬上接受猛烈的抽插,我沒多久就馬上來了第二次高潮,我忍不住開始哼了起來。

我的叫床聲很好聽,男友每次都是敗在我的叫床聲裏,不過我不是馬上就叫,一旦進入高潮後我才會,我想不到連這點最後的堅持我也沒堅持下來,我認了,我覺得是我的錯。

那一夜,我來了4 次高潮,和他們兩個分別2 次,身體很滿足,也有點累。他們一直在贊美我,我沒覺得惡心,不想撕破臉,是我自願的,我沒什麽好說,只是我已經擺脫不了和他們的這種特殊關系了,我心裏明白,除非我辭職或者撕破臉,可是我都不想這麽做。

一點多鍾,我簡單的擦拭了下自己的陰部後,我們穿好衣服,各自回家,我婉拒了他們送我,我想自己靜靜,面對今晚的我,和我的想法,我覺得這個我是我所不認識的我,我的心情並不好。

欲望是種可怕的東西,之後我總是在後悔,後悔自己爲什麽不能堅持住,後悔這一切,我覺得自己很淫亂,在這樣的心情下我的身體每天還是處在性欲需求中,難道我真的到了那種年齡所給我帶來的身體空虛麽。

我自己也有責任,所以我並沒有刻意疏遠、回避他們倆,我們畢竟還是同事,算不上是他們非禮了我,而因爲有了這層關系,我的欲望似乎有了合理的解釋讓我去追求身體的需要,工作時偶爾親密的接觸我沒有回避也不排斥,除了身體的關鍵部位以外,不太誇張的動作我全都接受了。

工作總是有需要加班的時候,我現在覺得加班其實就是給辦公室的男女提供時間和地點,我坐在椅子上舒緩下身體,忙了一天感覺自己需要放松下,一雙手從後面輕柔地搭在我的肩上,我朝背後笑了笑,那個臭小子說幫我放松下,開始幫我捏肩膀,蠻舒服的,我挺樂意的就閉上眼睛享受著。

慢慢地他有意無意的拉動我的襯衫,讓襯衫帶動著胸罩摩擦我的胸部,因爲我的胸部很小,裏面總有些空間,乳頭很容易被摩擦到,每天下身傳來的性欲讓我有點苦苦支撐的味道,男性的觸摸和撫摸讓我感覺舒服。他的手慢慢地越過我的鎖骨滑向我的胸口,我的呼吸開始加重,我緊張,我知道我該阻止他,已經錯了一次再一次的話,就再也沒得挽回了。

但是身體裏的性欲卻讓我欲罷不能,讓我心裏僥幸期望他僅僅是這樣,但是那只是自己騙自己的理由,他就一個小屁孩,連我都抵擋不住欲望的到來何況是他。他的手握住我的乳房,輕柔地揉捏著,我皺起了眉頭,我抓住他的手對他搖頭,我知道這樣的拒絕是那麽的無力。

「姐,你好漂亮……」

「不可以的。」

「可是我已經忍不住了,我喜歡你,姐。」

「打住好嗎,已經讓你很多了。」

「讓我抱著你再摸會好嗎,姐,求你了。」

「……」

「好吧,就一會。」

「恩,謝謝你,姐。」

我還是敗了,敗給了自己的欲望和女性的天性上,我起身坐到了他的懷裏,感覺的到他膨脹的陽具頂在我的陰部,他隔著襯衫撫摸我的胸部,開始親吻我的脖子,我忍不住又閉上了眼睛,漸漸地我躺倒在他的懷裏,雖然只是個小我四歲的家夥,但是男人的氣息讓我沈醉,我需要男人,內心的掙紮消失得無影無蹤,我的陰道口已經濕潤,如果他摸向我的內褲,一定會發現它已經濕透了。

「姐,你好漂亮,你的氣質是公司裏最好的。」「恩…」「姐……」

順理成章的,我滿足了他無言下的要求,他脫去了我的長褲和內褲,我趴在桌子上,又是我自己的桌子,唉,總是在自己的桌子上和同事發生性關系,我有些無語,我撅起自己的屁股讓他的陽具對准我早已濕潤的陰道,他的龜頭慢慢地插進我的陰道裏。

我抿著嘴享受著被占有,被充實的快感,我閉著眼將雙腿張開,俯下自己的身體,將自己的屁股擡得更高,讓他更方便地插入我的身體裏,現在我是他的了,今後我也沒有理由再拒絕他們倆提出這樣的要求了,是我自己失守了。他開始猛烈的插進我的陰道裏,我的陰道在不自覺的主動包裹著他的陽具,我的身體需要,性欲得到宣泄,我不反感和他做愛,不反感是在公司裏做愛,我只想著做愛。

「姐,你好美。」

「啊…啊…」

「姐,你舒服不。」

「恩…啊…啊…舒服。」

「哪舒服…姐,我好舒服。」

「陰道,我的陰道被你插地好舒服。」

「我也是,姐,我要來了。」

「恩…你來吧。」

我們同時來了高潮,我用紙巾捂著自己的下陰,坐在他的懷裏,他撫摸著我的大腿,我們接吻了,就像一對情侶,我不知道我怎麽辦,和男友才有的一切我都和其它男人擁有了,還是比我小的男生。

「姐,那小子該嫉妒了,哈。」

「有什麽好嫉妒的。」

「他也喜歡你啊,我們覺得你是公司裏氣質最好的。」「得了吧,王靜也很好。」「她跟姐不是一個氣質,我們喜歡你這樣的。」「所以就來欺負我是吧。」「沒有,沒有,我們能跟姐這樣,我們都激動死了。」「呵呵。」「真的啊,他今天被外派,猜我和你要加班,他眼睛都紅了。」「幹嘛,要哭啊。」「他嫉妒的,哈哈。」

