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總數:934篇 評論總數:2285
當前位置:首頁 > 援交成人小說區 > 正文
建站日期:2013.5.1 運行天數:17141 天 最後更新:2015-12-15
老婆的聖誕派對 已關閉迴響。

老婆的聖誕派對

2013年08月16日 | 作者: admin | 分類: 援交成人小說區 | 

我是亞來(Roy),和老婆豆豆住在加拿大,去年聖誕,發生了一些事情,令我懷疑老婆給人援交吃了,現將經歷寫成成人小說和讀者分享,望大家給一些意見。

話說老婆以前公司有個洋人男上司Dave,在她離職後仍常常打電話找她,有時更約她上街。由於西方人生活較開放,男女交往十分平常,我也不以爲意,由她間中出去找樂子。

去年聖誕前幾天,Dave又打電話約老婆去他家參加公司的聖誕派對,我因爲要開夜班,就由她單獨去了。那知我晚上12點下班回家,老婆都未返家,打她的手機,她說差不多就要離開了。

這時我聽到電話背景傳來兩個男人的聲音,不停叫我老婆:「喝啦,你又不是不能喝嘛!」,加上我聽到老婆的聲音像是喝得好醉,就問她在哪裏,想去接她,但她說不用麻煩,因有一個以前的女同事會送她回來,便挂線了。

我心想自己的老婆今夜可能成爲別人的獵物,心裏有一種很不是滋味的感覺,心情十分複雜。躺在床上等了很久,仍然不見老婆回來,漸漸睡意襲來,便睡著了。

醒來時擡頭看了看時鍾已經接近早上六點,發現老婆己回來洗完澡,連睡衣也沒有穿,裸著身體便伏在床的另一邊睡了。

我輕手輕腳的走進了衛生間,只見老婆把脫下的衣服抛了一地:一雙黑色的皮長靴,配上黑色的蕾絲內衣和丁字褲,長統大網格絲襪,深紫色的短裙和那包不住她豐滿的胸部的白色開胸恤衫,令我腦海裏浮現出穿著一身性感的老婆,在派對中在一班男人中周旋的畫面。

突然我注意到老婆其他衣服只抛在地上,但丁字褲和絲襪卻明顯用手洗過,我心裏奇怪,趕緊回到了臥室。

我走進房間看著睡著的老婆,只見她醉伏在床上,那雪白渾圓的屁股,長長的腿微微打開,大腿盡頭紅紅的,兩片薄薄嘅陰唇向外翻開。當我用手指摸到她的嘅陰部時,發現竟然是濕漉漉的,我再用另外兩只手指撐開她的陰道,只覺松松的,內裏有些白色的液體,慢慢的流出來。

我心中納悶,,輕輕把老婆的身體翻過來。在微弱的光線不,可以見倒老婆的漲漲的雙乳有很多紅印,兩粒深紅色的乳頭發硬突起,就像和我愛愛高潮後興奮的樣子。這時我心知一定已經有事發生,一股濃重的醋意湧上我心頭,差一點想叫醒老婆審問。但是回想此時此刻,發生的己發生,又能如何呢?

我怏怏不樂的跑到客廳,腦中滿是昨晚可能發生的事情。老婆喝醉不知被吃了?那男人是不是Dave?還是Dave早有預謀迷奸了老婆?洋人的陰莖很大,老婆
有否徹底地被征服了?乳房的紅印,是否有被很多人搓弄了?還有那陰道中白色的液體,是不是老婆被內射了?

幻想著剛才老婆被別的男人幹的畫面,令我變得十分興奮,我褲子裏的陰莖硬硬的,我在問自己:「亞來,你怎麽了?」我想,我的思想已經出問題了……
忽然見老婆的手袋放在地上,想起老婆時常帶著數碼相機,事無大小都喜歡拍下留念,便忍不住打開她的手袋,查看她的相機,希望能看到昨夜到低發生了甚麽事。

果然老婆在聖誕派對拍了很多照片,還有一些短片。我一一查看,早時只是一些和一群男女舊同事擠在一起的普通團體合照,但在晚一點拍的,竟有很多老婆和不同的陌生外籍男人的合照,站在老婆身邊的男人環抱著她,有時摟著她的腰間,有時摸著她的屁股。更有把手從肩膀搭在老婆的胸前,擠她的奶子。
最要命的是老婆看來像喝得很醉的樣子,迷癡癡的雙眼呆滯,像是不知道讓那些老外吃盡了豆腐的樣子。此情此景,看到我心中又惱火又興奮,下面再次硬了起來。

