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總數:725篇 評論總數:2092
當前位置:首頁 > 援交成人小說區 > 正文
建站日期:2013.5.1 運行天數:17488 天 最後更新:2017-11-14
奪走了小姨子的貞操 已關閉迴響。

奪走了小姨子的貞操

2013年08月11日 | 作者: admin | 分類: 援交成人小說區 | 

那天晚上,妻子值夜班去了,一個朋友正好要請我吃飯,我也就這樣打發了無聊的光陰。吃完晚飯,已是晚上十一點鍾了,我沒有和朋友一起去尋開心,而是一個人回了家。酒雖然不多,但有點暈暈糊糊的。
打開房門後,一看發現客廳裏竟然放著一輛自行車,仔細一看,就知道是我那小姨子的。原來我這個小姨子剛參加工作,和同事一塊住在單位分的宿舍裏,由于條件不是太好,而我家的臥室又空閑了一間,所以有時她也常來我家裏住。
小區內沒有存放車子的地方,爲了防止自行車被盜,因此每次來都是我幫她把自行車搬到到樓上來。
看了看緊緊掩閉著的小臥室的門,我知道她可能已經睡了。
于是我盡量將電視的音量放得很低,也沒什麽有意思的節目,感覺十分無聊,加上頭有些暈,就關了電視上床睡了。也不知過了多久我醒了,看看表才一點多鍾,有些尿意就起身要去洗手間,猛然想到家裏還有一個人,就放輕了腳步。完事之後,再回到床上,卻怎麽也睡不著了,思緒也漸漸紛亂起來。!想想我這個小姨子,今年也才只有十九歲,天生的一幅美人胚子,不僅身材高佻,而且眉清目秀,性格開朗,和我倒是挺能合得來的,我也常常陪她下下跳棋什麽的,我也是把她當一個小孩子看。但是近來她隨著發育的成熟,變得越來越有女人味了,胸部開始變得越來越豐滿。
有時看著她身體的變化,我竟然有時會産生莫名的沖動和想法,但很快那種罪惡感又會讓我自責和不安,並爲自己龌龊的思想感到羞恥。
記得有一次我和她下跳棋,當時她來時正趕上下雨,衣服都被淋濕了,就換上了我妻子的一件連衣裙,當時我和她面對面坐著,她在暝思苦想著下一步棋時,不免深深低下頭去,由于裙子開領很低,這一來,我從她胸頸處可以直看進去,真是酥胸半露,深深的乳溝讓我充滿了無盡的暇想。
我看得有些出神,竟然被她發覺了,她一張俏臉羞得象塊紅布,忙用手握住了衣領,我也窘迫得有些無地自容,當時兩人特別尴尬,而那次以後,她也好象有一段時間沒來我家裏。
我這樣胡亂想著,想著我小姨子俏美的樣子,想著她每次不經意間的一個動作所引發的她那妙乳的微顫,想著她越來越翹的美臀,竟然無可抑制自己的欲望,連下體竟然也漸漸硬挺起來。
猶如鬼使神差,我迷迷糊糊地就起身,走到她的臥室門前,靜靜地站立了一會,然後輕貼在門上細聽,似乎隱約能聽到她均勻的熟睡的呼吸聲。我試著用手去推臥室的門,沒想到竟然應手而開,嚇得我忙又輕輕將門帶上。
站在那兒好一會,心跳得厲害。欲望和倫理道德觀念的沖突在心中激蕩,抗爭。我是一個家庭和倫理觀念很強的人。
但那一刻,我知道我的欲望最終戰勝了理智,黑夜和這樣一個男女獨處的境況,讓欲望很容易地滋生。"
我大著膽子再次去把門輕輕推開,蹑手蹑腳地走進去,站在她床前,借著夜色發現她正躺在床上靜靜地睡著,一股少女所特有的馨香沁入我的鼻內,我一陣暈眩,我緩緩地走近她,伏下身來,借著夜色,隱約可看到她的白白的胳臂伸到被子外邊。
我慢慢地將罪惡之手向著她伸過去,輕輕地拂弄她的秀發,她好象輕動了一下,我嚇得趕忙停下來,但她仍在睡夢中,于是我的手開始向著她的胸部移動,隔著一層薄薄的被子,我的手終停留在她的胸上。隨著她胸部的起伏,我輕輕地在那兒撫弄,很快我不能滿足于這樣,于是手從被子下再次伸進去,等再次觸及她的胸部時,發現她並沒戴乳罩,只穿了件緊身的背心,這樣隔著這層背心,我能很清楚地感覺到她那對美乳的綿軟和渾圓。我不敢過于放肆,只是用手心輕輕在她的乳峰上拂過,但那豐乳已是不住地在手下顫跳,沒幾下,就感覺她那原來象米粒大小的乳頭竟然漸漸漲硬起來,我不禁一陣狂喜,依我的經驗知道那是她有了反應。
