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總數:833篇 評論總數:439
當前位置:首頁 > 援交成人小說區 > 正文
建站日期:2013.5.1 運行天數:17760 天 最後更新:2018-8-4
操開母女花-(三)捉奸在床 已關閉迴響。

操開母女花-(三)捉奸在床

2018年01月17日 | 作者: admin | 分類: 援交成人小說區 | 

有個詞叫戀奸情熱。一對戀愛中的情侶,不管上床前彼此多矜持,男的紳士女的淑女,一旦上了床,那麽戀愛中最大的事情,就變成了做愛。似乎有了肉體的表白,再多的語言,再多的行動,都是蒼白的,唯有肉與肉的碰撞,才能讓對方感受到自己有多愛。

同樣。成年男女的關系,一旦有了肉體關系,那麽一切都會圍繞著這個主題。兩個人不見面時,聊天內容都是在說著床上的事兒,一旦見面,那肯定是幹柴烈火。

我和星月姐的約會頻率就很頻繁,頻繁到幾乎我隔一兩天就要去她家一次。甚至周末的時候,她女兒在家,我們要跑出來約會,也要快插快射的幹一炮。

李銀河說過,陰道是通往女人心靈的捷徑。妳幹透了幹爽了女人,就抓住了她的一半的心。

星月姐那些天對我是真好。知道我愛吃餃子,變著花樣的調餡兒包給我吃。廠子裏發點兒啥福利,再小的東西,她也QQ裏跟我說一下,要送給我。每次做愛後,星月姐不管多累多乏,都會把我的頭摟在懷裏,給我掐頭按摩。我還好奇的問她,怎麽會掐頭的。她說她幹姐妹八個,她是老大,老三就是開洗浴的。女兒在學校是特長生,練短跑的,每天訓練量大,肌肉疼痛。所以她就跟老三學了掐頭,每天晚上給女兒按摩放松。正好就在我身上用上了,哈哈。

那段時間,是兩個人感情的升溫期,星月姐像是一個小媳婦兒一樣,每天關懷備至,卻從不逾矩,把我伺候的美美的。

女人在經期來之前,性欲特別旺盛。那次是個周末,星月姐卻特別想要。但家裏沒法去,因為女兒周末休息了。我提議去賓館,可星月特別擔心,不想去賓館。畢竟我倆年紀差著呢,不像是情侶。我那邊是跟同事一起住,也不太方便。正一籌莫展的時候,星月姐說,跟老六聯系了一下,老六家沒人。可以去老六家。

我還沒多問,她怕我多心,就一股腦的告訴我。她們幾個姐妹有個QQ群,她跟老三說過找了一個崩鍋特棒的小情人。結果老三嘴大,八個姐妹都知道了,還說以後有機會要一起吃飯見見我呢。我想這也許是女人之間的一種關乎虛榮心的炫耀吧。後來才知道,敢情這幾個幹姐妹,都有自己相好的。星月這個大姐還算是最老實的一個呢。

老六是單身,一直沒結婚,跟一個老鐵傍著呢。老鐵做火車皮的買賣,給老六買了套房子,每個月沒多有少的給些生活費,老六在廠子裏上個閑班,這日子過得也挺好,唯獨就是老鐵不讓生孩子。最近老鐵沒在沈陽,老六就說可以來她家裏玩,她正好出去做指甲。

我倒是無所謂,反而覺得跟她姐妹有了聯系,心裏對未來的性福有了更高的期待,也就更興奮。星月覺得我會害怕,所以裏裏外外的解釋了很多很多。這個實在的姐姐,對人實在是好。

