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總數:889篇 評論總數:439
當前位置:首頁 > 援交成人小說區 > 正文
建站日期:2013.5.1 運行天數:18129 天 最後更新:2019-8-11
在〈這些年玩兒過的別人老婆(四)〉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這些年玩兒過的別人老婆(四)

2019年07月13日 | 作者: admin | 分類: 援交成人小說區 | 

當時加了旁邊小區的QQ群尋找少婦資源,這個小區是福利性質的,分的房,分房的資格都比較老,相應的主婦們歲數也都挺大了,這是我後來總結的。

同時撩了兩個,她倆一個單位的,都認識,還是鄰居。最終只選了窗口比較大的這個。

撩了一段時間,有一陣兒不算太忙,就打算把她約出來見見。

快到她家樓下的時候,撥通電話,公鴨嗓!原來著急撥錯了,是我一大學同學。搪塞兩句繼續播通,約好幾分鐘下樓。

“你聲音可真難聽,電話裏聽你聲音還以為是個老頭,”她說。

我隨口打哈哈:“我說話確實帶點口音,普通話不是太標準。”

都吃了飯,她提議去他們單位附近的一個茶館喝茶,還挺遠,開車半個多小時。

路上她接了個電話。我抓住機會上下其手,一手握方向盤,一手握住她的左手。我喜歡在人妻打電話的時候操他們,喜歡他們驚慌失措的樣子,強忍的樣子,感覺很刺激。

而且他們打電話的時候,一般不太敢做太大動作,怕別人聽出異常,比較容易升高關系,所以這也是一個小竅門。

她手象征性甩了甩,就沒再反抗。

到了茶館,上樓,上茶,上幹果。

瞎聊了一通,早忘了啥內容。聊的挺熱鬧,喝了好幾泡。

喝完茶就回去了,消費500多,她好像沒想到這麽貴,有點過意不去。

過了幾天就在金鼎軒回請我吃晚飯,還送我女兒一盒巧克力。

泡熟女就是省錢,她們不差錢兒,缺的是激情。

兄弟我也不差錢兒,泡妞是大事,錢花了再掙,妞不草就錯過了。

第一次操她是在她家。

冬天,按電梯上11層,找到她家門,虛掩著,推門進去。

忘記她穿的什麽了,我先脫羽絨服,再去洗了個熱水澡,去去寒,很舒服。重點洗了洗雞雞,然後就迫不及待挺槍出去了。

本來是想在她的主臥床上操她,這樣更刺激。在別的男人床上操她的女人有一種別樣的刺激。不過她的底線是不能在主臥大床上,去次臥,這樣的情結好多女人都有:你可以操我,但不能在我老公的臥室或床上。

次臥也是大床,雖然感覺差點,也不含糊。

她的水屬於正常,並沒有特別多。先口,再啪,啪夠了再口,口夠了再啪。

W閉著眼享受,啊啊啊啊叫著,不夠熱烈。我使出了我的二指禪,直中G點,她的G點在我手指的摳挖下慢慢變大,變成乒乓球那麽大一坨,到了這種程度,無論你用多大力量,她唯一的感覺就是爽,沖破天靈蓋的爽。

摳的她哇哇大叫,扯著嗓子,啊啊啊啊啊啊之聲不絕於耳,一會兒胳膊就累了,歇一會兒繼續摳挖。

我喜歡服務,喜歡幹的女人哇哇大叫爽到極致。

她爽我也爽,有征服感。

我一直在說那幾年很忙。確實忙,也很累。也忘了操了幾次,操完就睡了,一覺睡到大天亮,我睡著後她自己跑主臥睡去了。第二天早上想去主臥操她,未果。

第二次去操她依然在她家,她把我忽悠過去,竟然月經還沒完,還有一點血。

我已經精蟲上腦,哪管那麽多,讓她去洗澡,在洗澡的時候就把她操了,因為安全期,就沒戴套,她的雙手頂著衛生間的墻,微微撅著屁股讓我草,她比較高,雞巴翹起來高度剛剛好。

第一次操月經的女人,也是第一次一邊淋浴一邊草,也不知道是因為刺激還是怎麽的,射的比較快。精液摻著血絲順著她的大腿留下來,滴落到地板上。

洗完澡,在沙發上看電視,她一邊看一邊挑逗我的蛋蛋,一會兒又一柱擎天了。但這次沒急著操她,先給她口。這位姐姐雖然年齡比較大了,但逼是粉紅色的,大陰唇很小,逼就是一個縫,毛也很稀疏,我很喜歡舔。月經已經洗幹凈了,但依然有意思淡淡的鐵銹味,那是經血的味道。

舔了一陣兒,在沙發上把她操了。撅著,趴著,仰著。
操到一半,停下來,讓她在沙發上翹高雙腿,把逼扒開,玩她的逼,摳她的屁眼。她的屁眼很幹凈,也很松,手指頭一滑就進去了。她看著我吃吃的笑。

摳完屁眼接著操,操到一半,讓她到陽臺上的吊籃椅裏,想在陽臺上操她,她說鄰居是同事,怕被看到,我就把她從陽臺一直操到客廳,又從客廳操到書房,一邊走一邊操。讓她坐在書房他老公的桌子上,周圍都是他老公的書,他老公置辦的家裏所有的一切,都在見證著我在操他這個月經中的老婆。

從下午整整操到12點多,實在是不能不回家了才撤退。

回家的時候發現,竟然我進來的時候門沒關好,是虛掩的……WTF!