于是我手下開始加力,並按住了那對美乳輕輕地揉搓按壓擠弄,甚至用手指尖輕輕撥弄她的乳頭,那乳頭越來越大,漸漸漲得象是兩粒葡萄一樣,圓圓的,硬硬的。
我進一步將她的內衣輕輕掀起,借著夜色仍能發現那對白生生的雙乳就好象是猛地從裏面蹦出來一樣動人的跳顫著。我輕輕握在手中,盈盈滿手,光滑細嫩,綿軟如絲。
憑感覺就知道那絕對是上等貨,我貪濫地用手揉搓了一會,終于忍不住伏上去,用口輕輕含住一只吸吮起來。就在那一刻,我感覺她好象嬌軀顫一下,我忙停下來,但她並沒有醒過來的樣子,于是我大著膽子,再次吸著,感覺有淡淡的乳香。
不一會,她好象是夢呓一樣發出了含混不清的唔唔聲,並不時嬌體扭動著,此時,我正在興頭,卻顧不得這些了,只管輪番吸弄著她的雙乳。這時她卻猛地醒過來了,那時我正趴壓在她身上,她緊張地嬌叫著:“你..你…別..快下來。”說著拚命地想用手推開我。
我死死地壓住她說:“蕙兒,我…別動..姐夫真的受不了了…救救姐夫吧…姐夫會讓你舒服的。”說著按住乳房一陣狠揉猛壓,她想擺脫我的進攻,但終久沒我力量大,再加上我瘋狂的襲擾著她的乳房,很快她全身漸漸癱軟下來。
只是口中斷斷續續地說:“你,姐夫,求你了,你..你..啊..別這樣,快,快停來下,你是我姐夫啊.啊..啊..”
我邊在她的乳胸上輕薄著,邊安慰她說:“好蕙兒,姐夫真的是忍不住了,誰讓你這麽迷人,讓姐夫好好摸摸你..啊,好美的乳房,好大,軟,真香…..”這樣說的手口並用,約過了有十分鍾的樣子,我就感覺她全身開始發燙,乳頭漲得越來越硬了,並且她的嬌體竟然有時輕輕地扭動著,口中更是不時發出壓抑的迷人的嬌哼聲。我知道她已被我這陣挑弄給弄得春情泛動,于是邊撫摸著她的嬌軀邊說:“蕙,姐夫摸得好不好,現在感覺舒服嗎?”
她並不出聲,只是雙腿開始不住開合著,我的手順勢在她的光滑豐腴的美腿上撫摸著,偶爾從她的股間那神秘處輕輕劃過,而那時她都是全身一陣嬌顫,我感覺她那兒柔軟豐滿,于是禁不住誘惑,將手輕輕放上去,輕輕地揉動,她口中嘤地叫了一聲,想將雙腿夾緊,阻擋我的進一步侵犯,但我很輕易地就將她的美腿分開了,用手指在她的暖溝中輕輕地滑動。
她不住地嬌顫著說:“別這樣..姐夫…你..啊..快別這樣…好難受…”
我趴在她的耳邊低低地說:“美小姨子,你那兒真軟和,象個小蜜包,不知道弄起來會有多麽銷魂..來.別害羞,讓姐夫摸摸…”說著,從她內褲邊上伸進手去,才一觸及那生滿森林的地帶,就覺得濕漉漉的。
我喘著粗氣說:“蕙兒,你那兒都流出水來了..”
她羞得猛地用手將臉蛋兒捂住了,低低地說:“羞死人了…”
我不由分說,飛快地將她的內褲扒掉,然後也將我的衣服盡數褪去,一下子趴壓在她的身上,將她抱在懷裏說:“好小姨子,姐夫愛死你了。”說著,胡亂親著她的臉,她拚命躲避著,但我的手並未閑著,在她的雙乳上用力揉搓著,不時捏住乳頭提拉,撚著……
然後又用口戲弄著她不斷跳躍著的雙乳,不一會,她雙腿再度張開,我趁機將我的雙膝放在她的雙腿間,將我早已硬挺的肉棒對准了她的隱秘處,輕輕貼了上去,她猛地一顫,我用一只手握住肉棒對准了她的蜜洞,用龜頭將她的兩片花瓣向兩邊分開,然後在兩片花瓣的包裹中輕輕地抽動,馬上發出滋滋的水聲。
她全身繃得緊緊的,口中低低地呻吟。
龜頭很快被磨得麻癢無比,隨著這樣的摩擦,她那小蜜穴裏湧出越來越多的粘液,而她這時也被我挑弄得不住嬌軀顫動,嬌呻連連。我見時機差不多了,就試著從蜜洞中處向裏挺進。.