於是打車去了老六家。星月姐開的門,小兩室,很溫馨,幹幹凈凈的樣子。老六已經走了,星月姐怕我尷尬,早早的打發了她。在陌生的地方,感覺果然不同。我倆很快就滾到了床上。聞著床單上若有若無的香味,想著這張床上每天睡著另外一個女人,還是個小二奶,這種新鮮刺激,讓我特別得硬。居然在剛插了幾分鐘後,就有了射精的感覺。我趕快抽出來,深呼吸,用嘴去舔星月的小逼。正好她那會兒已經被我操得快高潮了,經我突然的一舔一吸,感覺立刻上來了。聽著她呻吟開始變得狂野,我知道她快到了,趕忙用大拇指飛快的左右撥動她的陰蒂,舌頭伸進陰道裏四處亂攪動。果然,星月馬上就嗷嗷嗷的叫了起來,淫水咕都咕都的湧出來,我確實喝了一些。沒什麽味道,不鹹也不騷。

正好我也緩過勁兒來了,我又竄上去,繼續壓著星月一下一下的操。星月第一個高潮剛過去,還有些不適應,但我也顧不上了,雞巴拔起來,甚至都拔到了陰道外,然後猛地全身重量的壓下去,不管陰道內有什麽褶皺阻礙,全被堅硬的雞巴沖開。龜頭在熾熱又泥濘的陰道裏沖鋒,撥雲見日,直搗黃龍,那感覺確實是爽快。

一時間,肉碰肉的啪啪聲,女人嗷嗷的叫床聲,男人粗重的喘息聲,在小臥室裏激蕩、碰撞、共鳴。我們兩條肉蟲,沈浸在性愛的歡愉裏,誰也沒聽到門響。

突然臥室的門就被推開了,我和星月姐嚇了一跳。開門的是老六。老六顏色慌張,看著我們說,大姐大姐妳們趕緊穿衣服,老李回來了,正往家走呢。我已經從星月的逼裏面拔出來雞巴了。但仍保持著激昂的堅挺。老六的眼神在我倆身上遊移,並沒有要關門出去的意思。星月也慌了,顧不上別的就問,不是後天才回來呢嗎,怎麽今天就到了。來查妳崗了?老六跺腳說妳先穿衣服啊!然後看著我倆手忙腳亂的互相找衣服穿衣服,她倚著門繼續說,老李侄子出車禍了,喝酒,馱著別人回家,誰知道怎麽歪了一下,沒人沒車的,就摔倒了。人家倒是沒事,他侄子撞電桿子上,頸椎斷了,說是弄不好就高位截癱了。做大手術,缺錢,老李這不趕緊回來給籌點兒錢嘛。電話裏也沒說太多,反正事兒是這樣了。我跟老李通著電話就趕緊回來了。妳倆趕緊的吧!這一通話說完,我倆衣服也穿整齊了,老六的眼神一直在我雞巴上打轉。

我隨手給抻了抻床單,老六說妳們甭管了,先走先走,我收拾就行了。說著就去開窗子通風散味兒去了。我和星月趕快出門。關門前,我探頭跟老六說了個謝謝。老六一笑,眉眼一飛,說沒事兒小帥哥,以後還來玩兒哦!

出了門,我倆這個緊張的呀,心裏撲通撲通的,也沒了心思再繼續了。我打車送星月到她們家附近,我就直接回家了。回家就收到星月一堆的QQ信息,說這次沒安排好,讓我受驚了啥的。我到家,勁兒也就過去了。再加上老六的態度,讓我覺得很亢奮,於是沒聊幾句,就全把話題扯到她們幾個幹姐妹身上來了。說到最後,星月說,這次是她沒安排好,以後絕對不讓我再受這種驚嚇了。

可是,生活往往給我們一些重復的挫折,讓我們滿以為以後再不會有的事情,再打我們一個措手不及。話說完沒幾天,星月姐說學校教練誇女兒呢,說是個好苗子,可以重點培養成專業特長生,中考直接保送市重點中學,高考還能加分。最後讓家長給多買點兒牛肉雞蛋,多補補。昨天燉了一鍋牛肉,燉的多,讓我今天白天過去吃。