「哈哈,去你的吧。」

「真的咯,姐回頭記得安慰下他哦,不然他會跟我翻臉的。」「你們倆的事,我可不管。我不是保姆。」我們很平靜,就像朋友般聊天,這樣讓我更能接受現在的情況,今晚之後我和他們倆再也純潔不了了,能保持一點最後的距離讓我多少能接受些。我沒讓他送我,我還是習慣自己走回去,我懷著兩種心情,今晚男友該打電話回來了。

第二天,另一個家夥真的眼睛紅紅的,我不知道他是熬夜還是真的嫉妒,像個大小孩,我還挺無語的,在飲水間裏,他特意找了機會跟我一起進來倒水,我拍了拍他的胸口,像個大姐一樣親吻了下他的臉,他一下就高興起來了,那會的感覺挺好的,和他們發生性關系的罪惡感減輕了些,也許都是我自己在騙自己吧,反正我必須面對我們之間的這層關系,也許晚上我還要「補償」下這個大小孩,我也不知道。

那一晚,我們兩個特意留了下來,昨晚占了便宜的家夥「自覺」消失了,而我又在自己的桌子上滿足了這個大小孩的要求,我真的覺得自己很淫亂。

沒人後,我躺在自己的桌子上,我光著下身,我的襯衫被解開,我的胸罩挂在我的椅背上,我近乎半裸著呈現在他的面前,他將頭埋進我的下身,用舌頭舔弄著我的陰部,一天下來我還沒洗過只好用濕紙巾擦拭了下,也不知道爲什麽他樂衷這個,我的陰蒂被他從包皮裏剝出,舌頭輕輕地舔弄著,我的恥部很敏感,陰蒂這樣被舔就更敏感了,每舔一下,我的身體就扭動一下,我抿著嘴享受他的舔弄,我的呼吸加重。

當我的陰道口開始流水,他的舌頭在我的洞口打轉,我抓緊了桌沿,想夾住大腿卻被他用力壓住。我忍不住拉住他的手到我的胸部,我讓他捏弄我的乳頭,自己盡力保持大腿張開方便他舔弄我的陰蒂和陰道口,同時希望他也捏弄我的乳頭,三個性感點的刺激讓我性欲噴發,我開始輕聲叫了起來,是對他的認可,也是抒發我的快感。

當我那成熟的女性器官自然張開後,他將我抱入懷裏,我們面對面,很順利地我坐在了他的胯上,他堅硬的陽具插進我的陰道裏,我抱緊了他,讓他含住我的乳頭,他靠著椅背,我扭動自己的身體,讓他的陽具在我的身體裏滑動,他的龜頭總是頂著我的G 點,我緊緊地貼著他的胯,扭動自己的身體十幾下後,我就叫出聲來,我的身體開始發抖,他猛得抱緊我用力向上頂。

「啊…啊…」

「姐,你要來啦?」

「啊…啊…恩,恩,你頂到我的G 點了。」

「姐,我也要來了。」

「你來吧,我和你一起來。」

他的精液一瞬間射進我的陰道裏,我失神了,高潮來得很強烈讓我失神了,我才意識到我和他們做愛從來沒考慮過保護措施。

現在我多數時候穿裙子,我們只會在公司裏做愛,一對一,或者玩3P,總是將褲子脫光讓我很不方便,總是害怕有人臨時回來發現了這事,我只好選擇盡量多穿裙子,這樣只要把裙子卷起就好。似乎和他們倆做愛已經是很平常的事,每天的性欲也成了平常的事,我習慣了晚上陪著男友聊天,習慣了加班後偶爾的性愛,我不知道我何去何從,內心掙紮又平靜地面對這些。

我在心裏覺得自己真的很淫亂,爲了滿足自己的需要背叛了男友,總是跟自己說,等他回來了,滿足他所有的需求來贖罪,而自己卻又自然地面對他們倆,不拒絕與他們做愛。現在來說說我的一個同事,一個小姑娘,她叫小夏。

小夏屬于那種很小巧的女生,個子不高,1 米5 多,但是身材不錯同時有張娃娃臉,蠻可愛的,我常常把她當個小孩子看,沒事我們幾個女生一起吃飯的時候,總是會和她多說幾句。她喜歡跟著男生後面起哄,偶爾看著她吃癟感覺很可愛。當那晚的事發生後,我才意識到她也是個女人了,不是個孩子。

那天我獨自加班後離開,身上的性欲讓下身濕潤,走到樓下發現自己必須換條內褲,我被迫又回到公司去,和他們倆這麽相處著,我總會在公司裏備上一條,有時候太激烈了我的內褲完全濕透了不能穿,我會換一條。

當我回到公司時聽到了一種熟悉的聲音,我站在門口不敢出聲,這聲音是女人做愛時發出的聲音。誰在公司裏做愛,和我一樣嗎,我心裏緊張而好奇。悄悄地推門進入後,在遠角的地方我看到了兩個熟悉的身影,我愣住了。

小夏全身赤裸著爬在桌上,撅著屁股在給另一個同事口交,她小巧的屁股肆無忌憚地對著大門,他們倆真夠大膽的,竟然不怕有人回來。我偷偷地向他們靠近,躲在一張桌子後面,看著他們倆。

小夏一臉害羞地舔著那個同事的陽具,就像個孩子在偷吃糖果,而那個家夥一臉滿足的按著她的頭,雖然他們玩得不錯平常,我沒想到他們還有這層關系,我記得那個家夥是有女友的,前天還來過公司。他們這算什麽關系?