她猛地將腿夾緊說:“姐夫,放過我吧,我…你.啊…”我說:“蕙兒,姐夫會好好弄的,會輕點,會讓你很舒服的..”說著,仍舊向著裏邊挺進,雖然此時那兒已是水液泛濫,但還是感覺小穴太緊了,每進去一點都有些困難。這樣進進退退,再加上反複摩擦,好不容易進去了一少半,就感覺到了一層膜樣的東西擋住了我進一步插入,我知道那是女人最寶貴的東西,一想到這麽美的小姨子很快就被我開苞,我一陣興奮。
我剛想試著給她頂破那層膜,才一用力,她已是連連哀叫說:“啊..好痛.姐夫..快停下來.啊.真的好痛..” `
我忙停來,她這時已輕輕地嗓泣起來了,我忙哄她說:“只痛一點點的,很快就好了,來,姐夫會輕一點的。”說著,開始吻她的嘤唇,摸她的美乳。
很快感覺她全身松馳下來,我又開始將肉棒輕輕輕地抽動,滋滋的水聲格外動聽。我低低地說:“你聽,真好聽,蕙兒,你的小穴水真多啊..”她這時大概感覺好了很多,將臉埋進我的胸下,雙手不知何時已輕輕地抱著了我的腰。
我說:“蕙,別怕,女孩子總會有這麽一天的,讓姐夫幫你好嗎?”
她竟然默默地點點頭說:“姐夫,你要輕點啊…人家真的好怕..”
我說:“別害怕,姐夫會好好疼你的,來..”說到這兒,我對准了她的蜜巢猛地一挺腰,只聽卟滋一聲,肉棒一下子穿透了她寶貴的處女膜,直沖入她溫暖的花徑深處去了。
她痛得長長地哎呀一聲說:“痛死我了..”
很快有帶著哭腔說:“你好壞,這麽痛啊,壞死了..”
我停下來,愛憐地親著她說:“好了,一會就好了,姐夫已經給你穿破了,很快就不痛了,待會兒你就知道姐夫有多麽好了。”說著,含住她的乳頭輕輕吮著。
這樣約有五分鍾,感覺她的穴內不斷有熱流湧出,而她也漸漸放松下來。我問:“好點了嗎?”她輕輕點了點頭,我試著輕輕抽動,她先是緊張地雙手緊緊抓住我的雙臂,但大概沒有想象中的那樣痛了,就慢慢松馳下來。
我開始漸漸加力,肉棒弄得越來越深,她那處女的嫩巢緊緊地包著我的粗硬的肉棒,再加上水多,裏面又是那樣溫暖潤滑,弄起來特別舒服,幹到妙處,我不禁輕哼出聲來。
她低低地問:“怎麽了?”
我猛地抱住她說:“蕙,你不知道,你那寶貝弄起來有多麽美妙,夾得好緊,水又那麽多,熱乎乎的,姐夫弄起來真是舒服死了,姐夫從沒有弄過這麽美的嫩穴,蕙,姐夫真是好有豔福吧,來,姐夫要好好弄弄你這小嫩穴。”
說著,開始有力地向著她的嫩穴頂插,合著股股湧出的粘水,只聽叭滋叭滋的插穴聲。
而這時,我那初經人事的小姨子似乎也早忘記了先前的羞澀感和罪惡感,被我一陣猛插狂弄,大概只感到銷魂了,雙手摟住我的脖頸,雙腿更是竟然反過來盤住我的腰,下體一下下向上挺擡著,迎合著我每次的插入。
我邊插著邊問:“蕙,姐夫的美姨子,姐夫弄得你好嗎?小穴被弄得舒服嗎?”想不到她竟然低低地嗯了一聲,這樣的兼職援我可從來沒遇到過。
看到她終于第一次很愉悅地接納了我的侵犯,我更是盡情地在這美姨子的身上狂蕩著,肉棒在她嬌嫩如花的蜜穴內縱橫馳騁,粗圓的龜頭一次次直搗向她的花心深處,發卟卟的悶響,她全身不住嬌顫,嬌喘連連,發出迷人的嬌叫。
就這樣我這小姨子先是含著羞澀接納了我的侵犯,然後又熱烈地迎合著我的狂野的摧殘,最後在飄飄欲仙中被我帶入極端快樂的頂點。
這一夜,我整整讓這個俏姨子銷魂了四次,這還是怕她是第一次,經不住折騰呢!

本文章由 admin 于2013年08月11日發布在援交成人小說區分類下,
+複制鏈接 轉載請注明:奪走了小姨子的貞操-援交|援交妹|台北台中援交
關鍵字:

好援交妹就要一起分享!

更多援交妹

評論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