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總數:865篇 評論總數:439
當前位置:首頁 > 援交成人小說區 > 正文
建站日期:2013.5.1 運行天數:17877 天 最後更新:2018-10-5
操開母女花-(四)遲到的肯德基 已關閉迴響。

操開母女花-(四)遲到的肯德基

2018年01月20日 | 作者: admin | 分類: 援交成人小說區 | 

2010年的時候,安卓還不算普及,最火的還是諾基亞和三星。我當時的手機是E71,讓我玩得特別溜,打字比用電腦還快,而且很多快捷功能,以至於我能在褲兜裏不看手機,就能盲操作。特別懷念那個時候的手機,各種款式,又好看,又好用。不像現在,千篇一律的模樣,毫無新意可言。

好,不吐槽,回歸正文。

第一時間加上小雪,我就給她打了一大串話。大概的意思是,先誇了誇小雪是大孩子了,這麽懂事,對媽媽真好之類的。又保證會對她媽媽好,約定一起安慰媽媽,讓她的生活多姿多彩起來。小雪回的信息可是大有內容。聽那個意思,她媽媽以前就找過網友,但是見光死,所以她媽媽很傷自尊,也沒了自信。而且,聽這個意思,她爸爸是在廣西有了女人,是拋棄了她們母女倆不再回來了。再有,就是她對我這個人很喜歡,因為我一直在溫柔的安慰媽媽,跟媽媽說很多掏心窩的話,讓媽媽開心。

現在想想,那時的小雪剛剛做了一件自認為極其偉大的事情,滿心的驕傲歡喜,字裏行間也禁不住流露出來。她還煞有介事的告訴我,她懂男人和女人之間的事兒,她們班就有搞對象的,她都見過他們親嘴兒。我問她有沒有男朋友,她說沒有,不過班裏男生老給她造謠說誰誰誰喜歡她,可她覺得那個男生很悶,她不喜歡。

時斷時續的聊了一個下午,我問她媽媽幹嘛呢,她說媽媽收拾陽臺呢。我估計星月姐還是不好意思面對女兒,借故收拾陽臺其實是躲著自己平復心情去了。聊到最後,小丫頭告訴我,她知道媽媽的QQ密碼,會不定時的上QQ看她的聊天記錄。還告訴我,以後啥事兒不許瞞著她,必須告訴她才行。逗得我直樂。發了各種誓言,答應了她。小丫頭又問我,哥哥,我這麽幫妳,妳怎麽感謝我呀?我趕快表態,買文具?不喜歡。買衣服?不用。帶去玩?不要。那怎麽辦呀?小丫頭回過來一句:“請我去吃肯德基吧!”哈哈,這麽好打發的孩子,我立刻滿口應承下了。

當時還覺得,這生活太奇妙了。上了媽媽,女兒還給幫忙安慰。而且以後更不用擔心女兒知道了。再往遠了想想,我是不是可以晚上就住在星月姐家裏了,哈哈哈哈。想想就美。

可事實確實殘酷的。接下來的日子,星月姐以最近先不見面,要挽回在女兒心中形象為由,拒絕了我的幾次邀約。而我,已經通過星月姐的空間評論,聯系上了老六,開始和老六聊得火熱。

這樣看來,那時的我真薄情。這邊還沒怎麽著,那邊就又勾搭上了她的幹姐妹。但是,我想每個能稱作獵人的狼友,每個老司機,每個過來人,大概都能理解當時我的心態。

那是一種怎樣的誘惑力啊。妳知道那個女人沒老公,只有個經常不回來的老鐵,她又給妳拋了媚眼,心裏清清楚楚的知道這女人也對妳有意思,只要搭擱上,就一定能操了,而且女人也願意讓妳操。妳說,妳的心還能踏踏實實的守得住嗎?

男人們可以這樣想一想,玩過傳奇的兄弟,妳剛爆了一件屠龍,祝福油喝到了幸運7,然後就下線了。妳說妳怎麽忍得住好些天不上線去顯擺一下,不去殺兩個人試試刀,不在公會裏炫耀炫耀呢。

女人們可以這樣想,剛知道萬達裏古琦專櫃3折出一款包,而且就剩下一個妳喜歡的顏色了。妳說,妳能忍受不去買?不去敗?不可能!對不對?