轉念一想,我覺得好笑,我自己又是什麽樣,還跟兩個同事扯不清。我本想悄悄走開,但是我的性欲在這時被他們的情景催起,我跪在那看著。

小夏的陰部挺漂亮的,陰毛長得不少,不像我的陰唇已經發黑了,她的還有點粉紅色,一對小屁股扭動著,很可愛。當那家夥的陽具勃起的差不多後,他將小夏抱住背對著他,小夏將腿張開,用手指撥開自己的陰唇。我原以爲她比較困難才能容納下對方的陽具,沒想到對方很輕松的就將陽具塞進了她的陰道裏,小夏像個孩子一樣躲進了他的懷裏。

「你很壞,非要來公司。」

「開房不方便,也浪費錢麽。」

「有人怎麽辦咯,老是要來公司。」

「沒事,這會早就沒人了,哪會出過事。」

「啊…啊…你反正很壞。」

「嘿嘿,不壞怎麽把你弄到手了。」

「啊…啊…你…壞蛋。」

小夏就像個玩具娃娃般在那家夥的懷裏,我咬著嘴唇趕緊離開了公司,下身涼涼的,我不敢多呆。之後我看著小夏總有種想笑的感覺,沒想到這丫頭連做愛都這麽可愛,可惜我不是男人,我也是被男人欺負的女人,而我和她都是在公司裏跟同事做愛。甚至我驚奇的發現,有時候這丫頭貌似連內褲都沒穿,我過去沒在意過,最近發現她經常沒穿內褲,真想不到她竟然能這麽敢。現在我將後來從她那知道的事轉述給大家。

我,小夏,剛進公司那會,覺得什麽都新奇,我剛畢業沒多久,每天都有同事幫助我,我覺得這家公司的氛圍讓我很開心,沒碰上同學說的那種冷漠讓我很滿足。因爲我個子小,從小就被人叫做洋娃娃,在公司裏他也這麽說我,我們彼此也玩的不錯,偶爾他會捏捏我的臉,揉著我的腰,雖然感覺不太好,但是我也沒覺得什麽。我畢竟24歲了啦,當我看到他的女友後,我才覺得我不該這樣,我們有些過于暧昧了,已經不屬于好朋友那樣了,他總會牽牽我的手,揉我的腰。

我們常常一起去玩,有時候在酒吧裏的動作如果他女友看到了,相信一定會發生不好的事。我盡量回避在和他一起出去玩,工作上也不再和他過多的接觸,但是我的心裏有些難過。

我喜歡上他了嗎?但是我不能去搶,他馬上要結婚了。一天天的過去,漸漸的疏遠他,我覺得心裏很別扭,有天大家說去唱K ,我想放松下自己的心情,我就和他們幾個男生去了。

在K 房裏,大家很熱鬧,鬧哄哄的,我喝了些酒,覺得身上辣辣的,好想發泄出來,好像自己的心裏有什麽想發泄出來,我在那開心的唱著歌,大聲得笑,和他們打鬧著。突然他們起哄說我和他玩那麽好,是不是有什麽秘密沒跟他們彙報。

「有啊,有啊,我是他小老婆哦……哈哈」

「哇……羨慕死我們哦,你竟然暗杠啊……」

「是啊是啊,氣死你們,羨慕是不是。哈哈」

「這你們也信哦……好笨哦」

「當然信咯,我們公司最可愛的小女生,不能便宜了他,罰他罰他,我們不信。」「哈哈……」我們就這麽鬧著,他很自然的揉住了我的腰,手在我的衣服裏撫摸著我的腰,我一點也沒反感,今天我沒有排斥和他這麽親密的接觸,大家一起鬧慣了,他們也會讓著我。漸漸地,我感覺身體有點熱,這感覺很熟悉,我早就不是什麽處女了,對這感覺很清楚,我想不會是喝酒喝多了吧,我起身去廁所裏洗了洗臉,回來後他們幾個說不能便宜了他,要我做他們大家的小老婆。

「才不要哦,那我不是累死了。」

「哪裏,這麽多人疼你多好啊~ 」

「等等,什麽累死啊,怎麽累哦??」

「沒有,沒有,不知道,不知道。」

「不行,不說清楚就喝酒了。」

「那我喝酒嘛。」

幾杯酒下去後,我感覺身體越來越熱,自己也開始迷糊起來,好像放開了不少,他們說什麽我都敢去接話,他們的小女朋友啊,要讓他們親啊,好像我都無所謂的答應了下來。

接著他們開始過分的要求我親他們每個人一下,打鬧下我乖乖地親了他們每人一下,他馬上把我整個人抱到了懷裏說他吃醋了,不能便宜他們了,我心裏那時挺開心的,有個自己覺得挺喜歡的男生吃醋的感覺很好。之後我們一邊玩一邊唱歌,我始終沒離開過他的懷裏,漸漸地我的腿分開兩邊坐在他的腿上,我沒注意到自己的裙子已經卷起,自己的小內褲早就露了出來。

「來玩骰子,我們誰贏了,小女朋友的內褲歸誰。」「才不要哦,憑什麽咯。」「你是我們的小女朋友啊……」

「沒有沒有。」

「賴皮了,賴皮了,要罰。」

「人家才沒賴皮,就算是,也沒有賭這個的叻~ 」「就是,我小老婆的內褲你們愛賭就賭啊,這個是我的好不好。」「啊!你討厭啊!」我還沒反應過來,我的內褲竟然就被他給脫了下來塞到了自己的口袋裏,我羞得縮在他的懷裏,我出了身冷汗,頭開始發蒙,還沒時間思考,他已經開始親吻我的嘴唇,我的嘴自然地開始配合著他。

這一舉動將我自己推向了深淵,我剛剛閉上眼,就感覺自己的兩條腿被人撫摸著,大腿內側感覺癢癢的,光溜溜的屁股被人擡起撫摸著,而我的上衣已經被推高,胸罩被脫去,兩顆乳頭被人含著,全身都被人挑逗著,我的身材發麻,電流般得酥麻感讓我全身無力。

