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總數:725篇 評論總數:2092
當前位置:首頁 > 援交成人小說區 > 正文
建站日期:2013.5.1 運行天數:17488 天 最後更新:2017-11-14
表姐的爱 已關閉迴響。

表姐的爱

2013年08月14日 | 作者: admin | 分類: 援交成人小說區 | 

時光荏苒,轉眼間,事情已經發生了五年,每到周末,它就會像一個魔咒,不停地誘惑我,每到這時,我的心理又有愧疚,又有一絲絲期盼,有一些害怕,還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韻味,但是最後,獸欲總能戰勝我的理智,我操了我的表姐,而且在這五年裏,不止一次的發生不倫的關系,並一直保持到現在,這些話我一直憋在心裏,今天把它寫出來,跟大家分享。

  我叫李華,今年25歲,一米八三的身高加上黝黑但帥氣的臉龐,使得喜歡在籃球場上揮灑汗水的我並不缺少小姑娘的追求,她們有的成熟,有的青澀,有的開放,但是我從來沒有拿正眼看過他們,我有自己的女神,對,就是我的表姐,從小就是表姐小跟屁蟲的我,對表姐有種莫名的依戀,所以看見姑娘,我總是愛把她們和表姐比較,之後發現她們黯然失色,所以在和表姐發生關系之前我還是處男,這導致了有些人都開始懷疑我的性取向,我沒有跟任何人包括最好的朋友解釋過,因爲我愛的是一個我不該愛的人。

  表姐今年32歲,結婚已經將近十年,但歲月並沒有在她身上留下多少痕迹,一米七多的身高,高挺的雙峰,常年去做瑜伽的她保持著不輸于二十多歲清純小姑娘的身材,相反歲月還帶給了她小姑娘們所不具有的少婦的成熟與妩媚。常年穿職業套裝的她,在街上的會有率頗高。就是這樣,我淪陷于表姐的溫柔鄉,身體一次又一次的背叛理智,和表姐發生了不倫的關系。

  高考結束,我義無反顧的報考了表姐所在的城市,美其名曰:“周末還能去表姐家改善生活。”其實,是想經常去表姐家看見表姐,看見她我就開心了。

  “喂,老弟,明兒幹什麽啊?沒事兒啊,那來我們家呗,你姐夫也不在家,你陪我去逛街啊?嗯,好,明兒見。”這是我開學後的第一周。第二天,我大早上起來就去發廊洗頭吹頭,然後穿上新買的運動服,坐車到了表姐家。

  叮咚!“難道沒人?不應該啊。表姐讓我今兒來的”。在門口按了半天門鈴都沒有反應的我剛要走,裏面傳出了一個慵懶但充滿了磁性的聲音:“老弟嗎?等一下啊 。”過了兩分鍾,表姐穿著睡衣打著哈欠開開了門:“怎麽這麽早啊。我還沒起呢。”“老姐有約,哪敢晚啊。”表姐徑直走進了洗手間:“你先去屋裏坐會把,別嫌亂。”過了一會兒,表姐出來了,戴著一副黑框眼鏡,見了我明顯一愣:“喲,老弟,好久沒見帥多了哈,不是小時候的邋遢大王啦。”我站起身子,一邊撓表姐癢癢,一遍說:“你也不說想你的小兵,過年也不會去看看,有了姐夫就沒了弟是吧。”姐姐最怕癢,一邊躲,一邊笑著說,:“不是忙嗎,可想你了呢。”鬧著鬧著,表姐的睡衣開了點,我看見表姐蓬松的睡衣下兩顆白花花的大奶子,仿佛還看見了兩顆紅嫩嫩的小奶頭,不覺間呆了。表姐正嬌笑著跟我玩,見我不動了,順著我的目光往下一看,臉一紅,趕忙一拉衣領,這是我也回過神來,尴尬的笑道:“什麽都沒看見,什麽都沒看見。”可能是因爲剛才的緣故吧,我和表姐都不太好意思。相對無言,表姐率先打破了沈默:“去。出去,老姐換身衣服我們就去逛街。”