我就是這樣,當有這麽一個機會時,我什麽都顧不上了,一門心思只想趕快把這個女人拿下了。

拿下老六的過程比較有意思。星月的QQ用的是自己的大號,也就是說,她就沒想過再弄個小號隱蔽自己,而是一片赤誠的用自己的大號在網上交友。這個實在的姐姐呀。她的空間裏經常會轉發一些雞湯文,每次都會有一幫人點贊。空間裏點贊的人,不像微信朋友圈,只能看到自己好友的,而空間是所有人都能看到。於是我就細細篩選了她的空間點贊人,篩選出幾個頻率最多,而且留言明顯是閨蜜類的,然後挨個兒申請好友。

於是,我加了老三、老六、老八。她們姐妹中的三個,哈哈。

當然,那會兒我還不知道是誰呢,但我琢磨了一個很好的借口。我說我是星月姐的朋友,她最近心情不好,一直不見我,我擔心她,有沒有別的辦法。於是在空間裏找她的好朋友,想通過這個辦法找到她的幹姐妹們,拜托姐姐幫忙安慰一下。

於是我加上的那三個姐妹很爽快的通過啦。也立刻就熟識了起來。老八是最小的一個,她不怎麽愛說話,但很真誠,答應我這兩天就組織一次姐妹的聚會,一起喝喝酒,寬慰一下大姐。這裏要說一下,她們幾個姐妹都喝酒,而且酒量都特別不錯。除了星月,剩下的應該都會抽煙,起碼我知道的老三、老六都會。

老三畢竟是開洗浴的,風塵事兒見多了。一張口說話,便知道這是個極其聰明的女人,對男女之事很通透,要想拿下得需要真的打動她,或者她真的喜歡妳。從字裏行間感覺不到老三對性愛太多的渴望,我想,她一定不缺床伴,而且也應該有過很多床伴,才能對我這個大姐的“崩戶”有一種很隨和又了然於胸的感覺。

男人就是這樣,對倒貼的女人是沒那麽大興趣,往往上了也不會很珍惜。反而對那些不太好上手又覺得很有希望上手的女人,充滿了攻城掠地的攻擊性。

接觸了她們仨後,我目標很快就專一到老六一個人身上,對老三老八興趣缺缺。但老三是個很好的聊天對象,因為她很懂也很透,妳一說,她就全明白了。老三後來一直是我毫無顧忌談論性愛的好姐姐,直至她的洗浴中心被人查封,才漸漸斷了聯系。

老六則不然,老六是個矯情的女人,愛講情調,有一套自己的理論。她的理論就是,男人要想操我,請吃請喝買禮物,那是必須的。而且要看我喜不喜歡這個男人,不喜歡的姑奶奶一眼都不看。妳看,就是這樣,和星月姐的樸實完全不同,這也是為什麽她不結婚而傍老鐵的緣故吧。

我借著傾訴對大姐的相思之苦為由頭,很快就跟老六聊得火熱。話題從她的一句“妳跟大姐崩鍋和諧不?”,好奇的問話開始,轉向了彼此對性愛的探討。我抓住機會詳細的描述了我跟大姐崩鍋的激烈,其中最打動她的,應該是我們一做愛就是一個多小時,而且一天做三四次。想想也是,老六傍的老鐵年紀不小了,身體上肯定比不上我這個二十多歲的小夥子啦。再加上我在看似無心的講述過程中,刻意強調時間長讓大姐多次高潮後的那種平時達不到的頂級高潮。老六很快就動了心。

於是,也就聊了一個多星期吧, 一次看似的偶然,老六說朋友送了幾箱酒,自己搬不回去,老鐵又出門了,問我能不能幫著搬一下。我當然義不容辭啦!打個車過去,跟她一起打車到家,把酒全搬進了地下小房裏。又順理成章的跟著老六上樓去洗洗手喝口水。