我猛得擡起了身體,不是我開始反抗而是突然有人在舔我的陰部,那種酥麻的感覺讓我跳了起來,隨之又軟在了他的懷裏,我開始叫了起來,像是被人欺負了,開始哀叫,但是我很舒服,身體的每個部位都有人在挑逗,我早就沒了反抗的能力。

我躺在沙發上叫著,每一下的挑逗都讓我哀叫,當一支陽具頂在我的陰道口時,我自然地張開了大腿,用手撥正了它,讓它慢慢擠進我的陰道裏,感覺那根陽具好大,一點點的充實進我的陰道裏。

耳邊聽到熟悉的聲音告訴我,我的陰道很緊,我害羞的縮起了脖子,另一邊傳來贊美我很可愛的話,我完全不知道自己怎麽回事了,因爲我的大腦裏只有自己被插入的快感。一下下的插入,我皺著臉哀叫,自己的腿越張越大,兩顆小乳頭被人舔弄著,我幾乎要暈了過去。

他們將我翻了個身,我趴在沙發上,身上一件衣服都沒了,我赤裸著身體頭靠在沙發裏,撅著小屁股繼續和他做愛,我想應該是他,當時插進來時是他在和我說話,其實我也確認不了,只感覺得到自己的身體被幾個男生包圍著。

沒多久我就來了高潮,我大聲哀叫了起來,陰道裏的快感就像電擊般傳遞到全身,我的屁股,大腿,乳頭沒有一刻停過被他們挑逗,縮成了一團在沙發上,也許就像只小貓,很快就被人抱了起來,又一根陽具塞進了我的陰道裏,還沒從高潮中下來,我又開始接受另一根陽具的抽插。

我的腿被高高擡起,陰部朝著他們,我的陰部和插我的男生的陽具被他們看得一清二楚,我一邊哀叫表示著自己的愉悅,一邊害羞地讓他們不要看。

感覺他們的陽具都好粗,我的手都握不住,每一根都是硬塞或者擠進我的陰道裏,我的下身總是充斥著被占用的感覺,女人被男人占用的滿足感讓我迷失了方向,和他們做愛似乎讓我很開心。

又一根陽具將它的精液射進我的陰道裏時,我的身體在發抖,我已經來了第三次高潮了,我的陰道裏開始流出精液,還沒來得及擦,我被整個人抱起,我抱緊了對方的脖子,免得自己從他的懷裏摔下,我的屁股被用力掰開,一根滾燙的陽具猛得插進我的身體,雖然有精液和自己的液體潤滑,但是還是感覺摩擦地很強烈,加上自己的體重,每一下的插入我都大聲叫了起來,幸好有房間裏的音樂掩蓋,不然估計外面的人一定能聽的見。

「啊……啊……你們好壞。」

「什麽哦,是你的小老公先欺負你的,哈哈。」「你是我們的女朋友,當然不能只有他的份咯。」「啊……啊……你們好壞,啊……啊……」除了叫床,我似乎說不出別的話來,第一次被人整個抱在半空做愛,讓我又來了三次高潮,我再也沒了知覺,只知道不斷得有粗大的陽具插入我的身體裏。

第二天清晨,我醒來時還能感覺到自己的陰道裏流出精液,而我赤裸著身體躺在他的旁邊,我在一家酒店裏。想起昨晚的瘋狂,我嚇的開始抽泣,他被我吵醒後摟著我,一邊撫摸著我一邊勸我,已經是成年人了,這些也不是什麽錯。

我心裏很亂,今後我跟同事該怎麽相處,我躲在他的懷裏抽泣著,他輕輕的告訴我,從來沒覺得我會那麽的可愛,我是他喜歡的女生,昨晚的事大家都不會說的,我們還是好同事,僅僅是成年人的彼此交往而已。

我的心慢慢地平靜下來,我們在酒店的浴室裏又做了一次愛,這次我是清醒的,同時是單獨和他做愛,我成了他的第二女友,我從來沒想到過,我那晚和6個男生發生了關系,我們整整做了一夜的愛,到了淩晨才被他帶到酒店休息,之後到了公司我一整體覺得下身空蕩蕩的,感覺好怪,人也很累。

人真的不能知道太多,太多事你知道了,你就放在心裏,我真的不想知道小夏的事,心裏總會想起那晚他們做愛的情景,之後我在安全通道裏或者公司都能莫名其妙的碰上他們倆做愛。怎麽這麽巧我總會碰上,本來就性欲暗埋在身體裏被這樣弄得經常下身沒理由的就濕潤了。坐在位置上夾著腿,感覺到陰部濕濕的很難受,再碰上他們倆個來挑逗我,晚上常常換過的內褲也是濕的到家。

今天沒什麽事,大家心情都不錯,兩個家夥暧昧的看向我,我笑了笑,就知道他們今晚不會放過我,難得今天這麽輕松,這個季度公司的業績完成挺好沒什麽壓力,心情不錯也該同意他們了,不然這倆壞小子一臉幽怨的樣子,我可受不了。

下班後我們故意拖到最後,等沒人了我們關了燈就開著我的台燈,好吧,每次做愛都在我的位置,那就是我的「床」。

我被他們剝光了衣服,今晚他們非要看我的裸體,現在我就穿著鞋子蹲在地上,兩支手被固定在背後,一支捂著陰道口一支捂著屁股,真想不到他們想的出,拿了兩個跳蛋出來,看來是早有預謀。

我見過這個但是從來不用這個東西,今晚遷就他們第一次嘗試下,兩個跳蛋用的是一個遙控器的那種,我輕輕地把它們放在下身,貼近屁股和陰道口輕微的震動麻麻的感覺還挺舒服的,不能把它們放進身體裏我就只好用手捂著,本來要我跪著但是我不喜歡這樣,覺得沒面子,就蹲在地上胯微微向上。他們激動地脫掉褲子把陽具對著我,我只好就這麽蹲在輪流親他們的龜頭。

