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總數:934篇 評論總數:2285
當前位置:首頁 > 援交成人小說區 > 正文
建站日期:2013.5.1 運行天數:17139 天 最後更新:2015-12-15
有表嫂援交的幸福生活 已關閉迴響。

有表嫂援交的幸福生活

2013年09月05日 | 作者: admin | 分類: 援交成人小說區 | 

在A 市結業之後,我並沒有著急回家,因爲老爸老媽曆來也不會在家照看我,而A 市還有我的狐朋狗友們陪著,所以決議在A 市找找作業,爭奪安身。老爸老媽都是生意人,忙的並沒有功夫管我,聽到我的決議後也僅僅草草贊同,當然了,每月的零花錢不能斷啊!正巧表哥在A 市打拼,我便先住到他家去。老爸老媽天然不能虧負表哥,每月的夥食費絕不少給。表哥也不即不離,究竟誰不想多點收入呢?我在表哥家的日子就這樣開端了。

表哥本年30剛出面,正在A 市新式公司做援交網站,往常忙得腳後跟打後腦勺,不是在外地出門查詢聯絡客戶,即是在市裏的飯店陪各種客戶談生意。說的是談生意,其實也即是喝酒。盡管表哥 海量,每天回家也常常是醉的昏迷不醒,更多時分是搭檔送他回家。這麽打拼了兩三年,才稍稍升爲作業室主任,又借款買了如今這100 多平的大房子,日子可謂欣欣向榮。表哥因而愈加是不敢慢待,公司裏的人都送他個拼命三郎的外號。總歸往常很少能看到表哥在家裏邊吃飯。而表嫂是A 市本市人,和表哥在大學曉得並相愛,談了4 年愛情就成婚了,表嫂的老爸在退休之前托人找聯系,十分艱難把她弄進了機關單位。每天的作業即是朝九晚五,乃至不去也沒人會追查,坐在作業室即是喝喝茶水 看看報紙,只需每月底把文件做一做就能過關。薪酬盡管不高可是待遇和福利必定優厚,很有出路的作業。至于我,說是要安身,也即是呆在家裏每天上上彀,偶然 找幾個面試去看看,隔三差五跟狐朋狗友們出去唱唱K ,瘋一瘋。究竟我心裏理解,即便如今沒有好作業,將來老爸必定也會包攬,僅僅如今我還不想自個真實的面臨長大了的現實,所以才縮在A 市不回去。在大學裏邊談了兩場失利的愛情也讓我有點煩了,所以樂于一自個無拘無束,無憂無慮。然後應了兄弟的約請給他的網店幫助,也即是做做頁面,然後處 理一下客服,每月拿點可有可無的薪酬,究竟四年大學也不能白上。

前幾個月真可謂是雞犬不驚,我每天起床的時分表哥夫妻倆早就不見了,餐廳桌上和微波爐裏邊會有給我的早餐(按時刻說應該是午飯),洗漱吃完,偶然我也會刷 刷碗,然後上彀幫兄弟運營下網店,打打網遊,等著五點多嫂子從街對過不遠的單位回來給我煮飯。通常表哥九十點才會醉熏熏的回來,11點多左右夫妻倆就回自 己的屋睡了,而我的夜貓子日子剛剛開端,通常兩三點我才會去睡覺,循環往複。當然身爲20多歲的小夥子,我的精力旺盛的不得了,沒有女兄弟在身邊的日子也 只能自個出火。硬盤裏將近100G的AV,廢紙的速度當然也不用說。偶然我深夜上廁所的時分也會聽到近鄰表哥屋裏夫妻倆援交的聲響,每逢此刻我都會悄悄地 在門口聽一瞬間,盡管聽得並不逼真,可是常常聽完雞巴都是挺立著的。