我是個不太愛主動的人,別看QQ上聊的多露骨,真的到了事上,我還是很矜持的,骨子裏的東西,一時很難改變。所以坐在老六家的沙發上,我還是很正經的跟六姐聊著沈陽的天氣。正是夏天,沈陽的女人們是不吝嗇穿各種時髦又性感的衣服的,比起華北地區的女人要洋氣也性感許多。

我就借著這個話題說,真喜歡這倆月,因為可以看到很多高跟絲襪的美腿。夏天真是男人們的天堂。六姐在廚房切水果,接話說,夏天也是女人們的天堂呀,因為可以盡情的穿好看衣服顯擺自己的身材啦。

我說那也得是有身材的女人,沒身材的想露都沒有啦。

“咋地!擠兌姐姐吶是吧?”六姐端著盤水果出來,酒紅色的波浪發松散的紮在肩上,也沒卸妝,長長的眼睫毛簌簌的抖著。她今天也穿了短裙絲襪,不過在家裏就換了雙涼拖,這妖精,居家拖鞋都得是帶跟的。

“哪有呀!我可沒擠兌妳啊!六姐。妳身材這麽好。”我還真是一頭霧水,六姐個子不高,身材嬌小玲瓏,說瘦吧也不算瘦,屁股上有肉,但腿很細。胸脯不算大,也就是個B杯的樣子,可配上小細腰,就挺顯曲線的。勝在她愛捯飭,穿衣打扮配飾各方面都有品味,把一個本來普通女人的身材,修飾得一眼看過去就是個美女。

“還說沒擠兌我,不就是我這倆紮小點兒嘛,沒有大姐的大。哼!”女人挑一塊菠蘿放進嘴裏,斜著眼睛剜了我一眼。東北管奶子叫紮。

“那是因為妳瘦呀,人瘦了紮就小點兒。可不影響曲線呀,跟我姐的小蠻腰一比,謔,這倆紮還真顯大呢!”我趕緊往回找補,誇誇腰細,女人高興。

“行啦!別哄我,知道妳們男人都喜歡大胸!”

“我就不,姐,我真不,我覺得最好的尺寸就是妳這麽大的,看著不累贅,摸著還有貨!”

“荷,妳知道我多大呀,還摸著有貨,哈哈哈哈~~”六姐笑的時候,用捏著牙簽的手擋著嘴,聲音含在嘴裏,帶著點兒鼻音,女人味十足。

“我。。。。我沒摸過,我也看得出來呀!這不就在這兒擺著呢嘛。那麽大!”我裝傻充楞,然後盯著她的胸,用手往前比劃了一下。

六姐更加樂了,在沙發上前仰後合的樂,樂完了瞇著眼看著我說:“鐵子妳真逗,妳不知道女人都有魔術胸罩呀。”她們幾個都叫我鐵子,一是我名字叫鐵軍,小名就叫鐵子,二是東北話裏本身就有鐵子這個詞兒,叫著順口。

我繼續裝傻,張大嘴說,啊!敢情妳這個是魔術胸罩擠出來的啊。

六姐笑得臉也紅了,眼睛裏也水汪汪的,斜坐著看著我,半天沒說話。

我等她說話,看她就這麽瞇著眼歪頭看我,就是不開口,我楞了一下,剛想再接句話的時候,六姐突然說了一句:“妳摸摸不就知道了嘛~~”。聲音突然就柔媚下來,還帶著點兒害羞。

那一刻,我血氣上湧,心裏一直蠢蠢欲動的情欲,終於找到爆發的借口了。我喘了兩口粗氣,沖著胸就撲了上去。

不得不說,六姐是個很會做女人的女人,這一刻,她完全沒了姐姐的姿態,像個剛談戀愛的小姑娘一樣,矜持、害羞、欲拒還迎,臉上帶著點兒緊張,迷離的眼神又飽含期待。

我把雙手抓住六姐的兩只奶子,隔著硬硬的海綿用力的揉搓,嘴卻找到她的耳垂,一邊粗重的在她耳邊呼氣,一邊喃喃的說六姐我想妳很久了我真喜歡妳可想操妳了六姐!