「诶,過分啊,我不親了啊。」

「啊,沒有沒有,好玩嘛,姐。」

「我不好玩啊,欺負我一個,你們倆開心。」

我剛要親一下,他們就故意抖動陽具,變得我在追著龜頭親。手又不方便抽出來,只好自己伸著脖子追著親,我邪惡的故意咬了下,嚇嚇他們,哈哈。

第一次這麽輪流主動含兩個陽具,自己的下身還有跳蛋在刺激著,這麽淫蕩的方式讓我興奮,陰唇很快就張開了,跳蛋抵著陰道口,我從慢慢親吻他們的龜頭到主動將整根陽具含進嘴裏,就像是好吃的美食在自己的嘴裏品嘗著,感覺得到我的體液從陰道裏流出滑過我的手指滴落在地板,空氣中有著微微的性欲氣息。感覺著嘴裏的陽具慢慢勃起,粗大,想到即將讓它們插入我的身體,我的臉開始發紅發燙,乳頭豎起,我覺得自己好淫蕩。

「我累了,你們來吧。」

「那姐你坐著,我們站著。」

「诶,我不要含了啊。」

「嘿嘿,姐,那你要我們做什麽哦?」

「滾,愛做什麽做什麽,不然就回家。」

「哈哈……」

我站了起來,腰成90度彎著,一個從後面對准我的陰道插了進去,而我還意猶未盡地含著另外一根陽具,感覺我的陰道在不自覺地用力夾緊插入的陽具,每一下插入都感覺那麽刺激,配合著插入我用力吮吸著嘴裏的陽具。站不了多久我的腿就開始發麻,我用手撐住自己的身體,方便他們的插入,嘴裏想叫出聲都困難,兩個小乳房被他們倆分別抓在手裏揉著,我期待著高潮的到來。

「嗯…嗯…我要來了,我要來了。」

「這麽快啊,姐。」

「嗯,插快點。」

我吐出嘴裏的陽具,扶著面前這個家夥的胯,陽具就貼著我的臉,聞著男人的氣味,我的陰道不停的收縮,我開始發抖,感覺到自己馬上就要來了,我忍不住催促著插我的家夥快點用力插我,我撐著自己保持90度的彎腰,咬著嘴唇,如果不忍住我害怕自己會大喊出來。

一股精液從我的陰道裏流出,我抽了幾張紙巾擦拭自己的下身,另一支繼續撫摸著還沒射精的那根陽具,無力在那麽站著了,我坐在他懷裏,雙腿被挂在扶手上,陰部就這麽暴露著,我轉頭讓他的舌頭進入我的嘴裏吮吸我的舌頭,兩顆乳頭在他的指間揉捏著,他的龜頭摩擦著我的陰部,我輕輕地撫摸著。

「姐,你真性感。」

「去你的。」

「我要吸你的奶頭。」

「恩。」

我側過身體,將兩條腿並攏身體靠近他的懷裏,他低頭吮吸我的乳頭,調整一下胯將陽具插進我的陰道裏,因爲腿並攏在一起讓陰道口顯得緊,整個陽具占滿了我的陰道。剛才射精的陽具湊近我的嘴邊,壓根沒擦過滿是精液的味道,我拍了下龜頭開始輕輕的用舌頭舔著,已經習慣了3P,現在我對這些沒什麽反感。

剛准備開始第二輪做愛時,大門口傳來聲音,嚇得我們抓著衣服躲到了桌下,我心裏在想怎麽會這麽晚還有人來,我和他們倆都沒穿衣服怎麽辦。腦子裏還在想怎麽辦時,我聽到了讓我哭笑不得聲音,竟然是小夏他們……而這會更搞笑的是,我的陰道裏還插著陽具,我這會被揉在懷裏躲在桌子下,我的抓著自己的衣服,我們三個人躲在一張桌下,擠得根本只能貼在一起。就像三明治,彼此肌膚相挨著,而之後我們馬上就能聽到他們倆的做愛,這下……我腦子裏想到他們做愛,竟然不自覺得縮了下陰道,臭小子感覺到後馬上對我惡心的笑了笑,我皺了下鼻子想揍過去,結果很遺憾我根本沒法活動,而自己的兩片小乳房這會被他們倆捏在懷裏。

「他們倆回公司幹嘛,加班也不是這個時候,靠。」「小聲點,害死人的。」「別告訴我他們要加班,我才叫被害死。」

「你們倆就知道這個,現在想想怎麽出去。」

當我們還在想怎麽收場逃出去時,我發現我的內褲和跳蛋都在桌上,我嚇的讓他們倆趕緊想辦法把它們拿下來。接著就聽到了讓這倆小子驚訝的聲音。

「恩…恩…幹嘛非要到公司咯。」

「在公司才好玩麽。」

「恩,恩,不要老親脖子,我受不了。」

「那你自己把衣服脫光了。」

「哦。」

我們的角度順眼望去,就看到小夏乖乖地在那把衣服脫掉,怎麽他們就挑這麽好的地方,上次那多好,這樣我們能看到他們,而他們如果注意也能看到我們,我要是被發現跟兩個男生做愛……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麽在公司呆下去了。

接著我們看到了小夏可愛的身體,小姑娘小巧的身材,一對飽滿的小乳房翹起,接著看著她趴上桌子,撅著屁股對著我們開始拉開那壞蛋的拉鏈給他口交,我感覺到他們倆的呼吸加重,我陰道裏的陽具開始慢慢勃起膨脹,不怪他們,我看著都有點反應何況小夏的陰部直接對著他們倆。我感到尴尬,一邊是現場直播的性愛,一邊是開始興起的兩個臭小子,想溜出去都難除非我們當他們是瞎子然後大方的穿好衣服走出去。