看來他們見老婆喝醉了,便圍起來戲弄她,還拿了她的相機,拍一些短片留念。片中只見老婆走得跌跌撞撞的,身邊的男人幫忙扶住她,白色開胸恤衫上的鈕扣打開了三粒,豐滿的胸部在蕾絲內衣下若隱若現,口中還叫嚷著:「我沒事。
來,我們再喝!「。

忽然鏡頭一轉,便漆黑一片,原來拍攝的Dave跑去衛生間,忘了停機,雖然沒有畫像,但仍清楚地把周遭的聲音錄了下來。只聽到一個男人說:「嘩!
Dave你真行,在哪裏找到這個辣妹的呀?「

Dave:「沒有啦……是我以前公司的同事,本來是我下屬,早嫁人了。」
男:「人妻不就更好嘛!沒有後顧之憂。嘿嘿嘿……」

Dave:「你也挺會挑食喔!」

男:「大家彼彼此此啦!看她結了婚還穿得這麽性感,擺明是出來偷吃的!」
Dave:「就是見她這麽騷,我才時常約她出來玩,但仍未有機會吃過她。」
男:「真的假的?要不也算我一份好了!」

Dave:「玩3P……不是吧?這女人是良家,哪肯呀!」

男:「操!又沒有人叫你問她!把她灌得醉醺醺的准行。要不然我有種藥水春藥,加在酒中,吃了玩10P 都可以呀!」

Dave:「春藥可省了,她都早喝醉了啦,你看她玩到春光外泄都不知道。」
男:「我一早已經看見啦!穿著條這麽短的裙子,想不被人偷窺都難。你看她那個屁股,又大又圓,一定是每晚都要打炮那種!」

Dave:「嘿!你倒會挑位子坐,故意坐在她對面,什麽都給你看光了!」
男:「你不是更過份,拍拍照就摟住她的腰,握住她的奶子。跳舞時還見你跟她舌吻呢!不如等一下把她帶到樓上房中……」

Dave:「哈!這樣都被你看到。老實說,她的奶子不算太大,不過還真挺有彈性的。其實不只有舌吻,在剛才跳舞的時候,我就摸過她下面了,你猜怎麽來著?……」

男:「到底怎樣?快說嘛!」

Dave:「跳舞時摟著和她舌吻時,我把她拉過來,手從她的腰滑到她的屁股按著,用我那支硬梆梆的棒棒頂著她,還把一只手偷偷進入她裙子裏面一摸,原來這個騷貨的雞邁已經濕透了!」

男:「說到我都硬了,我們把她帶上房再算吧」

跟著只聽到一些雜聲,想是他們在扶著醉到昏昏沈沈的老婆,跑到樓上了Dave 的睡房。所謂酒醉三分醒,我聽到老婆在迷迷糊糊中,仍問他們在做甚麽,而他們卻推說帶她去休息一會兒才送她回家。

兩人把老婆放在床上後,我便聽到窸窣的布料磨擦聲,想必是他門在脫下自己和老婆的衣服。我想到不省人事的老婆現正和兩個男人在床上,美豔的成熟軀體赤裸裸的擺在他們面前,讓人看光光,不禁血脈噴張,心差一點便跳了出來。
我豎起耳朵,只聽到啜吻的聲音,想必是他們在吸啜我無助的老婆的乳房等性感帶,突然聽到老婆在叫:「你……你們在做什麽……這樣未免太過分了吧?
……我可是有老公的人耶!「

我心裏正高興幸好老婆醒了,逃過一劫,那知Dave竟叫那個男人按住她的雙手,自己壓在老婆身上,實行用強攻佔她的蜜穴。

「放開我……放開我……喔……噢……啊……噢……喔……」老婆不停的叫,但是體內的酒精令她全身乏力,加上Dave粗大堅挺的的大肉棒在幹她那的小穴,使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一下子便挑起她性欲,叫聲也由反抗掙紮的呼救變成了淫蕩的呻吟,我心裏不禁一沈,老婆不竟失身了。