  去逛街的路上,我跟表姐聊了好多,我們好像忘了剛才的尴尬,聊他最近的生活,當我問爲什麽不叫姐夫陪他來買衣服時,表姐神色有些黯然:“哎,你姐夫啊,天天忙的要死,哪顧上陪我啊。”“沒事兒,不還有我呢嗎。”在路上她姐倆姐夫一個電話,苦笑著對我說,:“看,你姐夫又不會來了。”我安慰了她幾句,說忙也是爲了她,晚上,我們逛的筋疲力盡的回去了。

  “晚上別走了,在我家住吧,你姐夫也不再,我晚上自己一個人也害怕,你等明兒晚上再走。”

  “啊?方便嗎?”“有什麽不方便啊。小時候你天天來我家不愛走你忘了?”聽著表姐的話,想起了小時的快樂時光,我欣然答應了表姐的提議。

  晚上我睡在了小屋(表姐住的屋是大屋),睡著睡著,被一股強烈的尿意憋醒,我迷迷糊糊的起來,經過表姐的房間的時候發現燈還亮著。當時我也沒在意,去廁所噓噓的時候,突然看見洗衣籃裏表姐換下的絲襪靜靜的躺在那裏。一種強烈的欲望沖走了我的睡意,我拿起表姐的絲襪,放在鼻尖,一種淡淡的汗味充斥在我的鼻子。我忍不住把絲襪套在雞巴上路了兩下,突然泛起了一股強烈的偷窺的欲望。

  我蹑手蹑腳的走到了表姐的房門前,把耳朵貼在了房門上。嗡,嗡聲音伴著淡淡的低吟聲進入了我的耳朵。我忍不住把房門推開一道縫,裏面的春色讓我驚呆了,只見表姐撅著屁股趴在床上,一只手摸著自己的奶子,濃密的陰毛下有一條粉紅色的線。表姐的雙眼緊閉著,嘴裏還不停的呻吟著,“表姐在幹嘛?”看到此情此景,我的腦子嗡的一聲,胯下的巨龍也盎然而起。表姐可能太專注,並沒有發現我的偷窺。我悄悄的關上了房門,回到了我的房間,腦子裏表姐淫蕩樣子在我腦海裏揮之不去,那夜我想著表姐的樣子瘋狂的手淫,射了三次才昏昏睡去。