「恩?對了,你沒發現公司沒鎖馬蹄鎖嗎?」

「對哦,難道走的人忘了。」

我心裏叫苦,該死的小夏,我恨你,幹嘛想起這個,姐姐我現在跟你一樣光著呢。

「算了,估計是忘了,我還是來好好疼下我的小女友吧。哈哈。」「你就知道欺負我。」「才沒有的事,疼你都來不及。」

「啊,你討厭,輕點。」

該死,那個壞蛋抱住小夏直接插進了她的陰道裏,感覺他的陽具好大,插進去得一瞬間我的陰道都不自覺地縮了起來,小夏明顯來了性欲,很順利的就被插了進去。而我的性欲也起來了,這兩個壞小子這個時候也沒忘了撥弄我的乳頭。好吧,我們都瘋了,我的陰道幾次收縮加上他們兩個的做愛畫面,對這倆小子的刺激,他們的陽具在我的屁股底下硬了起來。我的陰道裏也已經分泌出了體液,我的身體被他們推著趴在了地上,我跪趴著身體裏的陽具緩慢地摩擦著我的陰道,我輕輕拍了幾下他們,讓他們冷靜點。

「瘋了啊,趕緊走啦。」

「可是…可是我們都光著,而且…姐…」

「以後陪你們倆瘋好吧,又不是不讓你們。討厭,快想辦法走啦。」「可是……」「受不了你們,先幫我把內褲和那個拿下來。」我們三個慢慢爬到了另外一邊,真的感覺好丟臉,這麽裸著還像狗一樣偷偷摸摸地爬到公司另外一邊,我用力吸著一根陽具,努力加緊插在陰道裏的那一根,讓他們兩快點射出來,我一定是瘋了,這樣我都敢答應他們。逃出公司後,我才反應過來,我的內褲還在公司裏,我壓根沒穿,我只好讓他們先走,想想還是冒險拿回來,我實在很擔心。

在樓梯間裏等了一個多小時,我想他們應該走了吧,悄悄地走回公司,發現我的內褲還在桌上,真是郁悶死,自己真的玩瘋了這次,當我剛剛拿起內褲,突然被人從背後抱住,男性的呼吸就在耳邊。

「你怎麽這麽久才回來,我可要等瘋了。」

「啊……」

天哪,那個壞蛋怎麽還在……而且他什麽都沒穿,他瘋了啊,我的裙子已經被他掀起,他的陽具頂著我屁股,我嚇得什麽都不敢做。

「真想不到哦,你竟然玩得這麽HIGHT ,跟兩個男生。」「啊……不是,是……啊」我不知道我該說什麽,辯解也沒用,他明顯什麽都看到了,我能說什麽。他把手伸進我的胸罩裏,撫摸著我的乳房,開始親吻我的脖子。

「剛才我看到了,看著你的身體,我好興奮,我沒惡意,只是忍不住想……」白癡都知道想什麽,我也不知道該怎麽辦,都被看了這麽清楚了,我該成全他麽,還是拒絕,會有什麽樣的結果,唉……「你放心,你算他們一組的,我不會搶的,就是忍不住。」我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一組?但是我知道也沒法反對什麽,也就放松了身體,他感覺到我的接受後,從後面和我接吻,我和他一邊舌吻,一邊張開腿讓他撫摸我的恥部,他的手輕柔的撫摸著我的陰毛,他很溫柔讓我放下了警惕,感覺不到他是在強迫我做愛,他的技巧不是那兩個臭小子可以比的,很快我的性欲就來了。

「你坐在桌子上吧,我個子高,你這樣不累。」「你輕點,你的好大。」「你怎麽知道,偷看了吧,現在算補償我。」

「你以爲我願意啊,那麽不小心。」

「嘿嘿。」

我們竟然很融洽,我發覺我可能是個蕩婦,竟然這樣的情況下跟別的男人做愛也能很快進入融洽的狀態。他的陽具看著蠻大,其實真握在手裏感覺沒看到那麽誇張,不過也夠粗的。我抓著它,怕它太猛地插進來,因爲我看過小夏和他做愛,我怕弄疼了我,其實那都是杞人憂天,我的陰道早就濕潤了,陰道口張開。他的陽具慢慢地插入我的身體,感覺整個下身都好充實,身體被滿滿地占有了。

「啊……啊……」

「舒服嗎。」

「恩…啊……啊……」

「能跟你做愛真好。」

「啊……啊……不要說這個……」

「我喜歡你陰道的味道。」

「討厭,你占了便宜還賣乖。」

「舒服就好了,又不是要你給我生孩子。」

「啊……啊……你想得到美。」

和他做愛真的很舒服,我的陰道總是滿滿地,G 點總是被准確的插到,我被他抱在懷裏,他一邊插我一邊親吻我的脖子,乳頭,我的性欲不斷高漲。沒多久我就來了高潮,我順從地被他脫去了衣服,我在公司又一次赤裸著身體毫無保留地和第三個同事做愛,我的高潮還未退卻,陰道裏那根堅硬的陽具始終用力的抽插著,有時我躺著,有時我被放到地上,側著身一條腿翹起,有時整個人被壓在桌子上趴著讓他從後面插入,我們不斷的變化著姿勢,我的高潮一次次的到來。