「喔……噢……啊……你怎麽能插……到這麽深……我……啊……好舒服…
…好舒服……喔……「老婆已經完全陶醉在強烈快感之下,顧不得什麽羞恥了。

這時Dave也叫了起來:「啊……爽……好個騷娘兒……好棒的淫穴……
好緊……爽……還會吸吮……好爽……好爽……「。不消一會,Dave帶著顫抖聲音叫了起來:」OH……Iaming ……「,想是他控制不住,射了入老婆的
蜜穴裏。

我聽到敏感的老婆也同時達到高潮了,但他們並不放過她,只聽到她驚訝不知所措地叫不要不要,原來在房中的另一個男人在Dave起身後馬上爬上她的身體,
在她反應過來前便把肉棒挺進那已經被浪水和精液弄到濕得一塌糊塗的蜜穴!
那不知名的男人一次又一次地將肉棒如同打樁機般,猛幹著老婆肉穴。Da ve
的的外國尺寸,早己漲得令老婆吃不消,那知這人比Dave還要大,下下頂在她未曾有人到過的深處,一陣從末體驗過的快感襲擊而來,舒服得老婆忘情大叫:「天啊!……喔……頂到底了……爽死人了……啊……要死了……噢……

啊……「

這時揚聲器不停傳出男女燕好的呻吟聲,看來連串的快感似乎已將老婆吞沒,因我只聽到老婆浪叫的聲音,而再也聽不到她掙紮。心想大慨是她知道事情到此抵抗也沒用了吧!

突然老婆喘息的聲音說:「你……你這兩個……大壞蛋……壞……Dave……你好壞……壞死了……放過我罷……一起弄我受不了啊……不要再吸我的乳頭……啊……啊……好舒服啊……」原來他們兩人分工合作,一上一下的進攻老婆性感帶。

心想老婆怎受得這刺激,果然不久就聽到她大叫:「……啊……啊……我爽死了……我要……HIGH……噢……啊……OH……COMEINME……C OMEINME ……噢
……啊……啊……」而那男人亦同時大聲吼叫,想是那男人和老婆都高潮了。
終於一切回複平靜,聽到Dave和老婆說:「剛剛兩個人搞你,你可真是爽得夠了吧?!」

老婆回答:「好……舒服,你的那個……好熱好硬……好舒服……他……太大……又粗又長……受不了」

Dave:「是嗎?那讓我再幹你一回吧!」

聽到老婆講出那淫蕩的話,只覺得腦子昏沈沈,閉上眼只見一幕幕老婆被別的男人玩弄和徹底地征服的畫面。想不到迷糊的老婆不但的給Dave吃了,竟還在全沒保護下由他內射,更玩了3P,實在令我又是痛心,又是與奮。

突然聽到一些聲音,慌忙把相機關掉。一擡起頭,見老婆己穿上睡衣,整個臉漲個通紅,人完全僵在那裏看著我。

在今天之前,我也會幻想老婆與陌生男人的性愛,但現在竟活生生的發生在現實生活中。老婆這時只知害怕,那會想到單是剛才在我腦中演繹的一幕,已令我十分興奮。

這時我硬得可以,一手把她拉過來,用勁地隔著睡衣揉她乳房,老婆一聲呻吟,說:「老公,別這樣。」。老婆以爲我在賭氣,那想到我是那樣的性奮。
心中充滿內疚的老婆坐在我的大腿上,看著我幽幽的說:「老公,對不起,我喝醉了出了事啦。」

「豆豆,我要你坦白詳細的告訢我昨晚發生的一切,不可再說謊!」

老婆:「老公,我知你生氣,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她急得哭了,那會想到我想知道發生的一切,只是爲了宣泄我的性欲。

「豆豆,快說」我凶凶的說。

「老公,別這樣吧,我真的不想再提了……」

「不成,再不說我可生氣了!」

老婆:「老公,別那麽凶,我說了。」這時我爲滿足自己,可叫驕妻受苦了。
老婆:「老公,你知一直以來我的老外前上司Dave有和我上街,而我也知他對我有野心。但所有的女人都希望自己是一個漂亮性感可愛、魅力十足的女性,能有一大群男人圍著自己,殷勤的拜倒在自己的裙下。所以我也樂得和他交往,心想只要我能控制著局勢,便沒有問題了。」

「昨晚的聖誕派對本來也是無害的,只是和一群久未見面的舊同事相聚,一時高興便喝多了。老公,你也知我是有酒膽但沒有酒量,而且一醉便失控,才被Dave乘人之危佔了便一點便宜。」