這一刻,必須讓女人感受到男人對她的身體是多麽的饑渴和迷戀。女人才會因為虛榮的滿足而更加打開身體去取悅迎合。

我從耳垂沿著頸側一路吻到鎖骨,在鎖骨上深吻一下,轉而向上,舌尖從喉頭到下巴細細的劃上去,用舌尖把女人的下巴擡高,這個仰頭的姿勢讓女人很自然的閉上眼睛陶醉其中。最後才找到她的雙唇,蜻蜓點水的輕吻兩下後,用力吻下去,同時雙手也從乳房穿到腋下,把女人的身子緊緊箍在懷裏。

那一刻,妳能感受到女人從身體裏面被擠壓出來的第一聲嬌吟。

前面的唇繼續深吻,細密不斷,讓女人開始呼吸艱難,有了窒息的感覺。缺氧會讓人的大腦迅速進入迷亂的情欲狀態裏,忘掉最後一點清明。同時,左手大幅度撫摸整個背部,右手探下去,在屁股上揉捏,時不時的,屁股上的手要往臀溝裏面伸一下,似有似無的撩動小逼周圍的肉肉。每次手探進去,女人的屁股就會不自覺的加緊再松開,迎合著想要得到更多。

六姐的身子軟得像面條一樣,在我身子下面任由我擺布,從領口裏散發出的熱氣,夾雜著香水的味道,濃郁而淫靡。當我把手抽出來從前面摸到短裙下的時候,手指能敏感的感受到大腿中間小逼裏面噴發出來的熱氣,一股熱熱的帶著濕漉漉的潮氣。

我故意不脫她的衣服,只隔著絲襪不停的用手蹂躪陰部。果然,女人的兩條腿開始不停的蹬來扭去,腰也開始往上挺去找那根讓陰蒂痙攣的手指。看著女人在妳的手指下發情,撕掉矜持,忘乎所以,那一刻男人的成就感爆棚。

很快六姐就受不了我的挑逗,睜開雙眼撲上來扒我的襯衣,然後貼在我的胸前吸吮乳頭,小手也胡亂的在下面解我的褲扣。和星月姐不同的是,六姐似乎很熟練解這種按扣的皮帶,一按一推,很順利就解開了。不像星月姐,怎麽弄也弄不開。

就在六姐家米白色的布藝沙發上,我挺著大雞巴,操爽了六姐。

六姐的高潮表現不明顯,妳甚至感覺不到她究竟什麽時候高潮了。因為她從雞巴插進去的那一刻,就表現得特別瘋狂,叫得特別浪,身體也緊繃,似乎每一刻都是她的高潮。我甚至後來懷疑,六姐是不是一種刻意取悅男人的表演,演得多了,久而久之,就成了她自己獨特的做愛狀態。

但六姐的淫詞浪語要比星月姐多多了。她會在妳快速抽插的時候高喊:“真猛,大雞巴真猛,把小逼操爽了!”;又會抱著妳的腰像抽泣一樣的哀求:“不要停,不要停,求求妳了,就這樣操我,別停!”;還會在妳快要高潮的時候配合著叫:“我要妳!快射給我吧!小騷逼想吃精子了,小騷逼好久沒射進去了。我要!大雞巴!我要妳射~~~”