「你…啊……啊……你不要再舔我的乳頭了。」「怎麽了?」「我又要來了,我撐不住了。」

「呵呵,第幾次了?」

「啊……啊……用力,恩,就這樣,啊……啊……第五次了啊。」「喜歡和我做愛嗎?」「恩……喜歡。」

「那以後希望你不會拒絕我。」

「我…我……啊~ 我不知道,啊……啊……」我又一次高潮,我幾乎虛脫地趴在桌上,桌上和地上全是我的體液。

「我喜歡,以後我會答應你,求你了,快點來吧,我不行了。」「恩,我努力了。太喜歡和你做愛了。」「恩…恩……我也喜歡,我喜歡被你插,喜歡被你插我的陰道。」我只能靠語言來挑逗他,希望他快點射精,射進我的陰道裏,其實我確實喜歡上和他做愛了。夜裏,我被他抱著送回家的,我真的一點力氣都沒有了,一個晚上數次高潮,我虛脫了,我的內衣都被他拿走了,我真空地回到了家裏,勉強爬上樓,走進房間換了個衣服我就睡著了,我實在沒力氣去洗澡了,在夢裏我還感覺自己的身體被他和他們插入一樣。

放開了自己,放開了界限,也就談不上底線,這是之後另一個同事說的,我不知道該怎麽辯駁,我一次次的將自己脫光,陰道裏插入一根根本不該進入身體裏的陽具,子宮裏被播散下罪孽的精液,我有時睡夢中被深深的內疚所驚醒。想哭,但不知道該爲什麽哭,是我把自己帶入這個罪孽般的深淵卻又如此坦然的將自己的身體裸露給男人。

洗澡的時候,自己靜靜的站在鏡子前,看著自己的身體,談不上任何的性感,天生就瘦的身體可以說看著瘦弱,沒有肉,胸部幾乎沒有,配上清秀的臉,典型的江南女子,談得上漂亮的就是自己的屁股和大腿,有著不錯的弧線,屁股很軟有彈性,可是總會招惹男人。

現在的生活是我和四個男人發生關系,自己的男友,同組的兩個小弟弟還有一個壞家夥。對著自己苦笑一番,我一直沒覺得自己的性欲會很強烈,一年不做愛都可以,可是現在卻總是下身濕潤,每次做愛都會來三四次高潮,弄得自己身體發酸,卻總是感覺需要。

「喂,哪位?」

「不是吧你,我的手機沒都不存啊,好丟臉啊。」「啊,王靜啊,我沒看手機,還沒起床嘛。」「呵呵,好吧,出來喝東西吧。」

「哦,好吧,那哪見?」

「城北的星巴克吧。」

「好。」

洗了澡,我出門了,昨晚和男友打了一通電話,又失眠了,心裏內疚,出去走走也好,周末給自己散散心。除了工作的充實外,能經常做愛讓我喜歡去工作,一到夜裏我就偶爾被這種感覺所困擾,是的,我內疚,我怎麽就成了這麽淫蕩的女人。

「幫你點了咖啡和蛋糕了。」

「謝謝啊。」

「呵呵,正好周末休息下,想你咯。」

「得了吧你。」

我一邊吃著東西一邊從王靜的嘴裏聽到了讓我吃驚的八卦,她說起了我們公司的一個美女,蒲秀玲。

小蒲很漂亮,身高有170 公分,長相有種說不出的味道,王靜自認自己都沒法跟她比女人味,加上身高和玲珑有致的身材,絕對是整個公司排的上名的美女,據說曾經深圳一同事瘋狂的追了她一年多。但是我們都沒想到,她經常出去應酬公司的VIP 客戶,是用她的身體去陪,同時也是我們老大的情人。

我心裏蠻震撼的,公司裏知道有跟同事發生性關系就有三個,當然包含我,總共不過十來個女人,比例也高了點吧,我看著王靜有點不好意思起來。

「知道嗎,他們開會哦,她不是經常進去,貌似在裏面奔放诶~ 」「不是吧,那也太奔放了,我們可都在外面呢。」「我聽說的,鬼知道哦。」「那你下次開會的時候,我就偷偷看下,看看你有沒有去奔放。」「诶,告訴你這個,不是讓你來惡心我的啊~ 」「哈哈~ 」……

我是蒲秀玲,是的,我就是他們倆八卦的那個女人,這個公司裏的事,我太清楚了,呵呵。很偶然的,我知道了全部事情,只是我不能說,小夏、小俞包括其他的人,我多多少少都知道,因爲我是這個事情的起因。想想真的很奇妙,我竟然是這個漩渦的起點,我算不算也是受害者呢?我也不知道,至少我和他們都沒有對這事反感,算是安慰吧。

我從念書開始就離開家在外地生活,家裏談不上困難,不過比較懂事的我在大學所在的城市裏找兼職養活自己,只是不想總讓父母養我。師大這種女生多的學校,說到底總是比較爛,對,爛在根子上,學姐帶壞學妹,學妹成了學姐後又帶壞新的學妹。

很偶然的,我被一個很要好的學姐給帶壞了,我和男友分手後,碰上點事,兼職工作也沒有了,學姐帶我入了「兼職」這行,對,就是偶爾出來做做妓女,好聽就是「兼職」,難聽就是妓女。

我其實不喜歡,和陌生人做愛讓我起初很反感,我做過模特兼職,身材相貌俱佳的我,怎麽都躲不過這樣的騷擾,爲了錢也只好忍了,可是之後就莫名其妙的會同意學姐的建議,做起了「兼職」,我不常做,偶爾出去一兩次,一次2000,比我做模特時來錢快,當我錢夠用了,或者正職有安排的情況下,我重來不出去。畢業了,我也留在了這個城市,自己一個人打拼,沒有男友,幾個對我不錯的熟客對我念念不忘,心軟吧,偶爾還是會接待他們下。

一次熟客說介紹個很要好的朋友找我,人也很好,讓我不用擔心,我實在推脫不過就答應了,但是讓我卻後悔無比當時,那個介紹給我的人是我的老大……在訂好的酒店裏,進門那一刹那,我愣住了,他也愣住了,但是沒得回頭了,我只好默默地關上門,坐在椅子上,我沒想到我接的單子竟然是他。自己的老大,每天都在公司見面,現在被他知道了我在「兼職」,我有什麽好說的,明天估計就要辭職了吧,挺好的一份工作可惜了。坐了一會後,我打算跟他說我不做了,他突然起身把門鎖上了,我知道我沒得拒絕了,男人都一樣。