「只是佔了一點便宜?」我大聲說。

「唉,你也知道了,還問?昨晚在你打我手機之後,來派對的人逐漸散去,突然發覺只余下我一個女生。我本來也想離開,但Dave和幾個老外男同事拉著不放,說那麽久不見,一是要和我跳舞等等。」

「那你就和他們跳了?」我問她。

「沒法子啦,我心想應酬一下便走了。那知他們輪流的摟著我跳慢舞。酒醉加上被一個接一個高大性感的男人擁著,逐漸激發喚起了我性欲,身體軟綿綿的使不出力,就像是挂在他們身上的玩具娃娃。」

「他們摸你吃你豆腐了?」

「老公,你知男人都很壞的。跳舞時他們的手都不安份,老是在我的腰和背遊走,……」

「豆豆,我看不只是摟摟抱抱那麽簡單吧?」見老婆避重就輕的說話,我便惡狠狠的追問她了。

「我說我說,但你不要生氣。你知老外很開放,摸摸親親也十分平常,何況喝醉後會變得狂野開放,所以我當時也覺得OK,沒有太放在心上。但Dave真的很
過分,跳舞時竟按著我屁股,把他興奮得發硬的下面頂著人家。在我想推開他時,還摟著我不放,更強吻了我,把舌頭伸了入我的嘴裏打轉。」

「那你爲甚麽不抵抗讓他胡來?你一定是見他高大英俊便發浪,對他有性幻想!」我假裝生氣的說,但心中可興奮樂翻了。

「老公,當然沒有啦。你知我一喝醉便迷迷濛濛,基本上自己做什麽事都搞不清楚。但老公你放心,我有想著你,爲你守住最後一道防線,在最初Dave把手偷偷伸進我的短裙內想撫摸我的下面時,我有用腿夾著他的手,不讓他的手指在我腿間亂來!」

「最初?」我一下找住老婆的語病。

純純的老婆知道說溜了嘴,只好老實的繼續說下去:「那不是我的錯,要不是那該死的Dave偷吻我的耳垂和頸項,弄到我渾身乏力,我才不會讓他有機把手指插了進去!」

想到清純的老婆被Dave用指技幹入,真的是心癢難耐,原本抱著老婆的手自然的從她一件過的睡衣底探到她大腿盡頭,只覺她的內褲早已濕透了,想必是老婆回想昨晚爽到翻的荒唐行爲,激發起強烈性欲。她把咀迎上來,柔情的說:「老公………不要再說了,總之我只愛你一個……吻我。」說完便主動摟著和我舌吻。

其實我們平曰十分恩愛,她也對我死心塌地,想不到她還會偷吃!現在我聽得心癢癢的,當然不讓她停下來,便說:「豆豆,你全告訢我可以幫我解疑,不然我每次想起會亂想,挺難過的。」

「老公,我對不起你,要你難過。其實跟著也沒有甚麽,只是給Dave的手指弄到我全身軟軟的,想抗拒也無力,控制不住在興奮中來了一次,跟著很倦,便讓Dave扶到房中睡覺,睡一會醒了便回來了。」

看到老婆這時還想說謊,我心中竊笑,我故意壞心的問:「我敢打睹你一定是興奮得全濕了,還是嬌喘連連,很舒服,對嗎?」

「老公,沒有啦,我那時神智不清,怎記得清楚,我只知跟你做最舒服。」
這時老婆己經動情,她一手把那一件過的睡衣向上拉過了頭,反手解開胸罩,又脫下了內褲,主動捉著我的手去握著她發漲了的乳房。

我抱著老婆,嘴由她的頸一直吻到耳窩,更輕咬她的耳,細細聲說愛她,手指滑進她的腿間,一面用中指進攻她的肉穴,一面用拇指有規律的輕按她敏感的陰核,弄得她渾身發抖,陰道不斷收縮,強烈的快感讓她似休克般的失神,欲仙欲死,就像一一重演Dave對她所做的一切,她忽然全身顫動,高潮了。
我停下來欣賞她高潮的陶醉表情,直到她喘息過後,才溫柔的問「豆豆,感覺怎麽樣?很舒服嗎?」