那天沒射,憋了幾天,我也想了,於是頭中午就到了星月姐家裏。已經是初夏了,家裏有點兒熱,中午我和星月吃了牛肉喝了點兒啤酒。飯桌也沒收拾就直接上床了。

畢竟隔三差五的幹了一個多月了,兩個人已經很熟撚彼此的敏感點。沒幹多久,就一個小高潮。我提出來,讓星月姐騎在我身上來一會兒。

我曾經在一篇色文裏寫過,達芬奇的雞蛋和女人的逼,都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沒有哪兩個女人的逼會是一模一樣的,就像沒有兩個雞蛋是相同的一樣。逼的構造不同,直接影響到女人的高潮質量。所以玩的多了,妳會發現,妳在好幾個女人身上百試百靈的後進式,會懟得眼下這個女人喊疼。妳覺得最沒味道的傳統男上女下,卻是某個女人唯一高潮的姿勢。

這樣想來,性愛的各種花樣姿勢,應該是被女人們研究出來的。因為女人們最懂得什麽姿勢會讓她自己達到最爽的那個高潮。

需求是第一生產力,需求才是造物主。

星月最愛的是後進式,而我最愛的,是女上位。我是個美乳愛好者,女上位的時候,女人的胸在妳眼前一蕩一蕩的,一拋一拋的,再搭配上沈醉的表情、飛揚的長發,那絕對是視覺盛宴。可惜,星月最不喜歡女上位,她一直掌握不到動作要領,不會動,只會蹲著上下擡動屁股,這樣全身的肉都在動,很快就累了。所以我央求她女上位的時候,她還是有些不情願的。但到底是待人實誠的星月姐,為了我的快感,還是賣力的挺動著腰身。我沒讓她脫文胸,我喜歡看著她那個大紅色的文胸將兩個碩大堅挺的乳房緊緊裹在一起,擠出一條深深的乳溝來。

為了劇情進展,我要先普及一下星月姐姐家的戶型圖。那種80年代老式的住宅樓,多數都是這樣的格局,一梯三戶,星月家是3號門,就是門在東,開門就是一個小客廳,特別小的僅能放下一張餐桌那種。對著房門的是兩個臥室門,左邊也就是南邊的,是主臥,右邊是側臥,北面是廚房廁所。也就是一進屋門,沒幾步就是臥室。

好,高潮來了!

我和星月在主臥床上用女上位正癲狂的時候,聽到一聲鐵門碰上的聲音。當時我倆就楞了。然後,一個學生頭的女孩就站在了主臥門外,看著屋裏的我們。

相信那一刻的我們應該很美。剛剛午後的陽光很亮,從陽臺射進來,打在我們的右側面,我靠在西床頭,雙手抓著星月的兩顆大乳房,火紅的蕾絲文胸和雪白的肌膚形成鮮明反差,豐乳細腰和因為坐姿而更加隆起的臀,女上位讓曲線畢露無疑。而女體身下的男人,緊繃的肌肉和粗壯的 大腿,在陽光下閃著蜜色的光。

那一刻,時間靜止。星月轉過頭去對著房門呆住了,我捧著豐乳挺著腰也楞住了,只有我和星月上一刻激情的叫聲還隱隱回蕩。

下一刻,一片倉皇。星月先踉蹌著跳下床沖出去帶上了門,嘴裏脫口而出的是:“妳怎麽回來了,小雪。”。我慌亂的穿褲子卻忘了先套內褲,想重新脫下褲子,又幹脆不穿了直接把內褲塞兜裏。找鞋,發現鞋還在客廳,進門換了拖鞋的。。。。。慌亂,第一次這麽狼狽不堪。

我在屋裏狼狽穿衣的同時,星月已經在屋外用明顯呼吸不勻,還帶著一絲顫抖的聲音又問了一遍女兒:“小雪妳怎麽回來了?”