就像妳看到的,一個被調教成熟的騷貨。不管在人前多麽矜持,一旦上了床,動了情,一切偽裝都會消褪,還原給妳那個真實的騷浪的她。

每個狩獵多年的老司機,應該都有相同的心態。一旦女人搞上手了,平時的聊天就沒多大意思了。以前互相引誘時候的聊天工具,就變成了約炮時候的聯系方式而已。少了那種勾引期間日夜在線等著信息的執著和熱情。
我和星月在女兒抓現場之後,便陷入了一個感情的冰封期,聯系得很少,她不敢上QQ,怕女兒再看到,更不敢再約我,心裏也有了陰影。而閑不住的我,剛開發了六姐,和六姐打得火熱,也沒太顧得上跟星月聊天。
我一度把這種行為,形容成“狗熊掰棒子”。眼睛一直在盯著前面的玉米棒子,口水嘩啦嘩啦的,因為眼前總有新棒子,所以總感覺自己還沒吃飽,饑渴的一直往前走著。掰下來的棒子就夾在胳肢窩裏,心裏想著反正這棒子已經是自己的了,隨時餓了隨時吃。但眼前面的棒子還不屬於自己,那個棒子才是要趕緊去掰下來的。等掰到新的棒子,又覺得胳肢窩裏這個不如手中剛掰下來的新鮮,於是毫不吝惜的撇了胳肢窩的,又無比珍惜的把手裏的塞回胳肢窩裏去了。
就這樣,那些常年獵艷的男人們,一直在不斷重復著“發現——勾引——上床——冷落——發現”的一個循環過程,“禍害”著一個又一個女人。
而那些剛被胳肢窩夾熱了,又被無情撇下的女人們,嘗到了甜頭,那裏還守得住,於是又跑回玉米稈上,打扮成剛成熟的新玉米棒子,等待新的狗熊出現。這也是調查說中國人的出軌率已經超過美國人的緣故吧。
反過來再想想,也許妳當做新鮮玉米,費盡心機掰下來捧在手裏的嫩棒子,已經是被好幾個狗熊掰過好幾個胳肢窩夾過了。這樣就形成一個循環,讓每個人都不斷的在嘗鮮高潮和厭棄的過程裏滿足著自己的征服欲和性欲。畢竟女人的逼很難在短時間內讓人給操松了,而女人又是天生的演技派。所以女人從第一次被掰下來開始,直到五六十歲停經,只要自己想要,可以一直站在枝頭享受不同的男人來掰自己。即使那些在炮火裏經歷多少年已經人老珠黃的熟女們,也有一片專門喜歡“熟婦”甚至“超熟婦”的男人市場。可男人們就要遜色許多了,年紀稍微大點兒,體力跟不上了,即使心裏再想,也很難再掰下來一個玉米棒子了,只能眼睜睜看著後來的年輕狗熊們步履生風的超過自己,掰走所有的嫩棒子。我個人覺得,在男人和女人的這場大博弈裏,貌似男人一直在獵取又丟棄,占據著上風地位,但真正的贏家,是那些在一次一次掰了扔了再等著掰的過程中享受各種快感的女人們。
扯遠了,隔兩天不寫,思路就很難接的上上一段了。這麽多年狩獵經驗,各種感情經歷,隨著年紀越來越大,總會生出一些感慨。懷舊、總結,這是老去的征兆吧,哈哈。好了,繼續咱們這段故事。
一直認為,我應該是六姐眾多炮友中的一股清流。因為六姐跟著老鐵認識的都是些三教九流的人物,多數是陪著老鐵打牌時候認識的,所以六姐裙下的炮友,多是手頭闊綽的生意人,不談太多感情,對上眼,又肯花錢,就能爬上六姐的床。我以為,六姐這樣子,是因為她從老鐵那裏得不到愛,寂寞空虛所致,但後來老鐵做生意賠錢,落魄後,六姐依然不離不棄,甚至隨老鐵跑到內蒙的窮鄉僻壤裏,也毫無怨言。這種重情重義的作風,讓我對東北女人刮目相看。
我和六姐的炮友關系一直保持到我離開沈陽,但是我們做愛並不頻繁。因為她的生活裏的主角是打牌,和工作上的同事們打牌,和棋牌室的牌友們打牌,和老鐵的朋友們打牌。打牌之余,才是做愛。在東北,打牌成風,吃和玩,是東北生活中很重要的兩項,這也是東北經濟沒落的一個因素吧。