「老公,你真好,我愛你!」

「愛自己的女人,就應該知道如何給她快樂,對嗎?」我說。

老婆一聽到,雙眼一紅,哽咽的說:「老公,我對不起你,我說謊了。Da ve
們……他們……他們迷奸了我!」

畢竟我的豆豆也是真心愛我,尊重我才向我那坦白,我又怎忍責備她?只有緊緊抱著全身赤裸的她,說:「豆豆,他們迷奸你可不是你的錯,你放心告訢我昨晚發生的一切,我不會怪你。」

「老公,你知我跳舞時己是半醉半醒,被Dave用指技幹入到爽了一次,更是倦得想睡。那時Dave剛好要去衛生間,他便把我帶到沙發坐下,給我一杯酒便跑開了。我沒意識的把酒一口一口的喝下去,在Dave回來前我己不勝酒力,醉倒在沙發,連手中的酒杯也掉到地上了」

到這裏,我心想我聽到Dave和那男人的對話該就在這時發生。想必是D ave
回來見到穿著一身性感的老婆醉倒了不醒人事的躺在沙發,黑色的蕾絲內衣在白恤衫下若隱若現,雙腿微微張開,深紫色短裙下的春光完全曝露在他面前,便扶她上房實現佔有她的夢想了。

「根著發生的事我也不太清楚了。只覺得有人抱起我無力的身體說帶我去房中休息。朦胧地感知被放在床上,跟著便昏迷了,任由Dave和他的朋友擺佈著。我想他們一定是這時就把我扶了起來,偷偷的解開了我的短裙和開胸恤衫的鈕釦,連我蕾絲胸罩,絲襪和丁字褲也脫掉了。」老婆繼續說。

「那不是給看光了?」我隨口說。

「要是只看看就好了。我也不知其間他們對我做了甚麽好事,如何玩弄我的身體。只是後來被一陣強烈的刺激騷擾弄醒了,張開眼只見他們都脫光了衣服,一人一邊的一起吸啜我的乳頭,我嚇了一跳,人也醒了大半,便掙紮要起來,那知Dave壓在我身上,用手把我的大腿掰開,叫另外那個叫Mark的人按著我的手,
將熱燙龜頭輕觸在那早己濕了的陰道口,一口氣把的肉棒插到我裏面…

…「

「你怎麽不反抗,反而連人都交出來了?」我問。

「那時我給他們按著根本沒法子起來,加上Dave把肉棒插入我的穴裏面之後,
就把我的雙腳放到自己的肩膀上面,快速來回的抽幹起。他那粗大堅挺的的大肉棒漲得我發麻,每次挺入都深深剌進我的小穴,弄到我全身酸軟乏力,再也沒力氣抵抗,我想阻止這一切的繼續發生,卻又控制下了身體的自然反應,自然地在強烈快感沖擊之下呻吟起來了。」

「那你有沒有來?」這時我一面問老婆,一面把玩她的乳房。

「其實Dave很快便射了,但不知爲甚麽感覺那麽強烈,他只騎在我身上不過幾分鍾,我竟高潮了兩次。完事後Dave一抽出來,大量的精液從陰道口湧出來,我軟軟的躺在床上,以爲終於完了,那知……」這時我不禁幻想老婆被插翻的鮑魚上,有濃濃的精液流出的性感畫面。

「Dave一起來,原本按著我的Mark馬上代替了他的位子爬上我身上,在我還
不知是甚麽一回事他便把肉棒插了入來,我不禁呆住了,不知如何反應。

他比Dave還要大,要不是有Dave的精液作潤滑,一定痛死我了。那肉棒在我
最深處不停快速抽動,使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幹得我不停的高潮叠起,不知羞恥的喊叫我不行了!但Mark不但沒有慢下來,反而Dave加入吸啜我的乳頭,
弄得我越來越性奮。張大雙腿去迎合Mark的幹入。不久我感到M ark 的肉棒但在
我體內抽搐,一口氣將抑制住的精液射出,而我也很快就再達到高潮。「

聽著老婆在回述被奸到不斷地高潮的經過時,我固然性欲沖動,而老婆也一樣欲火中燒,把持不住,大家可說是一觸即發。我看著老婆臉上表情,只見她神情淫蕩,成身軟倒我身上。她終忍下住主動用手退去我的褲子,雙腿略分開跪在我身上,把我那早已堅硬豎起的肉棒抽出來,自己坐了上去,十定一個蕩婦的模樣。