我默默的站起來看著他,他對我笑了笑,讓我放松,開始慢慢談起來,不過談的話題都是避開敏感的事,老大就是老大,聰明老練,我也逐漸放松了。他在那說,沒想到他也是個色狼吧,我笑著說,男人都一樣,只是程度不同罷了。

他看我放松下來了,就示意他先去洗還是我們一起。我想了下,反正他已經知道我是兼職了,我也不想讓別人知道我這麽糗,我打算一會告訴他,請他保持沈默,打定主意後也就放開了,按平常的規矩,我和他一起去洗,他現在不過是我的客人而已。

我脫光了自己,將自己引以爲豪的身材展示給他,他愣住了,很正常,我的胸部有D 罩杯,纖細的腰身加上上翹的臀部,當年可是做過內衣模特的,我沒有遮住自己的任何一個部位,乳房、下身,將自己展示給他看,他帶著粗重的呼吸聲脫下了衣服,我們走進浴室,我開始爲他沐浴,他貼近我的身體,感覺到他勃起的陽具頂著我的陰毛,我溫柔地搓著它,將它清洗幹淨。我自然的張開我的腿,讓陽具的龜頭輕輕摩擦著我的陰部,讓它感覺到陰部的溫潤。

之後我們各自裹著浴巾走出浴室,他遞了聽可樂給我,我們各自坐著聊天,我這種「兼職」不講究時間,說好一次是多少錢,客人射一次就算完,我們可以聊天,可以吃飯,時間到高潮那一刻。

放下心結就淡然很多,就當是我的客人,我們彼此聊天著,他不是我老大,我不是他下屬,我不用怕他什麽。了解到我的服務項目後,他表示沒想到我這麽放得開,我笑笑說還好了,現在大家做愛不是都差不多,對,我可以口交,正常性交甚至肛交,我的屁股是被一個客人開發的,現在我已經很習慣肛交了。

我們慢慢坐到床上,我解開自己的浴巾,靠著他的大腿低頭爲他口交,我突然發現原來這種被人知道秘密後的做愛讓我還有點刺激,我的陰部開始潮濕了,他撫摸著我的身體,我吞吐著他的陽具,親吻著龜頭,它一直都保持著勃起,光看著我的裸體都夠刺激它了,我對自己的外貌很有自信,曾經一個客人想讓我做他的二奶,我實在沒興趣用自己的身體來換來生活上的優越,那不是長久之計,也不是我所喜歡的,雖然我做「兼職」。

逐漸他忍不住了,讓我躺下,問我可以看看陰部麽,我笑著他是不是要玩69,他眼前一亮,接著我趴在他身上將自己的屁股對著他,扶著他的陽具爲他口交,讓他欣賞我的陰部,我的陰部因爲性交比較多陰唇開始有點黑了,不過幸好沒有變形,因爲年輕吧。他用手指輕輕地壓著陰蒂開始按摩,我收縮著我的屁股,快感從下身傳來,今天我比較興奮,感覺起來的很快,我忍不住伸出一只手把自己的屁股掰開,讓他看得更清楚我的屁眼和陰部。

我開始哼出聲,性欲在逐漸高漲,我感覺到自己的陰唇張開,他的舌頭伸入陰道裏攪動,我忍不住坐起身縮緊我的屁股,雙手開始撫摸自己的乳房,我的乳頭勃起在我的指間轉動,我咬著嘴唇,這樣下去我估計會先來高潮,他的技巧挺不錯的,我馬上就進入狀態了。

他拉著我的手,讓我撫摸他的陽具,我一邊撫摸著一邊還是忍不住揉捏著自己的乳房。他開始用手指在我的陰道裏轉動,馬上他摳到我的G 點,慢慢地摳動著。我撐不住了,開始叫出聲來並扭動著我的屁股,感覺得到我的陰道裏不斷著流出液體,他沾了些液體開始在我的屁眼上劃動,我不自覺得收縮了幾下屁眼,我半坐著,陰部和他的臉保持一定的距離,雙手撐著床,我已經開始沒力氣支撐自己的身體。

我開始主動要求他來插我,我感覺到身體裏的迫切需要,做愛這方面我比同齡的女生來的成熟,閱曆畢竟比他們豐富太多了,和不同的男人,只爲了錢而做愛,滿足對方的性欲將自己的身體脫光,暴露自己秘密的陰部,讓他們玩弄我的身體,插我身上可以插入的三個洞,我早已不自覺得成爲了一個性欲上比較強烈,床上比別人放得開的女人。

他讓我趴著撅高屁股從後面插入,這樣可以一邊插我一邊撫摸我的乳房,這成了我們之後最常用的姿勢,我的屁股翹著很性感,兩個飽滿的乳房擠滿他的手,每一下從後面插入,他都能插得很深,我放縱著自己的性欲,放縱著自己的叫床聲。

我們同時來了高潮,他的陽具沒有拔出全數射進了我的子宮裏,他趴在我的身上,雙手壓在我的乳房下,我們就像情人般接吻吮吸對方的舌頭,享受高潮的余韻,我還挺滿足這次做愛的,我們就這麽疊在一起聊了會,我起身洗澡在他的面前穿好衣服,我笑了下調皮地和他說要保密,他揉住我捏著屁股說肯定,以後還會經常找我的,我告訴他,我偶爾兼職而已後淡淡地走出了房間,看來我又多了一個長期的老主顧。

本文章由 admin 于2013年07月19日發布在援交成人小說區分類下,
+複制鏈接 轉載請注明:騷亂公司-援交|援交妹|台北台中援交
關鍵字:,

好援交妹就要一起分享!

更多援交妹

評論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