關于表嫂的性幻想也由此而生。白日他們不在家的時分我常常回去他們的屋子裏邊,躺在嫂子睡覺的當地細心的嗅著嫂子的滋味,幻想著夜裏表嫂宣布那種聲響的時 候屋子裏是怎樣淫靡的場景。表嫂是典型的大家閨秀,從小娘家就不缺錢,嫁給了表哥也沒吃過苦,養護得極好。本年29歲,正是好年紀,脫去了年少的輕狂和青 澀,多了幾分理性與熟知,散發著少婦的神韻。本來就開暢的表嫂進了機關單位之後更是左右逢源,分緣極好,在家裏也是有說有笑的,34D 的美胸配上翹臀,必定可謂是前凸後翹,細腰上沒有一點剩余的贅肉,披肩的黑發,斜梳的劉海,有一種作業女性的正經,要是援助交際肯定是頭牌。表嫂在家常常即是吊帶衫,真絲睡衣。在 我面前也曆來不扭捏。以表嫂爲目標的手炮當然不下少量,但我曆來不敢越雷池一步,白日悄悄跑進她屋裏邊也是戰戰兢兢地,僅僅打量打量她性感的小內褲,曆來 不敢有所動作。

這天早上,我照往常相同,太陽曬屁股了才起床,頂著勃起的大雞巴走去廁所撒尿。剛一開門,俄然看見嫂子從我面前走過,嫂子「啊…」的一聲輕呼,忙把頭轉了 曩昔,剛睡醒的我還有些含糊,這下俄然嚇醒了,叫了聲對不住,匆促回屋穿衣裳。洗漱之後,我臉紅脖子粗的走到餐廳吃早飯,看嫂子似笑非笑的坐在桌子前等著 我。「嫂子,你……怎樣沒上班啊今日?」我打破了爲難的緘默沈靜,問道。「傻小子,睡含糊了吧,今日五一啊,還不讓人放假了?」嫂子笑著說。

「哦!」我茅塞頓開,「對不住啊,嫂子,不曉得你在家。」我急速抱歉。

「沒事沒事,裸睡對身體好嘛,沒聯系,快吃飯吧…」看到嫂子沒有介意,我也就不在提及。五一勞動節的下午關于我也沒啥差異,一下午的遊戲加客服,兩聽可樂下肚,我揉揉雙眼,看看日已西斜,該吃晚飯了吧?我站起來走向廁所。

「啥?這大過節的你還不回來啊?非得你去出差麽老公?真是的,你比領導人還忙!

好啦,去吧,一路當心…」從廁所出來的我聽見了嫂子電話的聲響。「怎樣,哥又出門了?」我在客廳拿起一個蘋果,問道。「是啊,說是去B 市聯絡客戶,要去一周呢,你說這公共假日,聯絡啥客戶?」我苦笑了下,想往上爬還想有假日?」沒聯系,今兒晚上嫂子給你做好吃的,他吃不到是他沒福 咯…」嫂子咯咯笑著,方才的嗔怒全抛于腦後。「小龍來幫助吧,幫我煮飯咋樣?一天到晚也沒見你出屋!快,不許回去了,幫我摘菜…」嫂子說著,拽住了我的胳 膊,我拗不過她,只好跟著她進了廚房。

嫂子圍著一個大大的綠色圍裙,坐在凳子上和我一同摘豆角,因爲裏邊是吊帶衫和熱褲,被大圍裙完全遮住了,從我的視點看嫂子如同沒穿衣裳,只圍著一個圍裙, 這可是我超喜愛的真空廚房的橋段啊,我不由得心裏一動,匆促挪開目光,默默地幫嫂子摘菜。「哎,你這麽摘多慢啊,來我教你」嫂子看我動作緩慢,湊過來手把 手的教我摘菜,我只感受嫂子漆黑的秀發向我接近,鼻子裏都能聞到洗發香波的滋味,而再往下看,嫂子的吊帶衫領口太靠下,居然春色乍泄,裏邊黑色的蕾絲胸罩 被我看得一目了然,兩粒白白的胸部如同呼之欲出。我不由得咽了咽唾沫,下面也如同反對似的逐漸昂起頭……就這樣,接下來的一個小時裏邊我的腦子裏邊開端了 各種意淫,看著嫂子炒菜的背影,我真想沖上去把她抱在懷裏,以解我想念之苦……「好啦,小龍,洗手吃飯了…」嫂子把最終一道菜端上桌,打斷了我的思緒。