以住老婆做愛 都是男上女下的由我主道,想不到經過了昨夜,竟變得風情萬種,媚態撩人,更有成熟女人的味道!老婆用下身壓擠著我,身子向後傾著,像是想我盡量插深一點。我雙手很自覺地愛撫著她那對豐滿的乳房,拼命擡高自己的屁股去配合她磨蹭的動作。我兩有如乾柴烈火,一觸即發,不到三分鍾就崩潰,大家一起達到頂點。

老婆緊緊的擁抱著我,一邊親我,說:「喔……老公……喔……噢……啊…
…老公,我……啊……好舒服……啊……啊「不停的興奮喘息,一付銷魂淫蕩模樣。大家雙擁著休息了一會,我便要她把跟著發生的事告訢我。

「豆豆,照你所說Dave和Mark是輪奸你,不是迷奸!」我捉狹的說。
「老公,是迷奸沒錯啦。在Mark完事後,一切逐漸平靜下來,我也累得大字型的躺在床上,倦怠得想呼呼大睡。忽然覺得粘粘的精液從我的小穴流出,馬上想到剛才給他們射了入內,而這幾天又不安全,急得哭了起來。他們知道了,便騙我說他們有事後藥。Mark給了我兩顆藥片,心中慌亂的我毫不猶豫地接了過來,
想也沒想便用他給我的酒送下服了。」

真想不到天底下真的這樣的笨女人,連剛剛強奸她的男人說話也會信,心想今次可虧大了。本來有些忿怒,起來,一時精蟲上腦,再也發作不來。

我的肉棒早己在高潮後軟了下來,但仍未退出老婆的小穴。當我想到老婆被Mark下了藥,心想好戲又將上演,控制不了身體的自然反應,竟又漲大起來,一下頂入了老婆的花心。老婆雖看不到,但敏感的小穴馬上能感受我的身體的變化,給我一頂,整個人亦沖動了起來,便用雙腿緊緊盤在我的腰上,同時緊緊摟住我,用她濕潤的蜜穴頂著我的下體磨蹭,使我下面傳來舒爽至極的感受。

「老公,你怎麽知到老婆被佔便宜還這樣性興奮?那我也不怕告訴你後來發生的一切了。我和著酒吞下了那藥之後,發覺感覺到自己心跳得非常快,呼吸急促,身體開始出汗,感覺全身發燙,人也朦朦胧胧。忽然間發覺舞會中留下來的所有男生,全都脫了衣服跑了進房中,只看見一個個肌肉健壯,陽具碩大的異性,圍在床邊看著我。我這時雖然全身赤裸,但竟然沒有一點點羞恥的感覺。」
「老公,這時我只感覺到身體像漂浮在雲中,我掙紮著搖搖晃晃站起來,但覺室內一切都在旋轉,在我差一點就跌倒時。Mark乘勢從我背後摟著了我,把我轉了回來,抓著我的雙手向左右完全展開,就像是要把我身體展示給大家。
這時大家見到我目光迷離,口齒不清,全身軟軟的,知道藥力上來了,大家的手也不老實地往在我身上胡亂地摸索著。「

老婆這時候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繼續說:「我只知有人吻著我的頸項,用嘴唇輕輕碰觸我的耳廓,弄得我酸酸的;又有人把玩我的雙乳,含弄我的乳頭;
也有人在我的腿間揉捏,使我我完全氾濫了。全身上下也不知給多少對手在愛撫,更不知有多少張嘴在吻我喔!「老婆一面說著,一面用雙腿夾緊我的肉棒,不斷地扭動她的腰和屁股,酥麻的感覺馬上傳遍全身,說話也氣喘籲籲的,夾著性感的呻吟。

「我突然感覺到一股電流從下體傳了上來,不知是誰竟然把他的舌伸進我腿間的夾縫,並用嘴吸吮喝著混合了我的淫水和精液的淫液。我的身體一陣沖動,把頭向後仰著,閉上眼享受,張口大聲呻吟著。突然一股男性的味道沖進我的大腦,原來Johnny把他堅挺粗大的陰莖放到我的面前,要送入我的嘴中。」
爲了鼓勵我的老婆說下去,我把我的手指伸到她的身體下面,摩擦著她的陰蒂,只覺到她肌肉的顫動,大口的喘息著。