  那以後,我好幾周沒有再去表姐家,因爲我害怕忍不住會發生些什麽不該發生的事情。每次表姐打電話邀請我我都找借口推脫,直到這周表姐生日,讓我沒法在找借口。我心虛的來到表姐家,表姐做了一桌子飯,和我一起等待著姐夫下班。六點。七點。八點半電話聲才緩緩響起,:“喂,老婆,小華在吧,今兒公司開會,我回不去了,對不起。我知道今兒是你生日,可是,真的忙嗎。改天好好補償你,就這樣,再見。”放下電話,表姐強顔歡笑的跟我說:“沒事兒。我們先吃吧。”看著表姐悶悶不樂的樣子,我心裏酸酸的。“我們喝酒吧,一醉解千愁。”我提議。“我怕你丟人。我可是很厲害哦。”就這樣我跟表姐喝酒喝了好多,喝著喝著表姐就哭了,說姐夫也沒時間陪她,我也不來,她好孤單什麽的。聽著表姐的話,我腦子一熱,一把抱住了表姐就向她嘴上親去,表姐像是吧诶我突然的舉動嚇到了,直到我的舌頭伸進了她的嘴裏才開始掙紮,:“老弟,你幹嘛?放開我,我是你姐姐。”“我喜歡你,我一直都喜歡你。知道我爲什麽沒對象嗎,因爲我愛你。”我一邊親著表姐的脖子,一只手摟著表姐的腰,一只手摸上了他的大奶子。“你在胡說什麽。我是你姐姐。我比你大七歲。”表姐一邊掙紮,一邊推我。可是她一個女孩的力量怎麽能跟我一個大男子漢比,很快她就沒勁了,被我壓在了身子下。我三下五除二的剝開了表姐的上衣,一對雪白的大奶子蹦了出來,我一只手抓著奶子,一只手按著表姐,低下頭親著表姐的奶子。表姐的反抗這時已經不那麽劇烈。親了一會兒我已經不再滿足于上半身,我開始扒表姐短裙下的小內褲,終于,我再一次看到了表姐的小穴,粉嫩的小穴上有種淡淡的尿騷味,幾根陰毛害羞的彎曲著。我扒開表姐的小陰唇一只手摸了上去,入手一片滑膩。“原來小穴是這樣的啊。跟黃片裏的不一樣,比黃片裏的好看多了。”我心裏想到。此時此刻,我的理智再也無法壓制我對表姐的占有欲,我迅速脫下了褲子,把早已漲的發疼的大雞吧放了出來,一下子頂在了表姐的陰道口,這時候表姐好像會過了神,又開始掙紮:“你是我的弟弟,你不可以插進來。要不然天理不容。”這是的我哪能聽的進去那些話,一股勁兒的往裏塞,可是表姐的腰一直扭動,我怎麽也插不進去,我一生氣,就把大雞吧狠狠往前一頂,這下好像弄疼了表姐,兩行淚珠掉了下來。看到表姐的樣子,我心一軟,緩緩從表姐身上下來“表姐,我以爲你也寂寞,也需要個男人陪著你,因爲上次我看見你手淫,本來我愛你,我不想打擾你的生活,可是看到你如此不開心,姐夫不能給你的,我給,我愛你,我願意一直在暗處,陪著你。現在看來是我多想了,對不起,是我不好。”聽著我的話,表姐的身體一僵,扭過頭看著我,我們就這樣對視著。突然,表姐像是想通了什麽,緩緩轉過來,像是下了決定一般,頭低了下去,我感到下體進入了一個暖暖的地方,低頭一看,表姐已經把我的雞巴含到了嘴裏,從來都只手淫過的我哪裏經過這陣仗。三兩下,大雞吧又硬了起來,姐姐繼續親著,過了三十秒左右吧,我感覺到了很強的射精欲望,姐姐仿佛感覺到了什麽,說,:“想射就射出來吧。”“可是,你不是不願意這樣嗎。”“我想通了,人這一輩子,開心就好,只要你不嫌我老,我們不說,又有誰會知道呢?”聽著姐姐的話,我再也忍不住,一股濃濃的精液噴灑而出。咕噜,姐姐竟然喝下了我的精液。“還是小處男啊,來,我們進屋,老姐讓你知道什麽叫做女人。”說著拉著我的手走進了房間。

  進了房間老姐把台燈調成了昏昏暗暗地顔色,緩緩褪下了淩亂的衣服和裙子。卻留下了絲襪,我呆呆的不知所措,剛才的沖動不知所蹤。表姐看著我呆呆的樣子,撲哧一笑,:“小笨蛋,來,親親姐姐的奶子。”我體內像是什麽東西被喚醒了,瘋狂的按到了姐姐,瘋狂的揉著姐姐雪白的奶子,看著它在我手中變化著各種形狀,胯下的巨龍仿佛又要擡頭。“啊。輕點揉。疼。”聽著姐姐細聲軟語,我的大雞巴再一次驕傲的擡起了頭。仿佛吃驚于我強大的恢複能力,姐姐說:“來,趴在姐姐身上,親親姐姐下面。笨蛋,你這樣我怎麽親你的下面啊?你調過來。”就這樣,我跟自己的表姐玩起了六九,我學著黃片裏的樣子親著姐姐的下面。而我發現每次親到姐姐的陰帝的時候,姐姐就渾身一顫,吞吐的也更加用力。過了兩三分鍾吧,姐姐仿佛忍不住了,說:“你下來,插進去好不好?”聽到姐姐的話,我如同聽到了天籁,趕忙下來,把姐姐包裹在絲襪中的美腿扛在了肩上,大雞吧對准小穴就是一頂,沒想到一下子滑了出去,可能是太著急,插了三四下,都沒插進去,姐姐撲哧一下:“來,姐姐給你引路。”說完,緩緩抓著我怒張的雞巴放在了他的陰道口,:“插吧。別太用力。”我腰往前一頂,感覺自己的雞巴被一個濕濕的,軟軟的,暖暖的地方包圍了,緊緊地陰道裹著我的雞巴有些難受,只有抽插才可以減緩那種難受的感覺,隨著我雞巴的全根沒入,姐姐一聲歎息:“啊……好大。好充實,從來沒有這麽……啊……這麽充實過。你快動動啊,啊……我受不了了。”聽著姐姐淫蕩的話語,我瘋狂的抽插了起來。