「看,還有你獨愛的紅燒肉,哈哈,饞死你哥…」嫂子說罷,轉身從酒櫥裏邊拿出了一瓶幹紅,「來,咱姐倆喝點,大過節的,不能敗興對不對?」我哼哼哈哈的答 應著,開端了豐富的晚餐。嫂子一邊喝一邊跟我說話,說著說著就開端抱怨到了我哥「這家夥,成天的不著家,哪有那麽多客戶呢?當我不曉得呢,每次出差都是他那個小秘書跟著去,還能沒事兒?並且啊,陪客戶吃飯盡是去那些歌廳啊,桑拿啊之類的當地,這小子不定偷了援交妹呢!」幹紅的潛力大,嫂子的臉紅撲撲的,開 始發怨言。「不會的啊,嫂子你定心吧,你這麽美麗,我哥怎樣舍得外面有人啊…」我嬉皮笑臉的陪著笑,勸慰著嫂子。「拉倒吧,你當我不曉得呢啊,你們男人, 家裏的多美麗都不好使,偷得香…」嫂子搖搖頭,對我的話很不以爲然。這卻是真理,如同家裏的老婆再美麗,也比不上外面的野花香,男人嘛,全國的烏鴉通常 黑。

吃罷晚餐,我正要回屋,嫂子邊刷碗邊說著「小龍啊,晚上陪我看晚會呗,我這一自個沒勁,你老在屋裏呆著幹啥?」「看A 片想著你撸管子。」我心裏想著,嘴上卻爽快的容許了嫂子。所以在客廳坐下了,翻開電視等候晚會。「我去洗個澡啊,你先坐著。」嫂子說罷,走回了屋裏,紛歧 會兒便聽見了主臥澡堂的水聲。我不由得心裏一動,嫂子洗澡的姿態很吸引人吧,她會不會自慰呢?我脫了鞋蹑手蹑腳的走進主臥,磨砂玻璃裏邊只能看到嫂子含糊 地身影和淅瀝瀝的水聲,我把手伸進了褲子,幻想著嫂子在澡堂裏邊裸體的容貌,開端套弄雞巴,我這根寶物長度盡管通常,可是必定夠粗夠硬,如今正昂著頭,對 准澡堂的門,放佛要一炮把玻璃打碎,進入大幹一番。可是這樣的套弄究竟不可影響,再加上怕嫂子隨時洗完出來,紛歧瞬間我就回到客廳看電視了。

又過了一瞬間,吹幹了頭發的嫂子穿戴暗紅色的真絲睡衣走到客廳,在我周圍坐下。潔白的雙腿和豐滿的胸部就在我眼前,再加上嫂子紅撲撲的臉蛋。我盡力抑制 著,不去看周圍的尤物,生怕自個會操控不住。「這酒有點上頭啊……我暈乎乎的呢,如今幾點了啊,八點晚會開端呢…」,嫂子揉著太陽穴問我。我昂首一看挂在 牆上的挂鍾,唉?怎樣才4 點?」表停了吧?這怎樣才四點?」我問著嫂子。「哦,該換電池了吧,我手機都七點四十了。等著,我去抽屜裏邊拿電池。」說罷,嫂子站了起來,走到抽屜前彎 腰去拿電池,這一折腰沒關系,短短的睡裙底子遮不住滿園春色,兩條細長的大腿直漏到根部,顯露了暗紅色的蕾絲丁字褲,白嫩渾圓的屁股都呼之欲出了。我看的 出了神,不斷地咽著口水。「小龍,上去幫我換下電池呗,我夠不著。」嫂子的話讓我俄然一驚。「哦哦,好的。」「你這臉也挺紅啊,看來這酒勁兒不小呢…哈 哈」嫂子玩笑的笑著,她哪裏曉得,我是看她看紅了臉,再加上如今下面硬邦邦的,我不敢站起來,所以才紅了臉。

可是我又不能不站起來,怕嫂子生疑,只好硬著頭皮,逐漸的站起來,期望褲子能幫助諱飾下,又或許嫂子不會發現這爲難的局面。嫂子拿過來一個凳子「來,你上去,我扶著你,可當心點啊…」我站在凳子上,嫂子溫順的把住了我的雙腿。