「老公,你知我一向怕用口,但被下了藥後人變得狂放,我不但沒推開,反而用手輕輕握住,用舌尖挑撥他的龜頭,然後張開嘴將整條陰莖吞了進去。在我的含弄下,他的陰莖越來越漲大,使我沒法子呼吸,我真的沒有想到男人竟會有這麽粗大,只得吐出來給自己換換氣。」

「我在藥力加上他們上下夾攻,身體的感覺越來越異樣,充滿了渴望和明顯性的需求,只知需要更強烈的快感,從喉嚨深處發出沈重的呻吟聲,和胡亂呓語淫蕩地叫著他們快給我!我也看不到是誰一手提起我的大腿向側面分開,俯身趴上來把他的陰莖送入我的體內,我也擡起屁股迎合著他的動作,只是想讓它更深入一些……」說到緊張處,我狠狠地向上一聳,老婆身體隨之顫動,指尖在我背上劃出一道道長長的指印,發出一陣悠長而性感的呼叫。

這時老婆己完全被情欲迷亂了,她用力把我推倒,騎在我的陰莖上研磨,像是重演昨晚令人回味的瘋狂,在喘息間繼續說,「那人將我翻過來,不停地將肉棒撞擊著我的陰道,而另一個人從後用雙手扳開我的屁股,手指往我的肉穴上面一抹,把淫液潤滑我的後庭,跟著便感覺到一條異常粗大的東西從後插入進來,脹滿撕裂的感覺疼痛得我張著口呼喊,卻未有發出聲音,因這時有人把他的陰莖塞進了我的口,我也顧不了那麽多,用力含吮著。」

這時老婆的臉上露出著興奮的神色,眼睛瞇成一條線,感受著我對她的沖擊。
我拼命地把肉棒頂進老婆的體內,她也扭動著身體迎合著我的動作。這時我把手指代替那不知名男人的肉棒,插入我老婆的菊穴之中。只覺指頭在她體內像觸到我插在她陰道中之內棒,老婆被我這樣折騰,渾身肌肉突然繃緊,緊緊閉著眼睛,臉上潮紅,在叫喚中再次體會了淋漓盡致的性愛高潮。

「噢……呀……呀……呀……我嚟啦……喔……老公……喔……噢……啊…
…老公……「老婆雙腿團在我的臀部,緊緊地夾著,陰道自然地開閉,像是要吸取男人的精華。我的動作不斷加快使勁地把她的身體緊緊抱在懷中,在狠狠的沖擊中在她的陰道深處爆發,噴射出一股熱流,快感傳遍身體的每一個角落。
老婆意猶未盡,仍在說她的故事:「不久我身下的男人射了,陰莖脫離了我的身體,但馬上一根更大的陰莖插了進來,我明白他們換著來操我,身上三個洞全給他們輪流攻佔,但在酒精和藥物的影響下,只要感覺很舒服,高潮一個接一個,我也不管他們如何操作,只想將自己的欲望徹底地釋放出來!給他們玩了差不多兩小時,我感覺到自己陰道內的肌肉不停在抽搐,液體順著大腿在向下流淌,從未體會過的美妙」

那次之後,老婆盡可能避免接觸到Dave,希望能夠盡快淡忘這件事,我也以爲這事應該到此爲止了。但不知道爲什麽,那一晚多P 帶給老婆的刺激,催化了她心底的淫欲,直到一個月後她仍不斷偷偷地回味著那天被多人一個接一個插入的畫面,一邊想著那晚做愛 的場景一邊給自己手淫。

過了不久,Dave突然打電話給老婆,她看到是他,明知道這樣很不應該,但仍然忍不住接了。其實這種事有了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老婆給Da ve那一夥叫了出去,自然是又一次給他們弄得如癡如狂,可能是淫亂群交的刺激,可以提高女性的性感度吧。

從此之後,老婆越來越飢渴,滿腦都是跟Dave那一夥做愛 的情境,剛開始還好,會在老公前裝裝正經的樣子,但是沒多久,已忍不住主動去找他們,完全失去控制。

本文章由 admin 于2013年08月16日發布在援交成人小說區分類下,
+複制鏈接 轉載請注明:老婆的聖誕派對-援交|援交妹|台北台中援交
關鍵字:

好援交妹就要一起分享!

更多援交妹

評論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