我是個閑不住。和六姐過了蜜月期,星月又約不出來,我就繼續在網上釣新的網友,QQ天天在線。我小時候愛都推理小說,那時候不只是福爾摩斯,還有阿加莎克裏斯蒂,後來又看了金田一和柯南。所以養成了從細節來推理的習慣。我就喜歡看別人的QQ空間,然後從那些心情呀、簽名呀、點贊留言等各個字裏行間,以及照片、地理位置、手機後綴等一切細節來推斷這個人。往往這樣的細節,會在聊天時起到畫龍點睛的作用。
我就經常看小學的空間。90後的空間特別絢爛,各種殺馬特,各種星星點點的裝飾。於是我就發現,小雪特別喜歡玩勁舞團或者叫QQ炫舞吧,反正是個跳舞的遊戲。有一個遊戲裏的男朋友對她特別好,兩個人頻繁的在空間裏互相點贊留言,老公老婆叫得不亦樂乎。偶爾我們也聊幾句,但是更多時候,她只要上了QQ,就是在玩遊戲中。小丫頭還記得我們的約定,讓我請她吃肯德基。我其實在上次抓現場之後的第二天,就跟星月姐說了,小雪加我QQ的事情,也說了小雪要我請吃飯。但星月姐當時很惶恐,一再要求我不要跟小雪多說話,盡量不說話,更別提請吃肯德基了。我理解一個母親保護女兒的那種本能,所以我很配合的沒再跟小雪多說話。而小雪也很快淹沒在我不斷加入新人的QQ好友裏,淡出了我的視線。
2011年春天,我QQ上加了一個大哥。他自稱是以前在人性本色論壇裏看到過我的色文,他的妻子對我所描寫的性愛特別向往,想讓我跟他老婆聊一聊。(這是真事,我以前筆名逸仙,寫了一個十五六萬字的長篇連載,叫《那些混亂的日子》,以顧鐵軍的第一人稱記述了我在北京的各種性愛經歷,包括了群P,夫妻,單女,甚至BISEX。)這樣,又一個女人走入了我的世界,這個叫燕若雪的女人,在此後的幾年時間裏,帶我看到了不一樣的女人,讓我深深地愛上了這個有夫之婦。我們文字做愛、QQ遙控、再到見面做愛、到相攜出遊、她懷孕、孕期做愛。在大哥刻意回避的監督下,我和燕若雪相識、相知、熱戀、到最後的分開,經歷了一場唯美的戀愛。以至於到現在,老婆白流蘇問我最喜歡的女人是什麽樣子的,我就會閉上眼,一邊幻想著燕若雪的媚態,一邊描述著她的美好。
就這樣,有了一顆新鮮的玉米棒子在前面吸引著我,星月姐、小雪,都漸漸的淡出了我的生活。到後來,廠子倒閉,我離開沈陽回到河北,再也沒見過她們娘倆。
但是,QQ一直在。偶爾會看到,小雪開始戀愛,發很多戀愛中少女的心態。90後女孩的戀愛不像我們80後那般矜持,她們似乎從小就什麽都懂得,滿嘴臟話妳媽我媽他媽的互相留言,赤裸裸的挑逗,親嘴崩鍋都會出現在空間的留言裏,肆無忌憚,無所顧忌。以至於我都驚訝於,這個孩子怎麽會變成這樣了,還沒十八歲,就在空間裏說XX小騷逼多愛搞破鞋,還撩她男朋友,真想撕了那張給XXX口爆多少次的嘴。看到這樣的話,居然讓我蠢蠢欲動,想去上了這個印象中眼睛大大的小丫頭。
2013年,小雪代表沈陽外國語學校,參加了全國的中學生田徑錦標賽。
2015年秋天,小雪跟著她的教練,來到了河北體院,成為一名河北體院的新生,主攻4X100米接力。
那一年,小雪和男朋友分手了,QQ簽名以每天5、6條的速度更新著她的各種不舍和失戀的痛苦。也是因為這些頻繁在我QQ空間新消息中跳動的狀態更新,讓這個小丫頭重新回到了我的視線裏。而那一年,我已經在唐山簽了一個大單,跟著我人生摯友造哥同誌,頻繁出入於唐山龍澤路上大大小小的KTV夜總會洗浴等地,享受著人生第一桶金的喜悅。