我站在凳子上,只感受腿上是嫂子溫暖的雙手,我生怕小弟弟硬的更凶猛,心裏只想快點換完完畢。哪曉得忙中出錯,手裏的電池不當心滑出手,掉到了地上。

「沒事兒,我來撿…」嫂子說罷,又把腰彎了下去。我站在高處,對嫂子的翹臀一目了然,如同她是成心翹起來讓我看的,鼓鼓的陰戶略微顯露的幾根陰毛,深深地 影響到了我,我可是好幾個月沒玩女性了啊!小弟弟不由得高挺拔起。「給…」嫂子從地上撿起了電池,遞給了我。我匆促盡量把身子轉向另一邊,不讓她看到我褲 裆裏邊支起來的帳子。接過電池,我匆促把挂鍾摘下來,兩只手忙活著換電池。俄然我感受到放在自個腿上的雙手越來越向上,現已接近了我的大腿根部。我顯得有 點手足無措,「站直了,別怕,嫂子把著你呢…」嫂子兩只手緊緊地握在我的腿根上,跟雞巴如此近的間隔,說她沒注意到我下面的帳子是不可以了,但已然她不 說,我也只好硬著頭皮不敢張揚,僅僅小弟弟太久不近女色,像是受了影響相同的夾也夾不住,就傲然挺立在嫂子的臉前。我都不曉得怎樣把電池換好的,匆促跳下 了凳子,坐在沙發上一動也不敢動,更不敢去看嫂子的臉。

「嫂子會不會罵我無恥?會不會通知我哥?」我心裏直打鼓,目不斜視的頂著電視,期望嫂子能寬恕我方才的失禮。

「哦,對了,小龍啊,我今日買蘋果了呢,我去給你洗倆啊…」嫂子的語調裏並沒有責怪,僅僅輕描淡寫的打破了緘默沈靜,款款走進了廚房。我嘴裏說著謝謝,匆促平 複自個心裏的悸動,試著讓小帳子軟下去。紛歧瞬間,嫂子端著一盤子洗好的蘋果從廚房走了出來,走到我面前不遠的時分,一不當心,一個蘋果掉了下來,咕噜噜 滾到了嫂子死後,「擦,你還想跑?」嫂子嬌嗔到,匆促折腰去撿。

這一折腰沒關系,我順勢一瞥,卻被眼前的現象震動了,嫂子的底下變成了真空!

剛剛分明看到的暗紅色丁字褲如今居然不見了!我腦子「嗡」的一下炸了鍋,這是啥意思?嫂子這是在幹啥?成心脫下內褲引誘我?仍是說這是在打聽我?

不論怎樣,嫂子豐滿的陰戶呈如今了我的面前,我念念不忘的小嫩逼啊,沒生過孩子的嫂子的陰道仍是嫩嫩的粉紅色,陰毛並不多,可以往常有打理吧。最重要的是 在陰道口鄰近我如同看到了亮閃閃的東西,莫非嫂子現已動情了?這時分的我早都呆住了,意亂情迷,腦子裏邊一團亂麻。剛剛要撤下去的帳子又支起來老高。

嫂子撿起蘋果逐漸的走向我,我說不清在她雙眼裏看到的是啥,巴望?願望?仍是無法?可是她嘴角的笑確是真的。一瞬間我全身的血液如同凝結了,今日真的能 玩到我心儀已久的嫂子?」看夠了沒啊,雙眼都直了呢…哈哈,小色鬼,看到啥了?」嫂子說罷,逐漸的把手放到了我的大腿上,從膝蓋逐漸的往上移動。被這麽 摸過的人才幹懂那是啥樣的感受啊,尤其是在你意亂情迷的時分,如同整個小弟弟在跟著她的手一跳一跳的,恨不能她快一點捉住我的大雞巴,讓我好好地蹂躏 她。可是我僅有的沈著仍是通知我應該說點啥。「嫂子別這樣,這讓我哥曉得了我就完了。」盡管是僞君子相同的謊話,可是不得不說這是現實,一旦事泄,我怎 麽面臨我哥呢?」拉倒吧,少跟我裝蒜…」嫂子的目光裏只剩下了滿意和迷離「盯著我屁股看的時分你想啥來著?如今曉得害怕了?沒種!再說了,就許你哥在外 面拈花惹草,不許我也爽一爽?哼,我這還叫肥水不流外人田呢吧?哈哈」說到這我也再不由得了,腦子裏一片空白,只想著先爽了再說,管他三七二十一!我像只 山君相同撲到了嫂子的身上,開端張狂地親吻她,嫂子軟軟的小舌頭柔若無骨,我的舌頭如同化在嫂子的小嘴裏邊相同,咱們兩個的舌頭糾纏著,我不甘心的把手伸 向了朝思暮想的那雙乳之上。基本上我是用扯的把嫂子的睡衣脫下來,這騷貨,去廚房的當口把內衣內褲全脫光了啊!這不是蠱惑我是啥?如今的我早已把亂倫的 結果抛在了無影無蹤,只想一親眼前佳人的芗澤。我的舌頭開端向下遊走,從嫂子的耳後一向親到她的脖子,進而到了眼前的酥胸,這可是重中之重啊!我開端對嫂 子的嫩胸建議進犯,連舔帶親,把一個乳頭含在嘴裏,一只手開端搓弄另一個乳頭,嘴裏不斷地宣布滿意的「嗚嗚」聲。