  “啊……用力,使勁,啊……好舒服……啊……好久沒有被大雞吧操了,真東西果然比那些涼涼的東西好啊。”“啊……姐姐,原來操逼就是這麽樣啊,好舒服,你的小嫩逼好緊,夾得我好舒服。”姐姐的小嫩逼好像有靈性一般,我每次插進去的時候就會稍微放松讓我插得更深,我拔出去的時候它仿佛不舍,狠狠地夾著我。由于興奮加上剛才口交和我經驗少的原因,我很快就精關大開,一下子射到了姐姐的陰道裏。

  “對不起,姐姐,我沒忍住,我不小心射了。”看著姐姐有些意猶未盡的樣子,我有些忐忑。

  “沒事兒的,第一次能做這麽長時間已經很不錯了,姐姐很舒服。從來沒用這麽舒服過。來姐姐幫你清理一下。”說完低下頭,含住了我的雞巴,細心清理著。“謝謝你,姐姐,我愛你。”

  第二天一早,姐姐還沒起床,我就偷偷的出門回到了學校,想著昨晚發生的荒唐的事兒,有些內疚,有些自責。“我怎麽可以對我最愛的姐姐做出這樣的事兒,被人知道了他還怎麽做人。”丁玲,“喂,你怎麽那麽早就走了啊。下周放假了就過來吧,照顧好自己,有什麽事兒跟姐說。”

  就這樣,每次到周五姐姐給我打電話我都忍不住去,然後跟姐姐瘋狂的做愛,第二天就會內疚,並發誓再也不做。

  又是周五,我再一次來到了姐姐家,正當我抱著姐姐上下其手的時候,門鈴響了。“誰啊。”姐姐整了整衣服,向防盜門走去。“我。”門口傳來姐夫的聲音:“開心不,我早早回來給你個驚喜。”姐夫走進來,看見了我,熱情說道:“小華也在啊。晚上在我們家住吧。”吃晚飯,姐夫和姐姐進了屋,我也進了小屋。

  沒想到,姐夫會回來,晚上我躺在小屋怎麽都睡不著,雞巴一直硬著,我想著這會姐夫一定在姐姐的身上馳騁,就一陣嫉妒,就這樣不知過了幾個小時,我迷迷糊糊的正有些睡意,門開了,姐姐蹑手蹑腳的走了進來,輕輕推推我:“睡了嗎。”我一把抱住姐姐,說;“哪裏睡得著,我一直在想你呢。你怎麽跑出來了,不怕姐夫發現麽?”“他?進屋就動手動腳,我好不容易來了點情緒吧,他又硬不了,折騰到這會兒終于睡了,我看他睡熟,有點想你,借來看看。”聽著姐姐的話,我按下姐姐的頭把漲的發紫的龜頭塞進了她的小嘴裏。含了兩下,姐姐說;“都這麽硬了,趕緊進來吧,受不了了。”聽著姐姐的浪語,從後面摟著姐姐的腰,一下子插了進去。

  “啊……好漲啊,你插死我了,啊……好舒服。用力”我剛一插進去,姐姐就大聲的叫了起來,“噓,姐夫聽見了我們都得完蛋。”“沒事兒,他一睡著 ,你把他賣了他都不知道。”聽著姐姐淫蕩的話語,我心中的黑暗欲望被激發了,瘋狂的抽插起來。“啊……爽死我了,你好大,嗯……快動。嗯……我要死了 ,高潮了……就這樣我也不知抽插了多少下,只知道姐高潮了三四次,一股濃濃的精液射進了姐姐陰道深處。姐姐一聲歎息。我跟姐姐一起去洗澡後,他回到了房間,我也回去睡了。

  就這樣,我跟姐姐的不倫關系已經無法阻止,姐夫在家,我們也會偷偷做,姐夫不在家,我們做得更瘋狂。內心的不安也慢慢變淡,一直到現在。

本文章由 admin 于2013年08月14日發布在援交成人小說區分類下,
+複制鏈接 轉載請注明:表姐的爱-援交|援交妹|台北台中援交
關鍵字:, ,

好援交妹就要一起分享!

更多援交妹

評論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