“我們教室被占了,小升初呢,占了我們教室,老師讓我們下午放假。”

聽孩子的聲音,不像是受了大的刺激,反而是很平靜的感覺。這讓我心裏先松了一口氣,最怕給孩子帶來什麽刺激,影響孩子的心理成長。

“哦,妳沒去妳姥兒哪兒呀?”

“去了,中午在我姥兒那兒吃的。”

“那……妳進來時候看見收廢品的了嗎?”

“沒,沒看見。媽,屋裏是誰呀?”

“哎呀,別讓他走了。我正收拾屋子呢,剛喊給他讓他收走陽臺上的那些紙殼子。妳快去給媽看看,喊他一下,別讓他走遠了。”

“我不去。媽,妳咋也不穿件衣服啊!”

“哦,我收拾屋子出了一身汗,剛脫了,換睡衣。妳快去門口看看,喊一嗓子去,別讓他走遠了!快,聽話。賣了紙殼子,妳拿錢買點兒冰棍兒回來”

“我不去,媽,這鞋是誰的呀?”

“妳這孩子,咋不聽話了,讓妳去妳趕緊去,一會兒人走遠了喊不著了!快點兒地”

“媽,妳就別攆我了,我都看著了。屋裏那人是誰呀?”

已經穿好衣服,就趴在臥室門裏聽著的我。聽到這裏,覺得我應該出去了。

我有一個情結,來自初三時候,跟學姐晚上約會,被幾個當地的地痞給截住了。當時從沒打過架的我,嚇懵了。還是學姐擋在我身前,用她家在刑警隊做大隊長的叔叔的名號,鎮住並驅走了地痞的騷擾。那次起,我就暗下決心,此生,再不讓女人擋在我身前去為我抗事兒。

所以這一刻,我必須得站出來,讓尷尬的星月姐解脫,我來抗起,我來化解這件事。

我出來的時候,才正式的看到了小雪。

個子高高的,瘦瘦的,但肩寬。校服下看不到身材,唯獨胸上已經能看到有兩個鼓包。看來女孩完全隨了她母親的豐乳基因。學生頭,鴨蛋臉,下巴尖削,嘴也小,鼻子也細,唯獨兩個眼睛大大的,映著臥室裏的光。不能說好看,但孩子都帶著一種稚氣的可愛。讓妳不討厭。

我出來的那一刻,星月姐就急了,回身就往臥室裏推我,小聲說妳甭管妳甭管。我按住她的胳膊,用力把她扯到我身後來,說:“我來!姐,妳先回屋把衣服穿上。我跟小雪說。”說著,我把她推進屋帶上門,自己走到小客廳的餐桌旁,坐了下來。

“小雪,我是妳媽的同事,今天第一次來家裏做客,中午一塊兒吃了個飯,喝了點兒酒,就在屋裏歇了會兒。”

“快得了吧!”小雪就站在我面前不遠,眼睛彎彎的帶著點兒促狹的笑意,還有點兒勝利的小驕傲,尖尖的下巴往上仰著,以至於整個胸脯都挺得很高。“我知道妳,妳是我媽的網友,妳網名叫逸仙吧?真名叫顧鐵軍。是不是?什麽同事呀,妳可別忽悠我了,哼!”

這次輪到我目瞪口呆了。難道星月姐跟孩子也說過我?我一時間準備好的詞兒都斷了,啞口無言。

看我呆住的吃驚表情,小雪就更得意了。“哼哼~告訴妳吧!妳倆聊天我都看過,天天兒來我們家還說第一次來,妳忽悠誰呢。”

“好吧!既然妳都知道了,我也就不隱瞞了。”嘆口氣,我被這孩子打敗了。“小雪,我不是想忽悠妳,只是不想讓妳心裏難受,是為了保護妳。妳能明白嗎?”