嫂子也被我親的動了情,下體開端扭動,嘴裏也哼哼的低吟著。我一邊親,一邊模含糊糊的說著「你個蕩婦,是不是成心蠱惑我?恩?」一邊說著一邊輕咬嫂子的乳 頭,這招公然見效,嫂子加快了扭動的頻率,支支吾吾的說著「是,是我蠱惑你,我是騷貨……啊……快,快來替你哥教學我…」,我當然不會謙讓,順著嫂子的小 腹親了下去,把她的兩腿分隔,開端好好打量她的陰部。公然是極品啊,真對得起我這麽多夜的想念,嫂子粉嫩的陰部直接呈如今我的面前,下面早已洪水衆多,嫂 子被我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擅長遮住陰部,抱怨到「看啥啊,看得我都不好意思了…」「你還會不好意思?專門脫掉內衣褲不即是讓我看得麽?」我調笑著,深知 要想讓她完全放下防護,必須先給點甜頭,所以我開端舔嫂子的大腿,從膝蓋上方一向舔到大腿根,輕輕地,溫順的用舌頭在嫂子的腿根上面畫圓圈。嫂子公然受不 了,兩條腿直發抖,想用手把住我的頭讓我不要在調戲她,我順勢一把捉住她的手,舌頭就伸向了嫂子的陰部……我開端在陰道口周圍不斷地舔,但即是不往要點上 面去,舔得嫂子心花怒放,下面的水越來越多,嫂子的聲響也變成了乞求「求你了,好小龍,別再戲弄嫂子了,快,好乖乖,快來替你哥哥幹死我,快……」如今的 我則是不慌不忙,心裏想著,幹死你的時分在後頭呢…說實話,我不喜愛嘴裏邊都是淫水的感受,黏糊糊的,因而我在陰道口耕耘了一瞬間,俄然把嫂子的陰戶扒 開,開端猛攻嫂子粉嫩的陰蒂,這一下來的太俄然,嫂子沒有一點點的預備,開端渾身亂顫,比方才抖得更凶猛了,匆促要來推我的頭,但怎樣拗得過我,我一看有 戲,看來嫂子往常這裏並沒有被他人耕耘過啊,匆促趕忙攻勢,猛地吸住現已充血的陰蒂,在嘴裏邊用舌頭猛舔,嫂子的聲響都快變成了乞求「啊…啊……小龍, 啊……舔得……舔得嫂子好舒暢啊……,別,別……要,要不可了……停……啊……」我哪裏肯聽,反而愈加賣力氣,只見嫂子腰猛地一挺,「嘤咛」一聲,居然被 我舔到高潮了。