也不知道對面有沒有聽到動靜。

後來她老公回來了,就約不出來了。不過我有個哥們在我的微博下邊跟她勾搭上了,他評價說:“你的女人真騷,真好上。”

兄弟就是喜歡這樣的騷女,更喜歡把保守的女人調教成騷女。

我最喜歡的是保守的良家婦女,從來沒有出軌經驗的,勾引這樣的良家最有成就感,最刺激。

有一段時間加了個挺亂的群,裏邊的聊天尺度挺大,還經常組織聚會。

我去參加了一次,認識了JS。

參加那次聚會的什麽人都有:銷售,小店主,白領,還有護士長,就是JS,眼睛會說話。

早就在QQ上勾兌好JS了,還沒有到特別親密的程度,提前跟她說:“你去我就去,咱倆一起。”

在一個小飯館,我倆並沒有挨著,她在裏邊,我在外邊,其中有個女的很騷,說老公長期不在北京,今晚就可以去家裏搞她,不過並沒有男人接話茬,不知道私下有沒有約她的。我只盯著JS。

JS是護士長,家庭條件還算不錯,在這一群人裏,她後來說當時覺得格調有點低。

我也有同感。

吃飯時,我倆直接聊騷並不多,她進出了兩次,去衛生間,我趁機撫摸她的大腿和襠部。服從度挺高。

期間還叫過來一個漂亮妹子,尺度比較大,但開車了不喝酒,聊騷了一會兒就走了。

飯後我帶JS一起走,理由是我家是鄰居。其實並不順路。

我把她帶到一條偏僻的路上,撩起她的上衣,一對豪乳騰地就蹦了出來,白!大!鮮美可口!像雪白的饅頭!

我吃她的豪乳,舔她粉紅色的乳頭,我的車沒有貼膜,停在路邊總有人路過。

那時候比較晚 ,她一個勁兒說要回家,我一直吃她的奶,她有點生氣,說:“你只顧自己,看看都幾點了。”

我由於喝了酒,就沒送她,給她打個車送她回家了。司機一定很奇怪,為啥在那麽荒僻的路上。

過了一陣兒,JS告訴我:“今晚我們科聚會,泡了一天溫泉,晚上不想回去了。”

我開車到那家會所,她很快出來了,按我的吩咐穿了黑絲。

JS才30幾歲,但結婚早,女兒上初中了。她身材飽滿,腿粗,白,性感。

頭臉用圍巾包的嚴嚴實實。

我給她拉倒附近的漢庭,停好車,讓她在車裏等,我去開房。

開完房帶著包的嚴嚴實實的JS進了房間。

由於JS體重比較大,給她扳倒到床上還有點壓手。不過,雖然是小熟婦了,逼依然粉紅,毛很稀疏,出水量正常。

她自己脫內褲的時候,我看到她內褲上貼著一小片衛生間,很幹凈。

她說:“月經剛完,早上老公想辦事,我想著今天晚上要和你做,就沒答應他。”

這麽體貼的少婦,我喜歡,雞巴一下就硬了。

由於泡了一天溫泉,她的身體散發著體香,逼洗的也格外幹凈。

JS的叫聲,應該是我上過的女人中最好聽的之一。百轉千回,繞梁三日。漢庭這種小旅館隔音不好,我怕外邊聽到,有點捉急,她根本不管,該怎麽叫還怎麽叫,隨即我就沈浸在夜鶯般甜美的叫聲中了。這是一種享受。

我讓她觀音坐蓮的時候,她竟然覺得很意外,說:“從來沒試過這種姿勢。”

我很詫異,這個開發力度明顯不夠啊!

我趁機給她解鎖了幾乎所有可能的姿勢,由於有點胖,很多用不了。

我記憶最深的有三點:粉紅色的逼,又白又大又粉紅的乳房,甜美的叫聲。

我差點都要在她的大奶子裏窒息了。

我當然也解鎖了她的G點,不過細節不大記得了。

射精的時候,我問:“可以射進去嗎?”

她閉著眼沒吭聲,安全期,自然可以了,我快速抽插記下,就一股腦把子子孫孫全射進了她的陰道。

射完之後她去了個衛生間,向我請示:“我累了,不想洗下邊了可以嗎?”

其實我還是有點嫌棄的,你不洗一會兒讓我怎麽給你舔?

不過我也沒強迫她,隨口同意了。

我玩弄著她的大奶子,休息。她聊了好多她們醫院的黑幕和科裏的事,很有意思。

泡良家的其實還有一個好處,就是可以組織起來自己的一個暗網,這張暗網裏都是你日過的女人,水乳交融了自然都是自己人,這些人都是各行各業的,這些少婦還可以動員自己的老公,人多好辦事啊。

聊了一會兒,雞雞又硬了,但這次沒給她口,直接提槍操。

我的雞巴在她的小騷逼裏進進出出,大肆撻伐,拍的她的襠部啪啪啪響。

叫聲又回蕩在漢庭的小房間裏。

那天晚上操了她三次,把她操舒服了。
也摳了她的G點,把她摳爽了。

那晚過後,過了一陣,她給我發信息:“我們科今晚有活動。”

我那陣忙,沒及時回,等想起來的時候,竟然給我拉黑了,我去!

現在還經常想起JS,想起她的粉紅色的逼,而最想念的是她的大奶子和甜美的叫聲。

本文章由 admin 于2019年07月13日發布在援交成人小說區分類下,
+複制鏈接 轉載請注明:這些年玩兒過的別人老婆(四)-援交|援交妹|台北台中援交

好援交妹就要一起分享!

更多援交妹

評論已關閉!