星月姐已經穿上衣服出來了,站在我和小雪之間,憐愛又忐忑的看著小雪。正好接上我的話茬說:“大鈕,妳是媽媽的心肝,妳是媽媽唯一的依靠了。妳爸扔下這家一年一年的不回來,妳要是再有點兒啥事兒,媽媽可怎麽活呀。”一提到老公,星月的聲音就開始硬咽了,話說完,眼淚已經在眼眶裏了。我覺得,她老公不僅僅是她說的去南方跟人做生意這麽簡單。

“媽~~”小雪走兩步,雙手牽住她媽媽的手,像個小大人一樣的安撫說:“我沒事兒啊,我早就知道妳們倆的關系了。我知道媽媽帶著我不容易,我願意讓媽媽開心。”又轉過頭來看看我,繼續說“妳倆的聊天記錄我都看過了,我支持妳和我媽好。我爸對不起我媽了,我不能讓我媽委屈,我想讓我媽開心幸福。”

“小雪~~”星月姐母性泛濫,眼淚劈裏啪啦的就下來了。我想起身過去安撫,又覺得在孩子面前,實在是做不出來。倒是小雪表現出特別懂事,伸著胳膊幫媽媽擦眼淚,一邊繼續安慰“我都大了,我早就懂了這些事兒了。媽媽妳是個女人,妳需要男人呀。我願意讓妳找他,我不會跟姥兒說的,我給妳們保密,好不好。”

那一刻,除了千斤重擔放了下來的輕松感,更多的是對這個孩子的肅然起敬。感激,我居然會生出一種對小雪的感激來。

時至今日,我已經忘了當時小雪說的具體的話了。但是意思絲毫沒改,當時那個小客廳裏,就是這樣的幾句對白。人們總對過往發生的走心的事情,記憶深刻。就像我現在,一邊打字的時候,當年那個場景還歷歷在目,小雪挺著小胸脯在我面前笑著的樣子,特別深刻。

星月的情緒隨著眼淚傾瀉下來,就失去控制了。抱著小雪一邊哭一邊親。我能理解,作為母親,這一刻讓女兒看到自己赤身裸體做愛還放浪叫床的模樣,心裏會是怎樣的五味雜陳。我想繼續安慰,可是好像話都讓小雪說完了,我再說什麽都挺尷尬的。我站起來,從桌上拿點兒紙遞過去,星月姐接過紙擦擦淚,低著頭說:“小顧,要不妳先走吧。”

我想了想,確實不能再留在這兒了。不合適。但是我又擔心她們娘兒倆。我就沒動腳步,說:“沒事了,姐,別哭了,小雪這麽懂事兒,妳該高興才對呀。別哭了,哦~”

一說這個,星月姐眼淚又下來了。還是小雪,半轉過頭看著我:“行了!妳走吧!我哄我媽就行了。”我確實也不知道說什麽了,小雪這麽懂事,我心裏也放下心了,回頭去穿鞋,準備走。

星月見我要走了,也緩過神兒來,抽泣著過來,想跟我說句話,又不開口。我一邊蹬鞋,一邊跟她們娘倆道別。星月看著我,說抱歉啊對不起啊。又習慣性的帶一下小雪說跟哥哥說再見。我那一刻尷尬了,趕忙糾正說,叫叔叔吧,叫叔叔。還是小雪話接得好,說妳跟我媽一塊兒就是我叔叔,咱倆妳就是我哥哥。

磕磕絆絆的出了門,下樓,走到小區外,才感覺到一陣風把心裏吹清醒了。回頭看一下那個破舊的老小區,剛才的一幕一幕又在眼前過了一遍。心裏想,這叫個什麽事兒!

打上車往回走,習慣性的掏出手機來,QQ的圖標正歡快的跳著。打開一看,有個女號加我,上面寫著,哥,我是小雪!

本文章由 admin 于2018年01月17日發布在援交成人小說區分類下,
+複制鏈接 轉載請注明:操開母女花-(三)捉奸在床-援交|援交妹|台北台中援交

好援交妹就要一起分享!

更多援交妹

評論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