我擡起頭來,看著滿臉绯紅的嫂子,笑著問她「怎樣樣啊,小騷屄,爽不爽啊?」嫂子還沈浸在高潮的快感之下,微微的點著頭「爽,爽死了,小龍你真棒,這你都 在哪學的啊……」我笑著躺在了她身邊,一手輕撫著嫂子的胸部,另一只手在她的洞口處徜徉「想不想要我的大雞巴啊…」嫂子如同中了邪相同柔情的看著我「恩, 想,想…」,我把手指頭逐漸的放進她的嘴裏,讓她自個舔著自個排泄出來的愛液。嫂子忘情的舔著,理解了我的意圖,立刻趴到我的身上,三下五除二把我的衣裳 脫掉,只剩下內褲,開端在我身上親吻,特別是通過我的乳頭的時分,麻酥酥的快感讓我居然輕輕地哼了起來,嫂子癡癡地笑著,滿臉淫蕩的親到了我的內褲,她眼 睛看著我,輕輕地把內褲扒了下來,大雞巴早就現已等不急了,如同跳出來相同,差點彈到嫂子臉上。嫂子被眼前又粗又硬的陰莖下了一跳,兩只手把著,逐漸的套 弄著問我「你這東西怎樣這麽粗?」我笑著調戲她「怎樣,比你老公的粗麽,你要是好好舔,等下還能更粗哦…哈哈,那你就有的爽了」我成心用話撩撥著嫂子,果 然嫂子躊躇了一下,逐漸的把我的龜頭吞在嘴裏,嫂子的口活真不是蓋的啊!盡管僅僅吞下了我的龜頭,可是嫂子的小舌頭不斷地在我的龜頭上面打轉,一同我又有 一種被吸住的感受,嫂子一邊貪婪的吃著我的雞巴,兩只手不斷地愛憐著我的蛋蛋。我感受這樣下去簡單繳槍,匆促坐動身來,把嫂子扶起來,又一次的和她熱吻, 雙手不斷地撫弄著嫂子的酥胸,「小騷貨,下面濕了沒有啊」我一邊問著,一邊把手伸向了嫂子的下體。哇!真是洪水衆多啊,看來這亂倫的橋段對嫂子很是影響 啊。我兩只手捏住嫂嫂的乳頭,轉來轉去。嫂子則滿臉绯紅的開端扭動。「想不想要大雞巴插進入啊?」我撩撥的問著,手握著雞巴在嫂子的陰道口出上下蹭著,每 每蹭到陰蒂的時分,嫂子都會悶聲的哼著。

「呃,恩……想,想要小龍的大雞巴,快……快來插我,好……好癢……」嫂子搖著頭,不幸的答複。著。「那你得自個把它扶進入啊,它如同走失了喲…」我繼續 蹭著嫂子的陰道,等著嫂子自動把雞巴扶進入。如今的嫂子早就放下了羞恥,急匆促忙的捉住我的陰莖,刻不容緩的往裏邊塞。想不到嫂子成婚幾年了,陰道仍是這 麽緊,我的大龜頭進入還真挺艱難,眼看對准了當地,我猛地把下身一挺,犁庭掃穴,嫂嫂嬌哼了一聲,如同對這根比自個老公粗的大槍不太習慣。

我可不論那三七二十一,幾個月沒碰女性了,更何況身子底下又是我觊觎已久的嫂子,我開端趕忙抽送起來。

「啊……啊……小龍,小龍你好凶猛,幹死……幹死嫂子了啊……」嫂子一邊浪叫一邊說著。「怎樣樣,小騷屄,爽麽?讓你再蠱惑我,讓你再蠱惑我……」,我一 邊猛插,一邊用力搓弄著嫂子的雙乳,整個屋子裏邊都是淫靡的「噗嗤」「噗嗤」的聲響,嫂子的浪叫聲,和我的喘息聲,我開端漸至佳境,嫂子臉上的潮紅則越來 越顯著,目光也開端迷離,「好老公……親老公,我的好小叔子……,啊……幹的……幹的嫂子好舒暢……」,看著嫂子一臉享用的表情,我曉得她要高潮了,一點點 不敢懈怠,首次偷香,當然要讓她爽個夠,今後再玩兒才不難啊。

我盡量操控好呼吸,繼續一深一淺的抽送著。逐漸地,嫂子的小穴裏邊開端有節奏的一下一下的縮短著,如同要把我的雞巴往裏吸,我曉得嫂子要高潮了,而我腰裏 也逐漸升起想射精的激動。我開端屏住呼吸全力沖刺,享用射精前最終的快感,我曉得憋得越久,射精的時分就越爽。抽插的速度變得更快了,身下的嫂嫂現已開端 語無倫次,「啊……啊……嫂子要……要去了,好小龍……啊……啊!」我感受到身子下面的嫂子開端強烈的抽搐著,小穴裏邊也開端劇烈的縮短,一股股的陰精噴 了出來,嫂子的腰高高的挺著,整自個現已爽的說不出話來,我這一口氣再也憋不住了,一股濃精噴發而出,足足繼續了十秒鍾。也不曉得射了多少精,繳械的我趴 在了嫂子身上,累的直喘粗氣。