也是那一年,我認識了我的妻子白流蘇。
知道小雪來了河北之後,我的心裏就隱隱約約的總惦記著。畢竟和星月姐有過那麽一段經歷,小雪又是親眼見過我和她媽媽做愛的場景,在我心裏,小雪身上從一開始就蒙著一層淡淡的曖昧的粉紅色的柔光。
於是,一次酒後無聊翻手機時,我給小雪發了一條信息:“小雪,妳在石家莊上大學呀?我也在石家莊!有石家莊有事兒了找哥!”
沒想到小雪很快發來了信息,說哥,妳跑到石家莊了呀。能給我找輛二手自行車嗎?我想買輛自行車,但是不知道去哪兒買。
女孩子一個人身處異地,最需要的是關愛和依靠。這也是為什麽總會有“畢業就分手”的現象。所以最好吊的就是大學生了,她需要有個男人像家人一樣的幫她處理一些生活事務,需要有個男人扮演她父親、母親、哥哥、男朋友。妳做到了,她就會把妳納進心裏來,向妳奉上她的心,她的肉體。
唐山到石家莊很快,開車也就五個半鐘頭,心血來潮的我,當晚就開車到了石家莊。先在石家莊找了家酒店住下,給小丫頭發了個QQ,告訴她明天帶她去買自行車去。隔著QQ,都能看到她開心的樣子。異域他鄉,一個小女孩找到親人的開心。
我從不賴床,晚上睡多晚,第二天也是7點就醒。簡單洗漱一下,我開車去她們大學接她。體院在石家莊郊區,距離市區有一段距離的車程,就像沈陽的沈北大學城一樣,是一片高校聚集地。說起沈北,那裏有些小空姐,品質確實不錯。哈哈。
一路想找個像模像樣的早餐店都沒找到,但是學校門口小吃攤子很多,我停下車,順手買了兩杯粥兩個煎餅兩枚茶葉蛋。然後就按照QQ裏約好的,在學校北門口等她。
剛入秋,早晨的空氣很清新,略帶一絲絲涼意。剛升起的太陽還沒什麽暖意,只是用一片金黃色把校門口的綠樹都塗上一層金光。偶爾一兩聲鳥鳴,把人的心情給逗弄得愉悅起來,遠處隱約能看到三三兩兩的大學生們在妳的視線裏朝氣蓬勃。在這樣的清晨,等人,也變成一種愜意的享受。
遠處有個高挑的苗條身影進了視線,吸引我的是一種帶著韻律的波動。這韻律既有馬尾隨著腳步的左右擺動,又有胸前曲線頂起T恤的跳動。
走進些,那眉眼也清楚了起來。還是一雙大眼睛,彎彎的,小臉兒已經長開了,兩個顴骨圓潤起來,像少女日漸豐潤的乳房一樣,下巴還是那麽尖削,就像被P過的那些網紅的臉。只是膚色黑了許多,在陽光的映襯下,有些像蜂蜜,又有點兒像深色的琥珀,裹著一層透亮的光。寬肩膀,小細腰,胸部堅挺,面積不大但是鼓鼓的把衣服頂起兩個圓丘。穿著粉色的短褲,兩條健美的大長腿,一雙厚底白色運動鞋。
那天的畫面我印象特別深刻。那種青春、健康又富有朝氣的運動美,不帶一絲嫵媚性感,只憑著馬尾和腳步一步一蕩的韻律,只憑著白鞋長腿像鐘擺一樣的律動,只憑著那兩只還不算大但已經脹鼓鼓的乳房的跳動,就讓妳的眼睛根本挪不開。我承認,我看多了各種女人脫衣服的樣子,但還是被那天穿著整齊的小雪給征服了。

本文章由 admin 于2018年01月20日發布在援交成人小說區分類下,
+複制鏈接 轉載請注明:操開母女花-(四)遲到的肯德基-援交|援交妹|台北台中援交

好援交妹就要一起分享!

更多援交妹

評論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