「嫂子,這……不會懷上吧?」高潮往後的我俄然想起了內射的結果,惶惶不安的問著嫂子。「哪那麽簡單懷啊傻小子,今日嫂子安全期呢,你要是體現好,我就一 直吃避孕藥,每天讓你小子內射,爽麽?」嫂子一只手抓著我的陰莖,「這壞東西,方才欺壓我的時分神威的不得了,如今怎樣軟趴趴的啊?可不能廉價了它…」嫂 子說罷,猛地趴在了我的裆下,一口叼住了現已軟下來的雞巴,開端張狂地舔了起來。我只感受到一股奇癢從龜頭傳來,嫂子不斷地舔著我的馬眼,那感受如同百抓 撓心,我下意識的想要掙脫,被嫂子死死地叼住龜頭,開端不斷的抽送起來。這感受跟方才的可不相同,在嫂子小舌頭不斷的影響下,大雞巴又傲然挺立了起來,嫂 子被逼吐出來現已變粗的陰莖,「喲,不錯嘛,這麽快就又硬了啊,真是年輕人,來,嫂子幫你吸出來…」,說罷,嫂子開端不斷的套弄我的雞巴,用嘴舔,用兩粒 大胸部夾住,把龜頭叼在嘴裏,一上一下的抽送著,一邊用雙眼淫蕩的瞄著我,嘴裏宣布「啵」「啵」,的聲響。我哪被人這麽服侍過,毫無還手之力,只感受下面 比方才脹的愈加凶猛,更硬了幾分。不多時,那股想要射精的激動又來了,我腦子裏俄然想冒壞水,不能這麽廉價了嫂子,讓她欺壓我!我屏住了呼吸,比及嫂子吃 到最深處的時分猛地開端了射精。嫂子如同毫無預備,想松口的時分已然不及,我只感到直射到了嫂子的嗓子裏,嫂子猛地咽了一大口,剛要吐出來,被我摁住了後 腦勺,我對著嫂子的嗓子狠狠地射了個爽快。

我剛鋪開嫂子,她就責怪的吐出了大雞巴,嬌滴滴的打了我一下「臭小子,怎樣射我嘴裏邊了?」「讓你欺壓我?哈哈,兒子們好吃麽?」我壞壞的看著嫂子去清潔 間漱口,調笑的說「誰叫你吃的那麽舒暢,我這不是沒忍住嘛…」我摟著清潔間回來的嫂子,撒嬌的說。嫂子也不以爲意,又跟我有說有笑的調劑了半響,我才摟著 嫂子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早上起床,嫂子現已一絲不挂的在廚房煮飯,只圍著個圍裙,我就會猴急的撲上去,抱著她,手伸到圍裙裏邊,用力揉她的大奶子,不斷地親她的耳垂,嫂子 被我弄得渾身無力,嬌嗔的說「壞蛋快起來,我這炒飯呢,一瞬間糊了…」我成心不松手,把雞巴從她兩腿之間伸進入,蹭著她的陰戶說「寶物兒,要不要把我這根 黃瓜也炒進入啊…」「那不可,炒了它我吃啥啊…」從這今後當然是一發不可收拾,哥出門的幾天裏邊,我和嫂子基本上每天都要來上幾炮,有時分早上起來都是 被嫂子口交弄醒的,嫂子的性欲如同被我勾的絕了提,可是她也曉得養護,每天給我做好吃的補身子,還每天摸著我的大雞巴說「好乖乖,今後我就指著你了…」如 此下去,到後來即便我哥回來了,咱們也要不時地偷情幾番,最過火的一次,我哥酒醉回來的時分,嫂子在我屋裏正爽著,衣冠不整的把我哥弄睡了,回到我屋裏邊 爽夠了才回去睡覺。趁我哥洗澡的時分,上廁所的時分,咱們都會糾纏。

現如今,我早現已回到家裏邊本分的上班,也有好久沒有去過A 市了,但是表嫂的身形和她的聲響我還經常可以想起,真期望有一天能再回去和她糾纏,乃至是和表哥一同3P她?時機總會有的……

本文章由 admin 于2013年09月05日發布在援交成人小說區分類下,
+複制鏈接 轉載請注明:有表嫂援交的幸福生活-援交|援交妹|台北台中援交
關鍵字:,

好援交妹就要一起分享!

更多援交妹

評論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